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生死绝境(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三十九章 生死绝境(八)

    但是很多时候现实的状况总是比世人想象的要复杂,至少在唐小权垂首寻思如何使用魏大壮“危险”的时候,王强和吴超的大喝催促又是迫使他不得不回转过思路,重新将思考的重点放到铁门的防守问题上来。

    毫无疑问,铁门一旦失守,便是意味着己方将无险可用,除此之外,他们也根本没可能和这样一只战斗力强悍,不知疲倦且数量庞大的丧尸大军进行正面的对抗。

    而如果说现在深入城管局内,利用搬挪桌椅重物的方式重新构筑防线,这在眼下这般紧迫的时间情势上同样是不太现实。

    毕竟,先不说局内的丧尸给不给你进去搬的机会,饶是局内的丧尸给,那些眼瞅着就要靠近铁门的丧尸大军也绝对不会给你“构建”的可能。

    思绪登时陷入了僵局,唐小权着急的汗水直冒。

    不止是他,余下的众人也同样是紧张万分。

    开玩笑,再没什么能比明知道一群“劫匪”就要闯入你的家中,而你却无法关门更为叫人骇然和恐惧的事情了。

    阿城躲在众人的身后,没有武器的他,在面对不远处步步逼近的巨大黑影,多少有些无措,而其内心深处不断涌起的畏惧,也是连带着他的身子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俺,俺们没办法,把,把这门给绑住吗?”

    毫无疑问,阿城这席话明显是席废话,但正所谓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恰是他的这句看似无用的废话,却是给了唐小权莫大的启发。

    是啊,既然没有锁,那咱们就人为创造一把锁!

    似是想到了什么,唐小权下意识将目光移向了队伍中列的林俊夫,在打量完他的全身后,唐小权略带喜色的出声促道:“林,林管,快,快快快,快把你腰上的皮带解下来给我!”

    闻及此言,不止是林俊夫,几乎在场所有的幸存者皆是露出了一副难以言表的莫名。

    这什么情况?小唐是不是疯了?这个节骨眼叫老林褪皮带?

    不过望着年轻人坚定的眼神,早就对后者亲睐有佳的林俊夫还是没有任何异议地解下了裤上的皮带。

    虽然他尚不清楚年轻人接下来要拿这根皮带做什么,但凭后者近段时间在厂区几件大事上所表现出的智慧,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后者此举必然有其独到的想法。

    果不其然,诚如林俊夫所料想的那般,唐小权在接过他手中的皮带后,立刻是着手行动了起来。

    而几乎在他做完第一个动作后,原本还丈二摸不着头脑的幸存者们登时恍悟般的露出了笑容。

    将皮带穿过门栏,唐小权在环扣完毕后又是用力拉了两下,待完全拉死后,他又把多余的带声反复进行缠绕,意在增加皮带的抗性。

    待得做完这一切,唐小权着力晃动了两下铁门,在确定人造皮链门锁确实能起到关闭大门的作用后,他才长吐一口气地抹了把脸。

    “这个只是暂时之举,咱们得尽快搬些重物堵在这里!”

    言简意赅,唐小权没有废话,不过此时此刻不消他说,众人也都清楚,毕竟他们都曾有过被丧尸破门的经历,所以他们压根没有对这依靠一根警用皮带阻挡行尸凶悍冲击的想法,抱有任何的幻想。

    而就唐小权本人来说,他这般做法的目的,指在拖延时间,虽然饶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能为己方团队赢得多少应对时间,但有终究是聊胜于无的。

    深知时间珍贵的幸存者们不敢有半点耽搁,他们立刻对人员进行了分配。

    8个人,分为三组。

    一组:唐小权,阿城,他们的职责主要有二,一来照顾受伤的胡晓东。二来,自然是监视大门的情况,以便在门破之前给余下的两组成员做出警示。

    二组:赵云海,魏大壮,王强,从人员组成和身上装备不难判断,这组主要负责毙敌和掩护的任务。

    而至于说最后一组,林俊夫,温泉鑫自然而然是担负搬运阻挡之物的任务了。

    分组完毕,众人立刻是各司其职,投入到了应有的岗位之中。

    魏大壮先人一步,提着巨斧便是冲入“敌阵”,红色的斧头在昏暗的走廊内一挥一舞间发出骇人的呼啸。

    仅是片刻,数具没了生气的尸骸便是软倒在了廊内冰冷的瓷砖地面之上。

    得益于魏大壮的果敢勇猛,幸存者们很快便是清出了第一间房子。

    而与此同时,城管局外的丧尸大军也好似是掐了表般如期而至。

    “哐!”铁门微微颤动了一下,很明显步行者的冲击力远远不及之前的奔跑者。

    但如果你因此便小瞧了步行者的能力,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要知道,所有的奔跑者都是从步行者适应“进化”而来的。

    所以从目前这个阶段来说,或许步行者单体素质的确不如奔跑者那么强悍,但前者庞大的基数足以掩盖它的一切缺点。

    对此,身处铁门旁负责监视任务的唐小权那是感受深刻。

    他异常庆幸自己在畜生还未到来之际,又给铁门增加了几件捆绑的衣服作为加固材料,否则单靠适才的那根皮带这铁门怕是早就畜生给撞破了。

    除此之外,唐小权为了尽可能保护皮带和衣服不受丧尸的抓挠,他与阿城一起,竭力地将畜生的注意力朝门栏的两侧吸引。

    如此做法虽然并不能为大门减轻多少负担,但至少可以保证畜生舞动的双手远离衣料。

    很快,温泉鑫和林俊夫便是将一盏桌子给搬了过来,而从其二人大气粗喘的狼狈模样来看,这张桌子的重量定是不清。

    果然,在二人将木桌抬到门前,并将之放下际,厚重的桌身在坠地的瞬间立刻是发出了记沉闷的响声。

    而这记响声的出现,当即是叫唐小权的脑中浮起了这两个字眼:敦实!

    是的,当厚重的木桌抵上铁门之后,原本剧颤无比,似乎下一秒就会坠倒的铁门登时是跟找到了支柱般稳定了下来。

    而见得此番变化的林俊夫和温权鑫二人也同样是信心大增的互看了一眼,继而又是翻身没入了昏暗的廊道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