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组建新军(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组建新军(二十六)

    应该说老徐这边已经非常客气和照顾宏利新面子了。

    只要他应下,那么就可以去休息,老徐这边也就能让胡晓东,雷瞳发挥应有作用。

    正所谓好聚好散,你该装的b也装了,该教育,该指导也都给你面子让你做了。

    现在离开,功成身退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呢?

    怎奈这宏利新就是没脑子一根筋。

    在听完胡晓东,老徐先后提议后,本来就心理添堵的宏利新眼皮一翻:“可以啊老徐,心眼挺活啊,你挺能耐啊,你是不是觉着我宏利新很傻?”

    老徐无奈苦笑:“宏兄弟,你这话从何谈起?”

    虽然你的确很傻,但我从没说过呀。

    “从何谈起?你真当我看不出你们几个小九九?还叫我先去休息,你们继续。你们不就是想趁着机会把我支开。我走了你们才好干你们想干的事儿是吧?是不是我在这段时间把你们憋坏了?是不是本来想做的,都没法撒开做了?是不是就等着我说累了好趁机行事啊?”

    “宏兄弟,你想多了。我是真心为你身体考虑。况且就一个初期招募,我就算有什么心思又能怎样?”

    “别给你我在哪里打马虎眼,我可告诉你,老子不是傻子,别把老子当白痴。队长叫我下来盯着你们,你们就得听我的。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现在我命令,所有招募工作停下来,没我在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可继续行动。听见没有!?”

    冷眸扫过老徐等人。

    宏利新相当威严下达指示。

    他是不怕老徐等人拒绝,如果老徐敢,他这边立马就有去跟中年人做文章的说辞了。

    雷瞳今天的种种早就叫他心理不满,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打击报复一波。

    但是老徐是个聪明人,他可不会平白无故给男人这个机会。

    为了缓和矛盾,老徐已经退让很多了。

    他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正面与宏利新硬刚。

    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该刚的时候要毫不犹豫刚,但能退的还是要退。

    在老徐看来,宏利新的行为还没涉及核心原则。

    及时如此,那就由着对方好了。

    真等到组建队伍核心事件时,那时宏利新要是再有奇葩命令,那老徐没啥好说的,绝对不会留任何情面,该怼绝对怼,该刚罩死刚。

    但现在嘛……

    “行了,宏兄弟,你也别生气。还是那句话,你是队长派下来监督指导我们的,你说的话我们听。你说叫我们停下手头工作,ok,没问题,我们就此打住。一切等宏兄弟你恢复好了我们再继续,可以吗?”

    老徐的退让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事情到了这步,宏利新还能说什么呢?

    老徐的退让也是叫他非常满意。

    这让宏利新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你们老徐一行人再怎么牛b,搁着我宏利新这边还不是得乖乖认怂听话?

    “好!记住你说的!如果叫我知道你们私底下有继续行动,哼哼,到时候别怪我在队长跟前打你们报告。”

    威胁一句。

    老徐闻言,笑着点点头:“放心宏兄弟,我们肯定不会做傻事。”

    “最好这样!!行了,我先回去了!!”

    丢下这句,宏利新便是离开了。

    望着宏利新离开背影,雷瞳气恼骂道:“瞧他那德行,还真把自己当颗葱了,你他娘的什么玩意啊!”

    闻言,胡晓东上前拍拍雷瞳肩膀跟进笑道:“呵呵,消消气,老伙计!这种然人你跟他计较做什么。他想嚣张就给他嚣张呗,咱身上也不掉点啥,只要不影响咱队伍组建就好了。”

    “我没跟他计较,那种货色还不配,就是这混球在咱身边太他娘的影响进度了。你说这家伙,自己没能耐就算了,还尼玛不让别人干活,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雷瞳说不恼火,其实还是很恼火的。

    也难怪,诚如雷瞳说的那样,宏利新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个影响了。

    如果今天没有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他非得把队伍绑在一起,搁着老徐原定计划,分成三组,这招募工作早就完工了。

    可现在……这货连累进度不说,自己干不动了还不让别人干。

    这还不算,关键他不给干理由还特别气人,说是老徐他们有异心。

    你说这种事情怎么能不叫人恼火?

    望着气恼雷瞳,老徐深提口气。

    任务进度因为一个人耽误,老徐心理也是恼怒。

    不过呢,现在非常时期,有些火还是得压的。

    “好了,雷子,大家也辛苦一天了。我们去休息吧,至于组建队伍的事儿,等宏利新那边好了再说。”

    老徐都这么说,雷瞳也不好多言。

    倒是胡晓东跟进一句道:“唉,老徐,今天蔡狗子,柳哥这两家伙,你回头怎么处理?”

    “这两货也不是啥好东西。”再次骂咧句。

    雷瞳撸了把头发:“连长,这两混球咱们可是无论如何不能收啊。他俩啥品性你应该很清楚。”

    老徐当然清楚,他看了眼雷瞳,当下开口:“这些都是后面需要处理事情,大家不要多操心了,你们只要记住一点,我们建队原则是实战就行!”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雷瞳提问,但老徐此番话里暗含东西已经算是较为明确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没啥纠结下去必要了。

    为了一个宏利新整这儿多没用东西实在太傻。

    当下,老徐与胡晓东,雷瞳去到三楼球场通道那边寻查了一番,完了找了个单独房间休息。

    场馆眼下什么都缺,唯独不缺这个房间。

    而以老徐现在在场馆内地位,尽管不怎么受稽查管理队人员待见,但位置,权利都摆在那儿,他想要个房间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多想无益,接下来棘手事情将会越来越多。

    中年人那边可以安然无忧混日子,但老徐不行。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他是很清楚的。

    一个地点,不管多么牢固,都有可能崩塌。

    所以眼下能够有时间休息,怎么着也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