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 组建新军(七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 组建新军(七十二)

    在继续说下去毫无意义,现在情况已经很明天,温天明就是一根筋,死活都要加入新军。

    既然对方已经考虑的十分清楚了,那老徐也只能作罢接受。

    至于生死问题……日后行动再想法照顾吧。

    得到老徐同意,温天明面色立马是舒展开了。

    他笑着点点头,随即感谢道:“多谢老徐,你放心,我知道我现在能力肯定还不足以给队伍帮上什么忙,甚至会添乱。但是我会努力训练的,正确被给队伍拖后腿。”

    保证什么的老徐不需要。

    他最不喜欢别人做保证,动手做永远比耍嘴皮子有效。

    更何况是现在这个局面。

    不过话从温天明口中道出,老徐就不好说什么了。

    他愿意相信这温天明会实力履行诺样,成长为一个队伍需要合格战士。

    “老温啊,你这谢什么,要谢也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好了,多的不说了,你们在这边生活情况怎么样?”

    一直忙于各种琐事,老徐没功夫过来探望温泉鑫,沈茹。

    时下趁着这个机会也是关心下。

    “都挺好的,老徐你不用操心我们这边,你忙的很,做自己的事儿就好。”

    的确,老徐现在确实忙的很。

    更关键,温天明清楚,自己这边情况就算给老徐说了也是白搭。

    老徐并不能帮他解决什么问题。

    时下对他们场馆普通幸存者,最大麻烦莫过于没法保证吃喝。

    几天时间才吃了一顿饭,你说这茬事儿……

    可这种事儿是全场馆人都存在的危机。

    温天明若是现在给老徐提了,那不是给老徐徒增麻烦吗?

    你提就等于变相找老徐解决。

    而眼下场馆物资紧缺,先不说老徐是否有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为他温天明开这个后门。

    就算老徐真的而有这个能力,给他弄来物资供给他夫妻俩日常生活。

    这种事儿叫其它馆内幸存者知晓,人家会有怎样想法?

    人家难道不会有意见吗?

    毫无疑问,这事儿被捅出去,其它幸存者妥妥会闹情绪啊。

    大家都饿,凭啥你温天明有饭吃,其它人就没?

    就凭你上面有人?

    过去,这种态势,旁的幸存者有意见也没什么。

    凭借稽查管理队威名,以及馆外驻军依仗,没谁敢造次。

    可今时不同往日,大家都清楚场馆被丧尸围堵了。

    极度饥饿状况下,人们那是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这个节骨眼就算老徐真的用自己权利给他温天明开后门,他也是绝对不会拿去。

    为了点点果腹粮食,给老徐,馆内找不必要麻烦,温天明还没那么小人。

    更何况,这种事儿被旁人知道,他和老婆在馆内怕也不会过的太平。

    一旦有人闹事,他和妻子绝对首当其冲被拿来做典型攻击对象。

    再说了,老徐来馆内已经不止一次强调,眼下解决危机必须保持馆内稳定团结。

    他也要求,希望大家保持冷静,克制,一切听从馆内上层安保,以确保不被外面丧尸袭扰。

    面对种种,温天明不可能实话实说。

    况且整个体育馆幸存者都和他一样面临这这样那样麻烦。

    别人能坚持,他温天明也应如此。

    温天明不说,老徐心理也是明白。

    吃饭问题无疑是时下众人最大问题。

    只不过,这个问题老徐虽然心理有数,他也确实是没法解决。

    他不可能在眼下情势下,去给温天明开后门。

    自己为了补给问题本就和中年人闹的不愉快,这个时候若是利用职权开后门,那还不是给中年人提供发难机会?

    更不消说现在还有个宏利新虎视眈眈。

    这货被自己怼的那是心理不甘,一直想找他麻烦。

    这个节骨眼,老徐行事本就如履薄冰,怎么可能给自己惹腥臊?

    问这番话,就是想看看在馆内生活问题。

    比如是否有人找他麻烦。

    毕竟,老徐经历过刚来场馆时被王建设,柳如,蔡狗子刁难情况。

    不管到了哪里,这人类的劣根性总是很难根除。

    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场馆。

    按理说,大家都是苦难活下来的幸存者。

    不说互相扶持照顾,最起码也该和平共处,别在跟过往社会那样挤兑,攻击。

    可现实状况还是十分残酷。

    这个世上从来不缺那种烂人。

    这种不管处在哪个阶层,哪个位面,他总能找到比自己弱的人去招呼。

    蔡狗子,柳如等人当初觉着老徐等人是新来的,就行事地头蛇那套法则,要给老徐等人难看。

    怎奈,老徐等人压根不吃他们那套。

    但问题,老徐他们不吃那套是因为他们有能耐,现实你没法叫所有人都给老徐等人样是军人出身。

    所以老徐问话主要还是想看看温天明在馆内是否有被“欺负”。

    毕竟,温天明自己也说了,在体育馆待的久了,反抗意识都被磨灭了。

    物资事情碍于目前局面,老徐没法给温天明提供相信帮助。

    可是场馆其它事情,老徐倒是能够利用职权给他解决。

    馆长那边想要巴结自己,这点老徐刚好可以利用。

    不过温天明到底还是没有麻烦老徐意思。

    这种事儿,老徐也不好执意询问。

    他总不能无中生有去追问温天明:你在场馆有没有被人欺负吧?

    对于一个男人,一个孩子父亲追问这种事情,那不等于在说别人无能吗?

    温天明现在本来就对这种事儿特别敏感,也特别懊恼,老徐若是追问,即便他没有旁的意思,完全处于好心。

    可难保温天明那边不多想其它啊。

    既然温天明说没事儿,老徐也就不节外生枝了。

    他默然点点头:“那好吧,没事儿最好了,如果有啥事儿,需要我帮忙的,别客气,叫馆长找我,能办的我一定给你解决。”

    这是老徐目前能给温天明最大承诺了。

    闻及此言,温天明笑着回道:“好,好!我知道老徐,如果有需要我会找你的。你们每天都很忙,就不要在我这浪费时间了,你们去做自己事情吧。”

    “嗯。”确实己方不适宜在这边多待。

    毕竟,老徐他们过来算起来也是偷偷摸摸,见不得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