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组建新军(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组建新军(六十)

    “当然,如果说你非要因为我的拒绝而对我有意见,不想跟我处关系,那也没什么。为了大局,有些牺牲我是必须做的。”

    太厉害了。

    寥寥数句,老徐把他的说话天赋表达的淋漓尽致。

    他这番话虽然字数不多,但暗含信息量却是极为庞大。

    首先,与柳如兄弟相称,不过谈兄弟不是目的,只是为了向旁人暗示,这柳如想借助他和自己徐仁杰同处一个帐篷走后门。

    之后,老徐摆事实讲道理,表面自己的公证。

    其次,拿出蔡狗子做比,这蔡狗子同样是老徐同寝室人,老徐在宏利新拒绝蔡狗子加入时没有挽留,刚好佐证了老徐不会因为自己认识就给开后门的“公证”。

    最后,说了一通冠冕堂皇话来上升自己档次。

    当然,老徐是不在意这些虚无名声。

    什么为了队长做事,为了场馆,老徐做什么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他之所以这么特别将这些事儿拿出来讲,主要目的就是以此衬托宏利新的无耻。

    他就是要叫宏利新明白,你挺柳如,就是在跟队长对着干。

    你执意同意柳如加入新军,那就是在拿整个场馆人员安危开玩笑。

    老徐知道宏利新是个要面子人,更清楚他现在想要拉扯柳如进队真实目的。

    所以他现在就是利用宏利新这些特点给他设套,叫他知难而退。

    至于柳如这边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憋了半晌,他恶狠狠道:“徐仁杰,你别在这说那些大道理。蔡狗子是你的人,他当然向着你说话,就他那鸟样他敢出去对付丧尸?别开玩笑了!”

    “喂,姓柳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人大佬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你还懂不懂规矩?难怪老徐刚才说你。哼,私底下巴结老徐想叫老徐开后门给你入队,别以为这事儿我不知道。现在老徐公主没给你开这个后门,你就在这反咬一口,血口喷人。你好意思吗?你还是人吗?”

    论道打架,这蔡狗子拍马也不是柳如对手。

    可说起来斗嘴,这柳如就得落得下成了。

    术业有专攻搁在此刻柳如和蔡狗子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

    也是没想到蔡狗子会给自己来这么一出,这被老徐训斥也就算了,蔡狗子也当这么多人面怼他,柳如一下便是防线崩溃反击道:“蔡狗子,你敢说你和徐仁杰不是一伙的?”

    非常儿戏的问话。

    蔡狗子听了柳如质问冷笑回道:“我和老徐是一伙的?是,我承认,我和老徐算是兄弟,大家同处一个帐篷,老徐对我不错。但那又怎样?老子现在不照样是被拒绝在队伍外面?老徐把我当兄弟,可有给我开后门吗?被拒了,就得承认能力不行。这有没什么好丢人的。但你这因为被拒就翻脸不认人,甚至反咬一口,这他娘的就不是能力问题,这是人品,你个柳如连最起码做人的人品都没了,你说你这种人还能入队?”

    “各位兄弟,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反正在我看来,如果连柳如这种过河拆桥,只要不和他意就翻脸家伙也能入队,那这队伍不加入也罢。和他这种人上战场,到时候怎么被卖都不知道呢!”

    蔡狗子跟进言语攻击力更强啊。

    本来只是谈论能力问题。

    现在蔡狗子直接是把柳如给说的一无是处,出尔反尔。

    面对这重重攻击,柳如有口难辩,蔡狗子这出杀的他是措手不及。

    反击,怎么反?口才方面柳如本身就不如蔡狗子,反应力更不消说了。

    恼羞成怒的他抬手就愈打人,这是人在极度无奈下的本能举措。

    说白了,柳如现在是被逼的无路可走。

    他整个人,除了动手跟蔡狗子来电硬碰硬肢体接触讨回所谓场子,剩下指望口舌争辩根本没有可能。

    别说他口舌不行,就算行,一个人对抗老徐,蔡狗子两人,他也是得落得下乘。

    只不过,柳如这将将抬手,一个身影便是闪了出来,完罢电光火石间将其下压手掌给擒拦住了。

    “唉,柳如,你这是干什么?有话说话,动手什么意思?”还是雷瞳。

    当见得雷瞳闪身阻拦,柳如面若死灰。

    他知道自己最后对付蔡狗子手段被终止了。

    而蔡狗子在躲过一劫后,也是心有余悸啊。

    好在是雷瞳及时现身帮他挡下,要不让就刚才柳如那一下,绝对是力拔山河兮……够他受的。

    在经过短暂惶恐后,恢复过来的蔡狗子看了眼被雷瞳扼制控制的柳如右臂,他知道有雷瞳“护驾”,这柳如没法对自己怎样。

    当下恢复底气冲柳如恶斥道:“看到没,各位看到没,能力不济不服气,居然还要动手,姓柳的这就是你解决问题方法?我告诉你,这里老徐,宏哥,王馆长可都在呢!这里还不是你撒野地方。那啥,王馆长我申请调离原来帐篷,跟这样人待一起我觉着丢人。还有我也不想和他起冲突,我不想给馆内找麻烦。还请王馆长同意我的请求,给我调换帐篷。”

    明明就是怕死,怕此事结束后被柳如打击报复。

    蔡狗子不傻,他也知道经过今日之事他和柳如关系就再也没法调和。

    而纵使他和老徐是所谓的哥们兄弟,可老徐现在手头一堆棘手事情要处理。

    老徐不可能似过去那样每天会帐篷,他有他的事儿,那蔡狗子若是在和柳如待一个房内,鬼知道对方会不会发疯报复?

    鉴于此点,柳如必须调离帐篷以避免和柳如正面接触。

    只不过这种事儿肯定不能明面说自己怕被柳如打,蔡狗子很聪明将问题提升到馆内矛盾。

    他明白,老徐他们现在最担心莫过于馆内冲突引发外面丧尸注意。

    而且他还是把此问题交由王建设这个馆长处理,并没有给老徐,宏利新找麻烦。

    这么做也是体现了蔡狗子的狡猾。

    毕竟,老徐,宏利新这样人物未必会在意这种事儿。

    他们很可能为了顾及所谓面子,就当面训斥吩咐柳如几句,叫他不要和自己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