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组建新军(三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组建新军(三十九)

    “立刻”一词从老徐口中冒出,就说明老徐下最后通牒了。

    不过老徐还是注意有给局面留退路,他依然是表明,所有这些都和中年人无关,一定是下面人拖拉弄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中年人明白,今天这老徐摆明是来要说法的。

    仔细斟酌一番,权衡了下利弊,中年人松口道:“你这认真劲头是不错,但是未免有点太认真了吧。我都和你说了,这件事儿我会处理,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我知道队长会处理,我就想知道个确切时间,我们真的不能再拖了!”

    “我已经吩咐过下面人给管理民众发放吃喝,你说你这急性子,你真以为我不关心管理事情,做甩手掌柜吗?”中年人稍稍提高音调。

    很显然,老徐可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凑巧事情。

    自己这厢刚刚说罢,中年人那边就正好安排过了。

    “那这么说队长今晚就会给下面民众发放物资?”

    老徐不依不挠跟进问道。

    中年人无奈点点头:“是的,已经安排过了。怎么,是不是还需要我拿证明给你看呐?”

    中年人相当恼火,这本来被徐仁杰逼着从物资仓储屋放粮就已经够憋屈的了。

    他这遂了对方愿,徐仁杰还在那里,这种事你叫中年人如何能淡定。

    不过呢,徐仁杰那边推断没错,他中年人这厢的确是没有做安排。

    至少到现在是临时起意,未有实质举动。

    “不必了。”老徐摆摆手一本正经道:“我相信队长的话,我也相信队长一直关注馆内安全事务。放心队长,今晚我会帮你盯着下面,如果吃喝物资没有按照你的要求送到,我会过来给你汇报的。咱们绝对不能纵容这种无视你命令,拖拉,有意延迟行为再发生!!”

    听了老徐这正色话语,中年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家伙,看这老徐意思,那就是在跟自己暗示,今个儿你这安排不落实到位,我就一直来烦你。

    对此,中年人相当不那烦摆摆手:“行了,别在这里废话了!出去做你该做的事儿,剩下的会有别人处理!”

    也是看出中年人不耐烦。

    老徐呢,该暗示的也都暗示完了。

    他可不管中年人是否愿意见到自己。

    总之一句话,今晚物资不到位,他妥妥还会再来。

    就算今夜和中年人翻脸,他也必须把物资给整到位。

    “那行队长,我就不在这边叨扰了,下面物资的事儿还请督促,叫他们尽快发放。”

    丢下这句叫中年人厌恶话语,老徐开门离开。

    出门后,胡晓东,雷瞳都在门外等着。

    不过不等二人开口,同样待在外面宏利新笑颜:“怎么着,事情谈完了?”

    暼了宏利新一样,老徐点点头:“嗯。”

    “既然办完了,那就赶紧走吧。”抬手示意老徐等人离开。

    徐仁杰本身也没打算留下。

    诚如他适才在中年人办公室说的那样,他现在任务是去下面盯着,看看物资是否有给安排送到。

    “怎么样,队长?物资事情说清楚了?”离开办公室后,胡晓东询问。

    “嗯,说清楚了。”老徐肯定。

    “那货怎么讲?给还是不给?”雷瞳随后跟进。

    “说是安排下去了。”

    “这货说话就跟放屁一样,他说的话能信吗?”雷瞳可不认为中年人会按他说的来。

    老徐轻点点头:“嗯,他的话是不能做主,所以我们今晚得辛苦点盯着。”

    “行啊,咱三个,分组行动好了。一人一层。”胡晓东提议。

    对此,老徐没有意义。

    当下,一行人立刻行动。

    老徐等人离开后,这宏利新很自然敲门进入。

    一进屋子,他便是瞧见中年人坐在位上闭目。

    宏利新知道,肯定是适才徐仁杰说了什么叫中年人恼怒话了。

    取过水**,宏利新给茶杯倒上些热水。

    完了端到中年人跟前,小声道:“队长,喝点水吧。”

    闻言,中年人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眼桌上茶水,拿起小酌了两口。

    “呵呵,队长,是那个徐仁杰进来说了什么惹你生气话了吧?”

    “他要我开仓放粮。”中年人低沉嗓音回了句。

    傻子都能听出他这话里的不情愿。

    作为宏利新,他之前就为这事给雷瞳等人怼过。

    加上在他本人,那也是极度不希望物资被发放出去。

    这些物资本该由他们稽查管理队人员掌控享用,尤其是这个时候,物资紧缺,用一点就少一点。

    这个时候再分给下面人,他们可用资源就势必减少。

    所以……“该死!他们还敢和队长你提这事儿!!”

    扬起脸,中年人望向宏利新,眸中透着质问。

    宏利新随即道:“队长你是不知道,之前他们就跟我提过这事儿,他们本来是打算鼓动我来和你说这事儿的。说是怕直接和你说,你反感。娘的,我当场就给拒绝了。并且告诉他们不要大物资主意,该怎么做,队长自是有安排。可这个徐仁杰还有他下面人……本来我是不想在人后面嚼舌根的,但队长,你不觉着这家伙这么关心物资事情,有点太那啥了吗?”

    “你想说什么?”其实已经知道宏利新心思,但中年人故意发问。

    “队长,你看他这又是整物资要发放下人,又是组建队伍,他这是想干嘛?依我看,他是不怀好心思啊。你是不知道他在下面场馆和幸存者接触时都是个啥样子。队长这个人不得不防啊,不然叫他在幸存者里建立起威望,那可就……”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宏利新这就是公报私仇。

    老徐在场馆做的事儿那都是兢兢业业,问心无愧。

    反倒是他宏利新一直是在为了自己小九九敷衍行事。

    而他的话刚好说道了中年人最忌讳事情上,人在听到忌讳事情本能反应不是琢磨这事儿究竟是否属实,而是本能将之认定为事实。

    “你自己都说了这些,那你是怎么做的?你知道他有心收买人心,你你做了什么?我叫你下去监督他,不是要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这些是你该考虑,和去避免的!!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