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 组建新军(六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 组建新军(六十四)

    忍气吞声,大气不敢出。

    这也是为什么王建设那么渴望向上爬的原因。

    按理说他现在所处位置也算是不错了。

    手下掌管几十号人,衣食无忧,在馆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看看眼下他在宏利新面前吃瘪模样便是不能看出,这身份的差异委实决定了太多。

    谁不想享受这种高高在上感觉?

    特别是王建设这种平时习惯站在别人头顶人,这突然被人踩在脑袋上能舒服呢?

    那想改变这点,唯一办法就是向上爬,你爬的越高,能踩你的人越少。

    可现在的王建设显然没这个机遇和能力。

    面对宏利新这个绝对上位者,他只能吃瘪。

    不过被宏利新这般当众出丑,王建设心理也恼火啊。

    这口气他没法冲宏利新发,毕竟,级别身份摆在那儿。

    但对下可就不一样了。

    这冤有头,债有主,凡事都有个因果缘由。

    此事导火索是谁?还不就是蔡狗子和柳哥两人吗?

    要不是这两个给他整出这出戏码,他王建设会被夹在宏利新和老徐之间难做?

    所以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他王建设不能这么平白无故被宏利新这么训斥。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仇是必须要报的,找不了宏利新,那就找蔡狗子和柳如。

    可蔡狗子现在明显和老徐是抱团的,从适才表现看,老徐有心护卫蔡狗子。

    虽说老徐表现的和蔡狗子没啥关系,但王建设相信自己看到的。

    所以蔡狗子他不能动。

    动了蔡狗子,闹不好会迁怒徐仁杰。

    这徐仁杰正值上升期,尽管现在还不显山不露水,但就老徐能耐,和他今天面对宏利新时表现的强势和淡定,王建设看好老徐上升空间。

    这对他是有利的,他和老徐关系不错,当然这是蔡狗子自以为是的想法。

    鉴于此点,王建设肯定不能对蔡狗子下手。

    不仅不能,而且他还得想法和蔡狗子搞好关系。

    旁敲侧击嘛,老徐眼下较满,来场馆机会肯定少。

    王建设没法直接与老徐沟通接触巴结讨好,但却可以利用蔡狗子表达自己亲近意思。

    至于柳如,这个家伙显然是没有靠山的野狗。

    本来,宏利新决定接受柳如王建设还以为对方看好柳如。

    可后续发展叫王建设明白,这宏利新选择柳如并非看重柳如能力,而是宏利新和老徐有矛盾,这宏利新想借助柳如打击老徐。

    思量至此,王建设不由也是心里吐了口气啊。

    这得亏宏利新和老徐有矛盾决了柳如加入的事儿,不然柳如要是真的被选中,那这事儿可就难办了。

    一边是有老徐支持的蔡狗子,一边是宏利新看好的柳如,这柳如,蔡狗子又有不可调和积怨,再加上老徐,宏利新自身矛盾……王建设夹在中间该怎么办?

    更何况这两货还都他娘的在他场馆内。

    这实在是……

    不过好就好在,这蔡狗子把柳如当众说的一钱不值。

    这才是叫宏利新买卖没有得逞。

    算起来蔡狗子也是帮了王建设一个大忙。

    要不然,这柳如进了队,以后正是有够麻烦。

    柳如!哼!你小子今天叫老子这么那看,咱们回头慢慢送总账。

    悲催的柳如,作为本场闹剧唯一一个没有后台的存在,他就是王建设眼里的软柿子。

    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气,王建设必须要找柳如出气。

    没有再多说废话,徐仁杰领着人马离开了场馆。

    他可不想继续待在这边看宏利新装叉。

    篮球馆的筛选算是告一段落。

    后面的场馆筛选也是大同小异。

    期间宏利新也没少找茬干预,但是基本都被老徐轻松化解。

    老徐态度很明确,非原则性问题,他全都忍让,随便宏利新怎么搞,无所谓。

    但只要实际原则性……那就没啥好商量的,论强势,这宏利新拍马也赶不上。

    更关键一点,今天老徐刚刚和中年人接触过,对方力挺他,单就这点,宏利新就不敢再去中年人那生事。

    宏利新也是明白这点,所以正面硬刚,他心理是虚的。

    如此,本身能力不及,在加上没有中年人做后盾,宏利新自然落得下成。

    所以呢,最后结果自然都是按照老徐意愿进行的。

    一个上午时间,总共走访了四个场馆,结果一个合适的都没选中。

    这是个很叫人失望事情。

    到点,宏利新没有多言,自己离开。

    不过大家都清楚,他这人就这样,到了吃饭钟点肯定离开,完了还得休息个一段时间才会过来。

    他人走了,老徐这边工作也是没法开展。

    虽说今天早上为这事儿老徐已经当面给中年人暗示了,可这种事儿老徐说归说,中年人那边如何处理他是没法知晓的。

    他总不能现在跑去跟中年人重申此事吧。

    今天中年人能不说废话站在老徐这边已经是很不容易给面子事情了。

    老徐可不会似宏利新那样,因为一点事情就失去控制非得找人给自己讨回面子。

    这不是做大事人。

    但凡能成大事的,无不是不拘小节,能屈能伸的主。

    就想老徐,不管啥事儿,只要不触及核心利益,原则,你怎么嚣张那是你的事儿,我老徐不在乎,甚至配合,给你面子。

    可一旦涉及核心利益,那没的商量,就算你是中年人,我徐仁杰也照怼无误。

    必须承认,老徐在这方面比起宏利新那是强太多了。

    趁着吃饭时间,老徐这边给雷瞳,胡晓东商量:“唉,和你们说个事儿。”

    “啥事?连长?”吃了口手里面条,现在场馆也就稽查管理队队员有饭吃。

    而似老徐这种管理人,伙食就更好了。

    徐仁杰突然开口说事儿,雷瞳,胡晓东皆是停下手上动作,齐齐望向他。

    “是啊,老徐,你有什么事儿?”见徐仁杰一脸正经之色,胡晓东知道老徐要说的肯定不是啥小事儿。

    “嗯”斟酌了下,老徐略微组织下思路,然后冲胡晓东,雷瞳回复道:“是这样,我呢,打算先找温天明谈谈,你们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