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组建新军(七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组建新军(七十九)

    不过为了去报新军训练有成效,这个吃喝问题必须得到保障。

    老徐自然不会因为所谓的冲突矛盾而对中年人有所顾忌。

    他不是那种追求利益的人,他可不似宏利新这些家伙对中年人有所图谋,想要爬升。

    老徐就是单纯训练队伍,解决危机,完了尽快带自己人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眼下中年人既然派了宏利新过来做监督,那你这个监督就该做些份内的事儿。

    再者说,之前种种保证是你宏利新对队员们说的,这说话容易,你也得负责啊。

    老徐显然是早就想好要在今日给宏利新来这么一出。

    因为早在招募时,宏利新就曾严肃训诫过徐仁杰。

    他当时对老徐向队员强调加入新军各种危险十分不满,他认为这个时候应该多给下面人一些利诱,这样才能调动幸存者积极性,令他们主动报名。

    先不说宏利新这个法子起到了多少效果,但说老徐,老徐为了大局,当时也是没有任何反对,直接接受了老徐提议。

    只不过接受归接受,在实际招募讲解过程中,但凡设计这些“好处”事情,徐仁杰都是有益将宏利新搬出来。

    再那个时候,宏利新还很得意,认为老徐是聂于他监督身份不敢造次,给他面子。

    殊不知,那是老徐给其挖的坑,老徐早就想好要借助宏利新这些说辞为后面讨要食物补给做铺垫。

    事实证明,老徐的挖的坑还是很有眼光的。

    这个节骨眼,他去和中年人讨要军需物资虽然也可以,但毕竟之前为了馆内幸存者吃喝问题,他已经是和中年人闹的不太愉快。

    加上几次正面中途,都是以老徐获胜,中年人做出退让为结果。

    所以,可以的话,老徐自然还是不想过于频繁与中年人冲突矛盾。

    眼下对他来说,安心顺利把新军训练出来才是最主要事情。

    他可不希望时下因为一些旁的原因惹怒中年人,导致双方最终撕破脸皮。

    而宏利新无疑是现在最佳可以利用人选。

    这货是中年人身边红人,由他去说在合适不过。

    况且以宏利新为人,他去说肯定会找各种理由搪塞。

    最关键,这货还极为要面子,他接下这茬事儿,绝对要想尽办法达成。

    不然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这个时候,在宏利新毫无防备状况下,老徐将如此敏感话题抛给宏利新,就是为了叫宏利新在众人面前答应。

    这事儿只要落实,宏利新就没有退路。

    不出意外的呆愣,宏利新原本还在气恼老徐打断自己话语这件事儿。

    可没想到,对方后续发言更加劲爆。

    他之前说有和场馆幸存者说了不少加入新军好处,也承诺过他们入队后吃喝不愁。

    可问题,那时候他也与老徐讲了,这些就是诱人报名的空头支票。

    怎么这徐仁杰现在给老子来这么一出?

    所有人目光全都聚焦在宏利新身上。

    吃饱喝足,无疑是每个体育馆幸存者最大梦想。

    这是人的基本需求,不管眼下面前这些队员是出于何种目的加入新军,也不管他们信念多么强烈,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每个人都想吃饱。

    旁的不是,至少洪涛当时在面对老徐询问时就直言不讳表达了这个观点。

    待在下面吃不饱会饿死,与其这样,他宁愿加入新军拼一把,就算最后被丧尸杀了,好歹也能吃个饱的。

    这是人的基本诉求,队员有这种想法也是无可厚非。

    只不过对于队员这些无可厚非要求,宏利新可就有点难堪了。

    他是中年人身边人,所以更加清楚对方对物资看重程度。

    眼下自个儿去找中年人索要吃喝物资,那等于是拿刀架在中年人脖颈索命啊。

    尽管说中年人之前是有承诺过给新军划拨物资。

    可这种事儿,就是嘴巴说说,谁会当真?

    他宏利新不也是在新军招募时说了一大通有的没的,可落在实际……他心理可是压根没想过要给落实啊。

    搬石头砸自己脚,回过神的宏利新面上神采愈发不好看了。

    能好看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这宏利新也不是傻子啊,徐仁杰突然冒出这么一通连贯话来,明显是早有预谋啊。

    但眼下,就算是宏利新知道徐仁杰给自己下套,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这些所谓承诺那可都是从他自己嘴巴里道出的,这些在场所有人都是亲耳听见,不存在问题。

    宏利新想要斥责老徐压根找不到半点说辞。

    他总不能当着这些人面说自己没有讲过那些承诺?

    当然,以宏利新的身份他真不要脸,还真是可以否定。

    没人能够拿他如何。

    可问题,宏利新是个极为要面子,这货属于那种做了子也要立牌坊的人。

    老徐正是看中了宏利新这个性子,才给他挖了这么一个大坑让其往里跳。

    现在坑就在那里,不管宏利新接不接受,都不会消失。

    全程十双眼睛看着他,这个节骨眼已经由不得宏利新不接受。

    被老徐设计退无可退,宏利新真是有种想要当面跟老徐翻脸冲突。

    可他也知道,真要翻脸,老徐根本不在意。

    徐仁杰那家伙,就算翻脸,最后也肯定是他宏利新落得一身骚。

    没的选择的宏利新,在面部表情极度丰富变化了几十秒,最后,深提了口气,完了,展颜笑道:“呵呵,这个是自然,这件事儿当时是我说的,我会去和队长沟通,大家安心训练,后勤工作你们不要担心。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现在馆内物资十分紧缺。给你们提供的物资都是馆内扣下来的。这些物资我们需要落在实处,上面供给你们是要你们未来对付丧尸用的,所以谁要是在后面训练给我不尽心,拖后腿,那到时候可别怪我宏某人不讲情面!!”

    话到后面,宏利新原本舒展的面容也是渐渐肃然。

    他明面上是警告队员努力训练,不要偷懒,但实际是变相发泄他对徐仁杰背地挖坑给他跳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