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致命的电波(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四十四章 致命的电波(上)

    午饭是白花花的大米饭,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唐小权在行动之初与尉泱交待的事项。

    因为考虑到此次任务的危险性,唐小权特意要求尉泱为每位团队成员配给了足够消耗一天的物资储备。

    而根据唐小权的这一指示,尉泱不仅给参战队员每人配给了相应的单人背包,还细心为他们准备了可以贴身携带的便携物资小袋。

    就为应对眼下这种情况的发生,谁曾想单个走失的情况并未发生,集体落难的惨剧倒是叫幸存者们给碰上了。

    这些小袋本身并不大,约莫只有巴掌大小,但里面的东西却是不可谓不丰富。

    从可以用做能源的火柴,到可供食用的大米;从精心打磨的铁片,到基本救治的药丸。

    可以负责任的讲,尉泱在这小小物资袋的制作上不可谓不是倾尽了心血,用尽了心思。

    而也恰是她这般负责任的态度,才使得团队在眼下这万分危难的时刻,还有机会享受到大米饭的恩泽。

    米饭的数量并不多,毕竟袋子的体积放在那儿,每袋里面至多装有一捧有余,当初尉泱就是考虑给离队者添水烧稀饭用的。

    毕竟这玩意贴身携带,你不可能也没必要装载的太多,所以此刻烧熟米饭堆在那硕大的脸盆之中,多少显得有些寒酸。

    不过对此,幸存者们倒是不以为意,或许也只有他们这些切身经历过生死绝境的人才能体会,“知足和感恩”究竟是什么意思。

    “唉~可惜小尉不在,不然让她看看胡哥的情况,应该能有办法叫胡哥醒来!”

    吃饭的途中,王强的心思就一直搁在胡晓东的身上,嘴巴也一直没停过絮叨。

    而也恰是得益于他“不厌其烦”的重复,众人大都神情肃然,各自怀着心思拔着碗里的米饭。

    突然,闷头的赵云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缓缓停下手中的筷子,自顾自地喃喃了一句:“也不知道厂里现在什么情况了?”

    是啊!厂里现在什么情况了?

    按照约定,外出小队应该在进入市区且开始行动之前与厂区进行联系,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为了做到信息互享;二来是确认无线电的收发范围。

    但眼下碰上这档子事儿,原定计划内的事宜显然是没法执行了。

    闻听完老赵的自语,林俊夫不由自主的蹙了蹙眉毛,作为有过类似经历的领头人,他能够想象的出此刻留守在厂区,负责大局的王俊发的感受。

    “想来老王现在应该急的要死了吧!”同样是喃喃出口,不过他的这席话却是引起了身侧唐小权的注意。

    毕竟,相较于林俊夫,王俊发为人处事的态度,唐小权还是知之甚少。

    至少,在唐小权的看来,后者始终是一副“羸弱病危”的模样。

    而落到此次突发事件上,唐小权难免是有些担心后者会因处置不当而生出祸端。

    或许也是瞧出了年轻人的心思,林俊夫在话闭的同时,又是意有所指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老王他从商这么多年,各种大风大浪也都经过不少,想来处理这个问题应该不在话下。”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唐小权原本还有些心忧的面庞,稍稍平适了几分。

    那么事实上呢,此时此刻远在数十公里之外,身处“中坤纺织”的王俊发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一个状态呢?他是否真的能够妥善处理这突兀而发的事件吗?

    烈日下,一个略显精瘦的身影徘徊在炙热骄阳的光晕之下。在这个身影的旁边,膀大腰圆的汉子同样是焦急万分。

    没错,此二人正是留守中坤纺织的王俊发和王大国。

    “那啥~王厂长,这都快3个小时过去了,你说老林他们咋还没个回复啊?”

    对于王大国好似“苍蝇”般的“嗡嗡”,王俊发多少有些烦躁。

    不过好在他“涵养”足够过硬,否则若是换做王强或者大壮那样的性格,怕是早就开口骂上了。

    只是涵养归涵养,眼下王俊发的心理却是和大国一样,犹若狂风中的巨浪,翻腾不止。

    脚下的步伐愈来愈快,王俊发不停的抽吸着手里的香烟,红色的豪光正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后移。

    而在其脚下早已是烟头满地,烟灰四溢了。

    “怎么办?是否应该和老林他们主动取得联系?”

    对于这个问题,王俊发已经来回思量了好久,但却怎么也拿不定主意。

    因为就他内心而言,他是急切想知道外出小队的情况。

    可他又担心,自己这贸然的联系是否会给对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当下外出小队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处境他王俊发并不清楚,万一小队正被丧尸围困亦或是正在躲避丧尸。那他这通“看似好心”的呼叫,或许就会给小队成员带来“致命”的困扰。

    所以踌躇良久,他也拿不定注意,到底该与之取得联系。

    可时间永远都是“造物主”最为忠诚的执行者,它不会也不可能因为王俊发的无措而有所“迟疑”。

    眼瞅着正午的阳光已经偏移,王俊发的那颗心那是愈发的着急了起来,颊上不断流淌的汗水也好似溪水般不停的滴淌滑落。

    或许是见自己的“单口相声”太过无聊,或许是被太阳照射的没了脾气。

    总而言之,原本还在王俊发耳旁“嗡嗡作响”的王大国此刻也似是蔫了秧的大白菜无精打采的闭上了嘴巴,一个人窝在厂区大门的一角,兀自抽着手里的香烟。

    不断喷吐而出的烟雾将晃动中王俊发的身影包裹其内,如梦似幻的影像就好似是在幻境之中般。

    突然,光晕中的影子静止了下来,王大国有些疑惑的抬起了脑袋,但见老王好似被点了穴道般僵定在原地。

    而就在他准备开口征询后者所为何事之际,后者却是毫无征兆地取出了插于腰际的对讲机,继而果断地按下通话旋钮,大喝道:“老林,老林,我是老王,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ps:感谢书友150317153010336今天下午给的打赏,果子再次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