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 组建新军(五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 组建新军(五十七)

    

    梦想成真,无疑是件叫人开心事情。

    这不在短暂迟疑后,柳如肃然脸爬了些许笑容。

    可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这有人开心,自然有人郁闷。

    尤其在眼下这个局面,柳如位最郁闷后怕的无疑是蔡狗子。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妥妥应该加入的人被拒绝了。

    而柳如这本不该入伙的却被核准通过了。

    看来还是自己错估了形势啊,这老徐和宏利新想还是差了许多。

    好嘛,之前还对老徐抱大腿,时下见得场局面突变后,蔡狗子开始后悔自己选择押宝老徐了。

    他也不是傻子,眼下局面反转叫他立马明白了自己被拒原因。

    不是他柳如差,也不是柳如有多么大本事。

    轮到适才表达,蔡狗子自认自己说的柳如要敞亮多了。

    反正都是牛批,这吹牛皮他蔡狗子可是不任何人差。

    可这样货色柳如宏利新还是毫不犹豫留下,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跟徐仁杰不对头啊。

    自己之前那么热情拍老徐马屁,人肯定不高兴。

    你会容留你“对头”人员有好事儿吗?

    自然不会!

    所以算起来,自己这是拍错马屁了啊!

    后知后觉,意识到问题所在的蔡狗子那叫一个悔啊。

    这倒是很符合他墙头草性格。

    当初跟着柳如,后来见老徐一行人势大,立马反水站位老徐一边。

    现在瞅宏利新老徐有话语权,有开始后悔自己当初决定。

    只可惜这世没有后悔药,尤其是在眼下局面,蔡狗子眼下想重新站位怕是也没有机会了。

    他清楚,以他之前对柳如的不敬,对方加入新军后,肯定会来找自己麻烦。

    所以说,这人活于世,凡事还是得踏踏实实。

    你做的任何决定都会成为影响因果的关键。

    蔡狗子时下所处尴尬局面,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怪他自己做人不纯。

    雷瞳,胡晓东更不消说了,柳如什么品性作为同帐篷的他们在清楚不过。

    这货论体能确实有两把刷子,加入新军对付丧尸再好不过,怎奈对方品性太差。

    这打仗,体能好,有把子力气是不错,是成为战士要素之一,但是那也仅仅是要素,不是必备的。

    一个好的战士,除了要有好的身体,能力,更关键都有不畏生死,服从命令的觉悟。

    这些柳如显然不具备。

    旁的不说,当他和蔡狗子起争执,凭着自己所为强硬身板为所欲为时,老徐等人一出现,雷瞳动手打他后,他立马是畏惧雷瞳武力蔫了。

    而这档子事儿若是换过了,老徐这边三个人处在同等条件下,即便对手再强,即便明知道能力不够对抗不过,那也是绝对不会似柳如那样畏惧退缩。

    欺负弱小牛b,遇到自己强的畏缩,这不叫能屈能伸,这叫欺软怕硬。

    你说这种孬种落在自己队伍对新军能有好处吗?

    可宏利新下达了指令,这叫事情又一次变的麻烦了。

    横在老徐面前又成了二选一的抉择。

    是接受宏利新决定,同意柳如加入新军,令其霍霍队伍。

    还是出言反驳,拒绝此决定?

    不过即便是面对如此难则决定,老徐面还是显得十分平静。

    他怕是目前场最为淡定一个。

    作为此次行动主要负责人,老徐很清楚这次筛选重要意义。

    这次人员选择将直接决定未来新军战斗力。

    所以他一直有注意宏利新的举止。

    他对宏利新这么快做出核准决定还真是一点不感到意外。

    因为他有注意到,这宏利新自打柳如出来态度不对。

    老徐多聪明人呐,宏利新既然这么快决定收纳柳如,不用说肯定是看出这柳如跟自己不对路。

    他是想借着收纳柳如,子后面给自己搞事儿。

    这种人……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搞阴谋诡计。

    老徐真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这帮家伙真以为靠着这体育馆能保他们一辈子吗?

    “怎么老徐,怎么不说话?你的意见是怎样?”瞅老徐半天没有开口,宏利新有意笑颜问道。

    老徐听罢,暼了眼宏利新,随即点点头:“哦,这本来是宏兄弟你做的决定,我本不好说什么,不过既然宏兄弟现在这么问我,那我说说我的意见吧。”

    你看,多给你面子?

    老徐一直不开口,是料定宏利新会主动征询自己。

    这货不用说,时下肯定是活在自以为是状态下。

    眼下对方主动开口,老徐刚好顺势讲出自己想法。

    如此,既照顾了宏利新所谓的“身份”,也达可达到自己目的。

    一举两得,端是好算计。

    “说吧,你有什么意见。”坐定要把柳如手下的宏利新,一副看你老徐怎么白活嘴脸。

    徐仁杰肃然正色道:“我个人不赞成收下他。”

    “为什么不能收下我?”老徐此言一出,柳如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口质问。

    他对老徐的决绝丝毫不敢到怪。

    若是搁在过往,他纵使心里再有火气,那也是万万不敢开口屁话什么。

    可现在……

    有宏利新这个强有力后盾,柳如跟是受伤的小鸟找到了归宿。

    此刻有“委屈”不发还等何时?

    既然宏利新和老徐有矛盾,对方有那么果决收了自己,这表面对方想利用自己,招纳自己。

    虽说这种被人利用感觉不好,但柳如现在没的选择。

    他若是想要对付老徐,讨回过往失去的场子,还真抱紧宏利新这根大腿。

    再说了,宏利新是年人的人,那是实权派,跟着对方混,抱对方大腿,对自己以后提升也没坏处。

    除此之外,利用这种事儿本身是相互的。

    宏利新想要利用他柳如拆老徐抬,给老徐找不自在。

    柳如又何尝不想借助宏利新在馆内超然地位打击报复老徐,同时为自己日后位铺路?

    这不,在柳如提出质问同时,宏利新也是立马在后跟进了句:“嗯?人问的好啊,你为什么不能收下他?老徐,这个……你总得给人一个解释吧。”

    唇角擎着笑意,宏利新一副看笑话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