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章 组建新军(五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六十章 组建新军(五十九)

    借刀杀人。

    这宏利新已经不止一次训斥雷瞳,胡晓东不懂规矩。

    就因为雷瞳,胡晓东经常是在他与徐仁杰对话过程插话怼他。

    老徐时下不过是借助宏利新过往厌恶戏码,给柳如加了条罪罢了。

    宏利新听后相当恼火。

    一来,老徐这番反问再次勾起了他的屈辱使。

    被雷瞳等人攻击揶揄事情,是他最不愿被人提及事情。

    二来,老徐这番话很显然是在利用他。

    这被老徐利用,你说宏利新能高兴的起来吗?

    “你别在那里扯其它的,什么规矩不规矩,说重点!!”呵斥一句,宏利新不耐烦回道。

    “好好,宏兄弟你别气,我就来说说重点。我就想说,丧尸不是咱人类,他们思维咱谁也没法预料。队伍要训练是不假,可是如果现在丧尸就攻进城,大家在没有训练情况下,你柳如敢出去对付丧尸吗?你刚才犹豫了,这说明你内心有犹豫。”

    “如果这是头一天招募,我过来,问你这个问题,你有犹豫做不出回答我可以理解。毕竟那时候事出突然,你还没有考虑好。”

    “可现在呢?距离第一次你自荐报名已经过去两天多时间了,再我离开时有没有告知你们报名者好好仔细考虑?我有没有点名新军队伍将要面临的危险情况?有没有说要你们时刻做好准备?”

    “现在你告诉我你没准备好,这叫什么事儿?我组建队伍不是儿戏,不是给各位提供上爬的梯子。是,新军确实有许多特殊待遇,但这些是给我需要人的,附和实际要求的。而我要的是可以实战的队伍,到时候是要拿命拼的。你现在告诉我你没准备好,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后面训练就能摆正态度?”

    “两天时间给你考虑难道还不够?还有!宏兄弟,我必须纠正你一个错误,能力这东西我可以培养,但胆量这东西是骨子里的,我徐仁杰没办法培养。我不是神,或许他柳如却是有这份胆识可以激发,但目前局势,我们没时间去做这样事儿!”

    “我要的是拉出来就能干,就敢干,可以豁出性命,听我指挥,去和外面畜生拼命的主。而不是做个事儿还得考虑斟酌的家伙。”

    “我这说的话可能是有点重了。原本我也不想说这些,可是柳兄弟你非要说我强词夺理,那我就没办法了。”

    “我知道,听我说这些,你心理怕是不太舒服,觉着这世道怎么可能有人会毫不犹豫给出肯定答复。我承认,现在世道这样人是不多,但绝对不至于说没有。”

    话至此处,老徐目光登时移转,随即落目蔡狗子身上。

    蔡狗子一直密切关注场上局势。

    当听到柳如跟在宏利新支持下跟老徐正面硬刚时,蔡狗子心理在滴血啊。

    他很懊恼自己错估了场上局势,站错了队伍。

    他没想到老徐权势并没自己想象要牛叉,在宏利新正面怼势下这般不堪一击。

    但后续发展出乎了蔡狗子意料。

    老徐一番有理有据的反击听的柳如热血澎湃,可算是叫他适才被宏利新拒绝郁气给撒了出去。

    “蔡兄弟,如果是你,我现在叫你出去对付丧尸你敢吗?”同样的问题抛了出去。

    唯一不同,对象从柳如变成了蔡狗子。

    闻及此言,蔡狗子先是一愣。

    坦白讲,如果搁在几分钟前,这蔡狗子怕是不会遂老徐愿给出肯定答复。

    之前他还出资后悔郁闷中。

    认为自己站错了边。

    可老徐适才一番反击,其凌冽攻势又是叫蔡狗子重拾信心。

    这宏利新虽说是中年人身边红人,可实际怼起来,老徐真是一点不虚。

    说白了,即便蔡狗子也看得出,老徐明面很给宏利新面子,实际……哼,就那么回事。

    既是如此,蔡狗子还有啥好顾忌的。

    抛开老徐这点不说,但是柳如他也绝对不能随随便便给后者成功加入新军啊。

    这货一旦加入,他蔡狗子妥妥没好日子过。

    这档子事儿无关宏利新,徐仁杰,这就是他跟蔡狗子两人个人恩怨。

    而眼下,老徐这边明确表明拒绝柳如加入,这很符合蔡狗子需求。

    所以……这是难得机会。

    蔡狗子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后面怕是很难在托柳如下马。

    “这个还用问嘛老徐,我是什么样人你还不了解,只要你一句话,没啥好说的,肯定干啊!人活着总是得有点骨气,现在这局面,场馆已经到了生死存亡关键时候。这时候还考虑个人安危,也太娘们了。”

    蔡狗子这句话饶是老徐听了都觉着恶心。

    雷瞳眉头紧蹙,心道是,这货还真是脸皮有够厚的。

    自己什么情况心理没点b数吗?

    还我是什么样你还不了解,还人活着要有骨气,雷瞳真想朝蔡狗子脸上吐点口水。

    这人至贱则无敌还真是蔡狗子写照。

    不过必须得说,时下老徐就需要蔡狗子这样话语配合。

    虽然蔡狗子给出回复很恶心,也很不要脸,但对于老徐反驳蔡狗子却是强有力一击。

    看来这很多时候,墙头草利用好了也是可以起到奇效的。

    “看到了吗柳兄弟,蔡兄弟不就没有思考给出肯定答复了吗?”

    “你这……”柳如那个气啊,你这算什么?你们本身就是一伙,你这么问蔡狗子不是摆明耍赖。

    可老徐多聪明一人,蔡狗子这边一开口,他那边便是知道对方要放什么屁。

    当下他紧接开口道:“别怪我不讲同帐篷轻易,你也看到了,蔡兄弟也是咱一个帐篷的,宏兄弟拒绝我也没给他开后门。我知道你心理再想什么,你可能觉着我这人很不够意思,挡了你升官发财路子。但是兄弟,作为兄弟我必去给你重申,我虽然是本次队伍实际负责人,但我是为队长组建队伍,是为馆内所有人安危组建队伍,我必须确保这个队伍实际战力。我不能因为你是我通帐篷兄弟就开口们放你进来。”

    “这丁是丁卯是卯,我希望你别介意。也别因为这件事儿就坏了咱们兄弟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