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 组建新军(三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 组建新军(三十三)

    “管不了那么多了!”

    物资这个老大难问题若是再继续这么下去,等场馆民众爆起,内乱升腾,那就不是中年人能掌控的了了。

    到了那时,现在顾忌的东西将毫无意义。

    如果真的中年人一味坚持己见不放粮,老徐就不得不改变策略。

    反正早迟都会出事,还不如提前想法把危机扼杀萌芽。

    见老徐态度决绝,胡晓东也知道多劝无疑。

    时下只能祈祷说这中年人脑袋能开窍,看清形势,不要为了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粮食把场馆所有人性命搭上。

    这一休息,直接是到了下午两点半。

    一天总共就那么点时间,若是搁着老徐他们自己,吃完饭至多休息个十五分钟就会开始继续干正经活儿。

    毕竟,现在不比过往。

    过往体育馆你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哪怕24小时睡觉都没人会管你。

    可眼下,生死攸关之际啊,新军早一天组建成形,馆内早一天有实战队伍。

    否则,等到危机来临时,馆内只能抓瞎。

    但问题这样紧要且浅显易懂事情,宏利新却是压根不把他当回事儿。

    这货儿身为监督还是如往常一样,睡觉睡到自然醒。

    整个三个小时时间就这么被他一个人浪费了。

    这三个小时如果放给老徐他们自由处理,剩下场馆招募工作早就完成了。

    可眼下就因为宏利新,三个小时老徐他们只能是大眼瞪小眼。

    “好了,你们都休息好了吧?好了就别愣着了,抓紧时间,开始下午工作吧。”

    一本正经发号施令。

    望着在那宏利新,雷瞳等人真是有种想要给他扇个大耳刮子冲动。

    这他妈什么人嘛,自己睡了几个小时也就算了。

    到了地方还有脸。

    老徐照旧没有多言,点点头,回了句:“好,那我们开始吧。”

    一行人又是重复劳作。

    这两天他们一行人就是不断在各个场馆走动。

    做的事儿,说的话几乎是大同小异。

    一直折腾到傍晚时分,宏利新老规矩,吃饭时间一到,他就累了要停工了。

    “今天就这样吧,明天继续。”

    丢下这句,宏利新就准备走了。

    这两天该争论的也争论过了,老徐几人现在也不给多啰嗦,他也没再摆谱。

    摆谱这种事儿都有人应承才有效果。

    可面前几个家伙显然不迟他宏利新这套。

    旁人不说,单就个雷瞳就够宏利新喝一壶的了。

    除非必要,宏利新也是不想跟对方起争执。

    不然受气的还是自己。

    之前,像宏利新下完散伙命令后,不管老徐心理有没有怨言,最后都是遵照命令结束。

    不过今日,老徐没有这么放对方走。

    他在下午就和胡晓东等人说过,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物资事情给讨个说法。

    所以……“等一下,宏兄弟,我有个事儿需要和你说!”

    “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我现在累了,不想听你说话!”很是傲娇,宏利新丢下这句就愈提步继续前行。

    可这不曾想,他前脚刚刚迈出,这后面雷瞳便是横出身子将他挡住。

    看了眼雷瞳,宏利新眉头蹙起,扭转过头望向老徐,质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老徐,你们这是要搞事儿吗?”

    抬起手,老徐轻摆了摆,示意雷瞳闪开。

    老徐发话了,雷瞳自然撤步。

    不过人是撤开了,但眼睛却依然凌冽。

    “你别误会宏兄弟,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些重要事情必须现在和你商讨。”

    微眯起眼睛,依着宏利新性格,这个时候被人这么怼,他理应离开,哪里还这般废话?

    但是眼下……瞅瞅老徐,看看雷瞳,他到底是识趣没有离开。

    他能从雷瞳那凶残眼神里看出,对方是不会随便叫他离开的。

    若是真的强行离开,怕是会起冲突。

    如果是稽查管理队那帮人,或者是下面幸存者,他倒是不虚正面硬刚。

    但面对老徐这几人,这些家伙都是从废城新近人员,宏利新也是清楚他们的狠厉。

    正所谓穿鞋怕光脚的。

    他没必要和这种光脚刁民硬刚,真要对付他们,凭他身份有的是办法。

    “你要和我讨论什么重要事情?”宏利新到底还是提问了。

    “今天在场馆你也看到了,不止一家场馆幸存者向我们询问吃饭问题。这件事儿我和队长提过几次,他答应抓紧给下面人安排。可是到现在……总之,我想宏兄弟能去和队长也说说这事儿。”老徐抛出重点。

    闻言,宏利新冷笑回道:“你叫我去和队长说物资的事儿?老徐啊,我说你脑子有问题吧?”

    当我傻吗?老子为什么要去说这件事儿?

    现在谁他娘不知道物资是中年人的宝儿,现在说这茬事不是自讨没趣,活腻歪了?

    再说了,这他娘的下面幸存者没吃没喝干老子屁事,又不是老子没东西吃喝,老子凭啥去给他们讨要?

    还有,就现在情况,多一个人分粮自己就少一分攻击,傻子才会做这种蠢事。

    你徐仁杰也是稽查管理队的人,队长给你吃喝,你有的吃喝就行了,还他妈管别人。

    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在宏利新眼里老徐做这种事儿理由无法几种。

    一种,就是脑袋抽了有病。

    二种,为了讨好下面幸存者,想要搞事儿。

    三种,害他被中年人针对。

    肯定的啊,这种事儿他去说,就算他是心腹,中年人也肯定有想法。

    也正因为是心腹,中年人才会怀疑,他这次派其下去监督是不是被老徐等人腐化收买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管是哪样,宏利新都认为老徐做法绝对不可能说单纯是为了馆内民众生活。

    啥叫无耻?

    这就叫了,自己不愿为他人考量,却把他人做法也看低。

    听了宏利新的回复,老徐深提口气,平复了下心情。

    及时老徐再怎么好脾气,这个时候听宏利新说这种话,心理也妥妥不会好受。

    不过老徐也明白,这种时候,不是发脾气时候。

    发脾气是不理智人做法,任何时候,光靠发脾气是不能解决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