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紧急救治(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四十二章 紧急救治(二)

    蒸好毛巾,烧好水,差不多花了10来分钟的时间。

    待得搞定这一切,王强等人不敢耽搁,赶紧是将准备好的东西给隔屋的林俊夫送了过去。

    而此刻的老林同样是在忙碌之中,他右手持剪,左手轻拉胡晓东的裤腿,伴着剪刀的不断推进,后者那道早已被血水染红的伤口随着裤料的去除,逐渐显露了出来。

    “林管,手术用的东西都给送来了,我给你放这!”尽可能压低声音,唐小权说的既轻又慢,生怕惊扰了林俊夫的操作。

    对此,林俊夫恍若未闻般没有答话,只是兀自做着手里的“活儿”。

    待将血红的裤腿破拆完毕,林俊夫长吐了口气,然后倒出些许滚热的开水,在把双手进行完仔细的清洗后,他重新将目光移到了胡晓东的伤口之上。

    毫无疑问,接下来就是干正活的时候了,林俊夫知道这期间容不得半点的疏忽,所以他略微沉了沉神,意图让自己紧张的心绪稍稍平静一些,完了便是将手术胶套认真且仔细的套在自己的手上。

    说实话,这算的上是林俊夫这辈子头一回带手术胶套这玩意,而更叫他感到扯谈的是,他第一次带居然就面临着一场决定人生死的关键手术。

    你要说这个时候不紧张,不害怕,那纯粹是吹牛。

    但在这个世上,为了某些人,某些事你明知不可为,也要豁出去搏他一回。

    放心吧,小胡,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

    心中默默做着承诺,而随着这席无声承诺的发起,林俊夫原本还涣散迷离的眼神逐渐变的锐利了起来。

    着手拧开生理盐水的**盖,林俊夫仔细将伤口附近的血水汗渍冲洗干净,然后又用碘伏对伤口进行了灼烧消毒,最后保险起见,他还不忘用止血钳夹着酒精棉球在即将缝合的地方涂抹了一遍。

    三层防护,虽然林俊夫也不知道真实手术究竟如何,但就目前而言,这是他所能想到最为靠谱且全面的消毒方法了。

    而就在林俊夫为着胡晓东做着消毒准备的同时,负责给后者降温的赵云海也没闲着。

    他不停的在为胡晓东进行着全身的擦拭,作为过来人,他对所谓的“物理降温”还是有些经验的。

    毕竟,孩子小时候因为体质虚弱都或多或少经历过发烧的事情,而那个时候的父母通常都会表现的相当的紧张与无措。

    而此刻的赵云海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曾今叫他无眠的夜晚,而他眼下所在照顾之人,也并非胡晓东而是他最最疼爱的女儿,

    颈部,腋窝,腕部,额头,这些都是老赵重点的照顾对象,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当时医护人员所教授他的知识。

    当人体高烧不退的时候,要第一时间对以上几个部位进行擦拭,以此达到降温的目的。

    这是一个异常繁琐且劳累的事情,因为它不是擦一次,擦两次就能见效的事儿。

    它需要擦拭者反复不断,不厌其烦的进行擦拭,而这种重复性且未必能够见到成效的举动无疑是极为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和决心。

    赵云海操作的非常卖力,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懈怠和放弃,饶是他的胳膊已经酸麻不止,饶是胡晓东依然意识模糊,但老赵的心理却始终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在告诉他:

    能行!能行!一定能行!

    简单的心理暗示,不仅是赵云海对自己的鼓励,也同样是他对硬汉胡晓东的信任。

    他坚信,眼前这铁打的汉子是绝对不可能也不会向这小小的一个刀伤垂下头颅的。

    年轻人一定是在用着自己的方式与死神做着战斗,而做为他的长辈,他的家人,他的兄长,此刻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相信他!!相信他一定可以战胜死神,重新回来!!

    胡晓东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粗喘的气息虽然较之早先稍有好转,但其额头的温度照旧滚热。

    望着意识迷离的胡晓东,赵云海的心情颇为复杂,一方面他希望后者能够立刻尽快醒来,另一方面他又担心后者过早醒来又会因腿部的缝合感到痛苦。

    于是,时间就在老赵这焦灼的斗争下一分一秒的缓缓流逝着,如果说屋内的老赵和老林是在为胡晓东伤势的不明朗忧心忧虑,那么守候在屋外的一众幸存者则便是为了那个不知何时会到来的未知“结果”而焦急等待。

    等待总是熬人的,尤其是对王强这样性子本就急躁的人来说,更是比之煎熬还难受。

    如果不是唐小权出手相拦,王强怕是早就提着兵刃,去铁门口找“吵吵不停”的丧尸发泄心下的怒火了。

    约莫似这般“煎熬”了半个小时有余,紧闭的“手术室”大门终于是打开了。

    林俊夫从中缓缓走了出来,一脸的疲惫,就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唐小权瞧着他那满身汗水,倦怠无比的神色,知道这是精神高度集中造成的后果。

    所以当下赶紧是将自己坐下的椅凳给对方抽了过去,并着手将之扶过坐下。

    待得林俊夫坐定,早就等的似热锅上蚂蚁般不耐烦的王强也不管后者是否需要休息,当即便是促声问道:“咋样?林管,胡哥他……”

    眉头微微蹙起,林俊夫并没有急答话,而是兀自粗喘了几口气息,直到自己那因紧张而不断颤抖的右手稍稍稳定后,方才缓缓开口道:“缝合还算顺利,但小胡他人……”

    “唉~”长叹了口气,林俊夫无声的摇了摇头。

    简单的一个动作,但落在守候了半晌有余的幸存者眼中却是犹若雷击般沉重。

    尤其是和胡晓东一路走来的吴超等人,更是难过的湿润了眼角。

    见得此情此景,唐小权内心也同样不是滋味,但他同样知道眼下可不是悲伤难过的时候。

    毕竟,胡哥的命还在那儿,饶是状况堪忧,但仍有好转的可能。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己方目前所处的环境还没到可以任他们肆意放松警惕的时候。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