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 组建新军(五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 组建新军(五十一)

    众稽查管理队队员踟蹰未动,雷瞳在一旁看的心里来火啊。

    “怎么着,老徐说话不管用是吧?你们他娘的听不懂人话吗?”绝对不会像老徐那样给下面这帮兔崽子好脸色。

    这帮家伙,就是欠收拾的主。

    上次来堵门,被收拾了不长记性,这次还他娘的来。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帮狗日的玩意就是巴不得干己方下水。

    你说对于这种和己方作对存在,雷瞳还能啥好脸色?

    玩啥好说的,干就完事儿了。

    雷瞳说话同时,秉持他一贯作风,上前两步,照着最近稽查管理队队员便是一通扇大耳刮子。

    那架势,四楼廊道登时劈啪作响。

    被扇的稽查管理队倒霉蛋欲哭无泪,而侥幸躲过一劫的也是人人自危。

    “还站着是不是?我看你们是跟老子找不自在啊!!”

    扬起手,雷瞳这厢作势要打,那厢本来还在犹豫踟蹰的稽查管理队队员,立马是跟开了窍似的纷纷逃离。

    这种事儿,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剩下的立刻尾随,都不待打盹的。

    这一个个跑起来,你争我抢,不知道的以为是在进行什么比赛项目。

    那真是生怕慢了一步就被雷瞳揪住“哈赛”一通。

    “一帮孬种!!”望着撒丫子没命逃窜稽查管理队马仔,雷瞳暗骂呵斥!!

    胡晓东闻言,笑着上前拍拍雷瞳肩膀:“唉,雷子,你看你这暴脾气,和这些小屁孩计较个什么劲。倒是待会宏利新出来,见着他的这些依仗都走了……不知道会有怎样精彩表情哦。”

    “你们给我把他们看好了!!”这是宏利新离开最后丢下的一句命令。

    只不过现在看来,他的这个命令不过就是个笑话。

    他自以为是的身份,权威,在老徐等人绝对力量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所以说,人活在世,还是得自知。

    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得势就无法无天了。

    你得搞清楚,这天外有天,楼外楼,比你强的人有的事,保持虚心态度,才能活的安定。

    若是一叶障目,只能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稽查管理队队员离开后,四楼重新恢复平静。

    老徐,雷瞳,胡晓东三人依言照行没有离开原地,他们静等宏利新出来。

    不过尽管之前中年人没有找他们几个麻烦,也出人意料是否理解他们举措,但谁能知道此番宏利新进去是否会有变故。

    毕竟,这宏利新的嘴就是火车,那跑起来鬼知道又会给中年人吹什么不着调东西。

    只是老徐等人在外没等多久,内里便是听到中年人呵斥之声。

    “你还有脸在这里给我说这些,你还有脸去数落老徐不是!你是不是觉着我好耍弄?你是不是觉着我这把刀可以为你所用?我告诉你宏利新,你脑子最好给我清醒点!我能给你现在地位,同样分分钟给你撤了!我警告你,以后你要是再敢跟我耍心眼,我保证你没好果子吃。”

    “不是队长,你误会了,我其实……”

    “滚!立刻滚!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给我滚!”

    屋内声音清楚传到老徐等人耳中。

    雷瞳听罢笑眯眯戏虐道:“哎哟,这队长对自己人可是真够狠的啊。”

    “咋啦,羡慕啊?”胡晓东跟进。

    “唉,是啊,这说明人家还没把咱当自己人。”雷瞳继续笑颜。

    的确啊,诚如雷瞳说的那样。

    这中年人跟老徐他们说话时,虽然也经常发火,但似乎还从未像对宏利新这般凶狠。

    而宏利新是他的绝对心腹。

    如此推断,还真是可以说老徐他们不是中年人的人。

    “不过,队长今天倒是挺可爱的啊。”笑颜过后,雷瞳又是补充句。

    他这话直接是把胡晓东给逗乐了。

    玩笑之际,这紧闭的办公室们被从内大开。

    宏利新灰头土脸走了出来。

    那架势哪里还有半天先前进入时的嚣张。

    此时此刻,宏利新就跟是霜打的白菜般,异常委顿。

    “哟,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咋这幅表情?咋地,该不会是队长说你了吧?唉,你说这事儿闹得……可你也是,我们刚好说歹说你就不信咱和你讲的。现在进去吃憋了吧。唉。”

    一句话,长吁短叹,雷瞳这戏码演的堪比好莱坞明星。

    一边为宏利新被骂感到可惜,一边又是明里暗里嘲讽宏利新自讨没趣。

    宏利新扬起脸,双眸中似是有两团火焰在熊熊燃烧。

    能不燃烧嘛,自己被整成这副模样,老徐等人那是“功不可没”啊。

    最可气的是,自己进去是被他们鼓捣的,出来还被无情嘲讽。

    这还不算,当宏利新着目扫过全场,竟是发现之前喝令叫留下看守老徐等人的稽查管理队队员此刻居然一个人不在。

    你说这种事儿……火上浇油啊。

    被老徐等人欺负也就算了,眼下可好,下面这帮兔崽子也不把他当回事儿。

    这老徐好歹在体育馆也是个人物,时下中年人需要利用前者维护馆内秩序,所以偏袒对方也说的过去。

    可下面这帮兔崽子算个什么东西,看老子被骂,他们也敢骑到老子头上来拉屎撒尿了?

    见宏利新眼眸四看,雷瞳知道男人心里再想什么。

    当下紧接道:“那帮小子都被我叫散了,宏兄弟别见外啊,你留他们下来做什么?看到你现在这样子,不是叫你难看嘛。所以我做主,把他们招呼走了,本来以为有宏兄弟之前命令他们不会动,不过事情发展比我想的要顺利,没想到这帮兔崽子平日里不怎么着调,今天倒是挺配合,你说怪不怪?”

    “怪什么啊,你真把稽查管理队兄弟当傻子啊,人家是队长亲自挑选上来的,你以为跟你一样没眼力见!这种谁人傻子都看的出来留在这儿会叫宏兄弟难堪。所以弟兄们哪里是听你命令离开的,都是自己走的,你就别往你脸上贴金了。”

    胡晓东,雷瞳这一唱一和,明面上是互相数落不是,但是谁都能听出这是在暗讽宏利新白痴。

    他不仅命令都不到重视,还连最简单的局势都闹不明白。

    换而言之,他眼下被骂,那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