第二千四百章 临危受命(七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章 临危受命(七十一)

    行军的成立对中年人有利,可以稳固他地位。

    对场馆百来米幸存者同样重要,所以老徐必须坚持,哪怕冒着被中年人误会风险。

    听了徐仁杰后续话语,中年人心理自然不舒服。

    因为很显然老徐这番话多少带有威胁意思。

    对方是在拿场馆未来,和他性命做筹码胁迫他同意意见。

    老徐不傻,他自是清楚适才那句话份量。

    正所谓过犹而不及,凡事点到为止,中年人是个聪明人,他现在只是考虑东西太多。

    他考虑东西老徐能够理解,但毫无疑问他考虑的事儿毫无意义。

    所以,老徐紧接又是说道:“队长,要不这样吧,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你可以派你信的过的人在我身边跟着,我组建队伍所有过程你可以派全程监督。我想队长身边一定有不少人可以胜任这个角色。有他们盯梢,队长应该可以放心吧。另外,在我个人也会按照你的要求,每天把训练详细过程向你汇报。你有什么需要改进地方也可以跟我提。当然,最重要一点,队伍是你的,你任何时候都可以接管队伍,甚至训练他们,给他们提要求。”

    “说这些,可能是我多虑了。队长可能并没有我心下担心的那样对我有什么质疑,但不管怎样,这些话我摆在着,如果队长没这些心思,你就权当我放屁!如果有,那按照我这么说的想来也可以让队长安心。”

    “至于说我,我个人真的无所谓队长怎么看我,我也不在乎下面兄弟怎么看我。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替队长维持好馆内秩序。真到了危机发生时,这只组建队伍发生效果时候,那我付出一切就都值得了。”

    全部说完,老徐止口不再废话。

    他这番肺腑在自我剖析一番同时,也是给中年人脑中难题指明了条道路。

    你不是怕我反水抢你位子吗?

    你不是担心我训练队伍为我所用吗?

    你不是对队伍首领人选有诸多顾虑不知道怎么解决吗?

    没关系,我徐仁杰都替你想好了。

    你不放心我就安插信的过人手在这身边待着。

    稽查管理队那般猴崽子都指着找机会报复,现在我老徐就给他们一个报复机会。

    我允许你中年人人在我身边监视。

    我所做所有组建队伍工作,你的人全程跟踪这总该没问题了吧。

    老徐是相当诚意了。

    中年人听了老徐话后楞了半晌。

    他怎么都没想到老徐会来这手。

    老徐这明面上是给他出点子解决了他心下难题,但实际是断了他的后路。

    你说老徐都这么坦诚,甚至甘愿把自己摆在一个不受信任位置让你派人监视,中年人若是再拒绝……老徐会怎么想?

    按照中年人位置,他是可以不在乎老徐怎么想的。

    但以老徐目前在馆里的作用,中年人却又不能不去在乎老徐怎么想。

    说到底,这个场馆离不开老徐,中年人还得利用老徐,所以他不能把老徐绝的太狠。

    尤其人家现在站在完全优势面。

    他的提议是为场馆安全着想,是为场内人性命着想,更关键人还明说了是为巩固中年人地位着想。

    人还同意被监视,每天上报,如此种种,老徐已经退让道这步,纵使中年人再有拒绝想法他也得掂量掂量。

    自己若是在搪塞拒绝……老徐直接甩手撂挑子不干……

    老徐可不是自己下面那些稽查管理队的垃圾。

    那帮家伙若是说撂挑子不干,中年人压根想都不想,根本不用在意。

    但是老徐……

    有点郁闷了!

    这种被人架着的感觉叫中年人很是不舒服。

    “队长,你现在什么意见?难道这样还不足以叫你放心?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只能说很遗憾了。“

    老徐再行加了把干柴。

    他现在就是在逼迫中年人。

    没办法,对付中年人这种油头家伙,你不采取过激手段不行。

    老徐已经走到这步了,他是万万不会放弃的。

    他确定中年人一定是在考虑他的问题,在权衡利弊。

    要不然他不会说沉默不语,一个真正不理会他人意见人,是不可能保持沉默的。

    既是如此,老徐就不能给对方权衡时间。

    因为中年人这样野心家,你若是给他足够多的权衡时间,他最后总是会回归到与他有利的本质问题。

    而在中年人,他的本质问题就是他的地位。

    只要他朝这方面想,那不用说老徐势必百分百成为不被信任人。

    既然是不被信任且有威胁,那自然不能同意此人相关意见,更不消说是组建武装力量这样大事儿了。

    果然,老徐这后续跟进的话语叫中年人不能在继续权衡了。

    听老徐意思,自己若是再不给意见,对方怕是真的会撂挑子不干。

    这不符合中年人现实利益需求。

    至少现在还没到可以舍弃老徐这枚旗子时候。

    “唉,我说老徐啊,你干嘛总是要朝那些方面想?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我就像那么不信任自己兄弟的人吗?我要真是那种人,下面稽查管理队弟兄还能跟我那么久?你自己私下也可以和他们交流交流,看看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在我当权期间,有亏待和不信任过他们当中任何一个吗?所以啊,你不要总是想当然考虑问题。这样不好!”

    好一番解释啊。

    还真别说,单就中年人提的这些老徐真是找不出什么可以反驳地方。

    尽管老徐没有对稽查管理队做过深入了解,也不知道原来稽查管理队状况,但关于中年人说稽查管理队队员对他唯马是瞻的说辞还是信服的。

    他也信心中年人从未对稽查管理队队员有任何不信任。

    就他下面那些蠢货,只要许以一些权力好处,他们根本不会有旁的想法。

    就算有,凭他们智商城府也万万不是老徐对手。

    所以中年人那稽查管理队人和老徐做比本身就是个不成立的伪命题。

    真要是稽查管理队下面手下都和老徐一样,那这只所谓的队伍怕是早就不存在了。

    老徐心下自知,但嘴上很自然接茬:“队长说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