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组建新军(五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组建新军(五十五)

    是的,没错,老徐给宏利新预备的大礼就是蔡狗子。

    老徐知道,如果自己直接拒绝蔡狗子,这宏利新怕是多半会跟他唱反调。

    不曾想,今个儿见到蔡狗子,这货这般自以为是。

    本来老徐是很反感和厌恶不想搭理的。

    但转念一想,蔡狗子这么热情,不是刚好可以给宏利新来点假象嘛。

    毫无疑问一点,蔡狗子这边越是想跟自己,宏利新那边就越会想从中破坏。

    他是绝对不会叫蔡狗子这样一个“兄弟”进入自己队伍的。

    而老徐就是利用这点,在决定关口,有意将决定权交给宏利新。

    如此,不仅是照顾了宏利新面子,又顺利把套儿给下了下去。

    最关键,最后拒绝是宏利新下的,蔡狗子就算心里怨恨,也只会把这份气算在宏利新头上。

    虽说老徐根本不不要在意蔡狗子对自己看法,但能给宏利新招点恨何乐而不为呢?

    一箭三雕,老徐一念之间的计谋便是取得了大丰收。

    而作为当事人的宏利新,蔡狗子双方全都蒙在鼓里。

    蔡狗子这边,诚如老徐意料,对被宏利新拒绝入队,心理非常气恼。

    只是碍于对方身份,他不好造次。

    但无疑一点,被当着这么多人直接拒绝,尤其还是在柳哥跟前,蔡狗子也是要面子的人啊。

    饶是他的面子不值钱。

    另一方面,宏利新对于拒绝了老徐一个心腹心理难得舒爽。

    没错!在宏利新眼里,这蔡狗子就是老徐心腹。

    也难怪,似宏利新这种人,他们判定是否是心腹标准,就是看此人是否跪舔。

    如他一样,在中年人跟前做事,那每天给中年人跪舔的可是一个舒服啊。

    所以宏利新觉着蔡狗子是老徐心腹一点毛病没有,这很符合他这个人的人身观和价值观。

    此刻能把老徐心腹拒绝在新军队伍外,你说宏利新是个什么感觉?

    尤其是在他今日一直处于劣势状况下,宏利新总算是借机扳回了一程。

    只是宏利新如何想的到,他这自以为是的扳回一城,不过是老徐有意为之让他得逞的计谋罢了。

    听了宏利新的拒绝回答,老徐面色阴沉。

    当然,这是老徐故意装的。

    做戏做全套嘛,既然要叫宏利新认为蔡狗子是他徐仁杰兄弟,这听了自家兄弟被拒绝加入后,肯定得流露出应有的悲伤。

    这不见得老徐面色上变化,宏利新更加确定自己伤到了老徐。

    这叫他很是开心,本来阴郁心情登时好转。

    “呵呵,怎么着老徐?你对我拒绝你这位兄弟入队是有什么意见吗?”

    反问句,宏利新有意在老徐“伤口”撒盐。

    听了宏利新的话,胡晓东,雷瞳在旁真是强忍笑容啊。

    什么叫傻子?这就是啊。

    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知道相关底细的雷瞳,胡晓东,此刻看宏利新那就是在看傻子。

    这货越是得意,越是显得他无知。

    只不过对此毫无所觉的宏利新还在那儿相当得意,自以为取得了多么不得了战果。

    徐仁杰继续做戏,再看了眼蔡狗子后,老徐无奈叹了口气:“唉。”

    这声长叹惟妙惟肖,当真是把那种志在必得突然失去的遗憾完美表露了出来。

    紧接他点点头:“我没意见,既然是宏兄弟你做的决定,我只能同意。”

    “小蔡啊,你也别难过。你的这份心我们记下了。但是宏兄弟这边拒绝你加入,说明你还有不足地方。不过没关系,后面肯定还有机会。你也不要太难过。等下次,等下次咱们在一起战斗。”

    搁着谁看,老徐都是把蔡狗子当自己人看的。

    可实际呢,老徐这番话,等于是把蔡狗子想要上爬的路给封死了。

    以老徐与宏利新现在的冲突矛盾,你觉着对方会给蔡狗子这所谓心腹上爬机会吗?

    无疑,不仅不会,私下怕是还会对蔡狗子采取一些整治措施。

    因为很显然一点,眼下宏利新也清楚,凭他能耐和地位已经很难对付徐仁杰了。

    本来今天他还指着靠中年人替他出头,可结果这徐仁杰连中年人都能搞的定。

    不过没关系,搞不定你老徐,你下面人他还可以折腾啊。

    这蔡狗子是馆内人,对付这种没有身份小人物,凭他宏利新在馆内地位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办到的。

    老徐一番话,算是吧蔡狗子彻底卖了。

    而对此蔡狗子还是一无所知。

    他甚至是为老徐的安抚而有感动。

    同时对宏利新更加来气。

    “哼。没有意见最好!”丢下这么句话,宏利新有意叫在场人明白,这里他说了算。

    “好了,小蔡你回去吧。”被宏利新拒绝后,王建设不耐烦摆手示意蔡狗子退下。

    他现在态度那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之前还很热情,但转眼

    没的办法,蔡狗子被拒绝的莫名其妙。

    他很想问问宏利新为什么,可是眼下情况,他明白凭自己能耐和身份不适合开口。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纵使心下再怎么不情愿,现在也只能是按照王建设吩咐退到一边。

    他这边退下,就听得候选人群内有人发出轻微冷哼。

    你说这刚刚被人拒绝,摆谱失败,突然听得这番动静,蔡狗子能舒坦吗?

    很自然扭脸朝候选人群望去,只一眼蔡狗子便是和人群中柳哥对上了目光。

    虽然不知道冷哼是不是对方发出的,但是看对方模样,整个队伍除了这个死对头旁人不至于干这种事儿。

    “柳如!”

    蔡狗子怒火中烧之际,老徐那边唤叫一声。

    柳如闻言,从人群中走出,待到蔡狗子跟前有意停了下,然后冷眼怼了蔡狗子眼,随即低语揶揄:“恭喜啊,看来这年头有朋友也靠不住啊。”

    言下之意就是暗示蔡狗子,你的老徐再能耐也保不住你。

    此番话叫蔡狗子很是难看,毕竟他之前凳台非常嚣张,那是一副志在必得肯定能加入做派。

    但现实

    “我是柳如!”怼罢蔡狗子后,柳哥大踏步上前。

    本来他对加入不报什么希望,毕竟有老徐在,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