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 组建新军(八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 组建新军(八十二)

    温天明躺在地上,雷瞳的话很是刺耳。

    他听的清楚,也想站起来。

    怎奈极度疲倦的身体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完成站起举动。

    这件事儿,雷瞳心理也明白。

    以温泉鑫现在体能状态确实很难支撑他完成起身举动。

    可是不是这样,雷瞳就会放过温天明?

    当然不能!

    今天老徐训练队伍主要目的就是要纠正队员思想,叫他们对令行静止,军令如山这几个字有个切实认识。

    所以若是现在放过温天明,那老徐今天目的就白费了。

    望着地上半天没有动作温天明,雷瞳脸色渐渐难看。

    “看来我说的话是不管作用了啊。也行,你温天明不想起来,想跟我装死人,可以,你继续装!!”

    丢下这句话,雷瞳目光锁定余下九名队员。

    如果你觉着雷瞳拿地上温天明没有办法,那可就太天真了。

    作为过来人,雷瞳太清楚该如何对付温天明这种行为了。

    他未去理会地上温天明,转而冲余下九名队员下令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人跟我耍心眼。作为一个团体,你们要为他的这种行为付出代价。全体都有,所有人给我趴下,俯卧撑准备!!”

    飞来横祸的命令啊。

    众人本身就累的够呛,眼下却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被责令趴下,你想是个人心理都会有想法。

    可雷瞳不管你有啥想法,重要的是温天明躺在地上没起来。

    这点就是违抗军令,就是不给他面子。

    而你们是一个团体,温天明不给面子就是你们所有人不给面子。

    雷瞳倒是很谢谢温天明现在装死。

    因为正是他的不配合,给了雷瞳“上课”机会。

    雷霆刚好可以借着温天明不起来这档子事儿,叫众人明白团队的意义。

    团队可不是几个人凑在一起组个队就叫团队的。

    真正的团队是荣辱与共!

    温天明不起来,所有人都有责任,都将跟着受罚。

    “怎么着,是我命令说的不够充分吗?需不需要我再给你们重复一遍啊?”

    显然是不需要了。

    有了之前一百个俯卧撑打底,众队员已经十分清楚雷瞳脾气了。

    不用说,这个时候若是己方行动迟疑,结果势必是会莫名被加数量。

    对于已经做了一百个俯卧撑的众队员来说,他们实在是不想再来一波了。

    除了温天明,全员趴下做好了俯卧撑准备。

    “呐,你们也都看到了啊,这个温天明还不起来,这就怪不得我了,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温天明不起你们都有责任。现在开始,一!!”

    开始数数,雷瞳诵念一个数字,众人便是走一个俯卧撑。

    当数道第三个,雷瞳便是行到温天明身边。

    “四,五……”

    这是有意为之的行为,雷瞳知道温天明体力不支。

    但这不是他可以躺在地上理由。

    战斗中如果被丧尸追杀,你体力不支,你这样躺下就是等死!

    雷瞳现在在温天明身边数数就是要刺激他的神经。

    作为过来人,雷瞳很清楚温天明现在心情。

    对方心情肯定不舒服,自己的错,却连累旁人受罪,如果温天明是个有担当人,他一定非常煎熬。

    这是雷瞳想要看到结果。

    他就是要用这样方法刺激温天明。

    一来,试探下温天明品性。

    如果温天明站起来,那就说明这个人是在乎团队的人。

    如果他一直这样躺着,对于身边队友因为他受罚没有反应,那温天明这人就没有必要留在队伍中了。

    即便他是温泉鑫父亲,即便他之前说了那么些动听话,也表了决心,可很显然,上述表现足可证明他不是一个适合团队行动的人。

    二来,雷瞳要让温天明明白自己极限。

    当他觉着自己不行时候,并非是真正不行。

    每个人都有自己极限,但只要咬牙坚持就可以突破。

    这种情况在赛场就很常见。

    运动员在运动周期内,遇到**颈是常事,

    可是只要不放弃,突破就能破原本自己记录。

    雷瞳不指望温天明今天能蜕变成怎样,他只是要让温天明明白,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言放弃。

    平时做事你放弃,或许只是错过一次机会,这倒也没什么。

    可在新军,他们后面是要上战场杀敌,在和畜生拼杀时,你因为体力不支放弃,丢掉的可是自己生命,这玩意一辈子就一次,放弃了可没有重来机会。

    三来,就是老生常谈,令行静止了。

    只要你温天明还在队伍一天,上面叫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

    命令这件事儿,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雷瞳给温天明下的指示是起身,温天明不是不想起,怎奈身体负担太重没法支撑。

    这些雷瞳明了,但这不能成为他不起来理由。

    命令就是命令,哪怕前面是刀山火山,上级下令叫你跳下去你也必须跳。

    这单间没有合理不合理,也没有狗屁理由。

    当然,雷瞳不会给温天明下达这样操蛋命令。

    但是令行静止这件事儿,温天明必须做到。

    “还不起来是吗?好!所有人继续做,二十!二十一!”

    队员们艰难的支撑着,他们大家粗喘。

    温天明的耳中充斥着雷瞳戏虐倒计时声以及身边队友粗重喘息。

    两种声音交织一起,不断冲击着温天明神经。

    “温天明看来你真是个娘们啊,核查时是说那些漂亮话呢?说好的要好好训练呢?怎么着,这才开始就不行了?我现在叫你起来听见没有!?你打算叫你队员为你的过失承担到什么时候!?”

    一句接着一句,雷瞳可不会在意温天明受不受了这种打击。

    如果你受不了,那就像个爷们站起来。

    再说了,连这点难听话都承受不了,那还算是个男人吗?

    命令,团队,身体的不堪,三方在温天明脑海不停激斗。

    此时的温天明很难。

    一方面是高强度运动后身体带来的不适。

    另一方面队友为此遭受连累,他内心的纠结与懊恼。

    “不,不要再叫他,他们做了,这,这都是我的错,错误。”

    “你的错误?笑话!你们是一个团队!一个团队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