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 组建新军(八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 组建新军(八十七)

    “明白了!”不再多言,老徐的话叫温天明无地自容。

    同时也是叫温天明明白,在徐仁杰等人面前,话语是很苍白无力的。

    说再多,人家也不会上心,只会将之当做笑话。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这年头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太普遍了。

    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们看的,我会实现我的承诺!

    “好了!现在给你们二十分钟休息时间,完了咱们再继续!”

    老徐下达解散指令。

    正常情况,他是不可能给二十分钟休息时间的。

    但是目前这支队伍情况特殊,他们和雷瞳这些人不同。

    当年带雷瞳,华表这些人,他们都是透过严格选拔上来的人才。

    他们身体素质自然不是温天明这些人能够想比的。

    加上体育馆这边吃喝都没法实际保证地方,老徐就算想连续高强度训练也不可能啊。

    若是真按照当初训练雷瞳,华表等人训练方式和强度,估摸着温天明等人撑不过一轮。

    因人而异,因材施教。

    虽说现在时间对于老徐非常紧迫,但训练这种事儿还是得循序渐进。

    冒进只会将事情弄的更糟。

    听得老徐下达休息指令,众人也是长舒口气。

    大家伙今天皆是累的够呛,当下互相搀扶着去到场馆角落找地休息。

    队员走后,老徐扭转过头:“宏兄弟,今天训练你还满意吗?”

    很给面子,徐仁杰把宏利新性子拿捏的非常透彻。

    听老徐向自己征询,宏利新立马是端起架子阴阳怪气来了句:“满意?你觉着我对你今天训练满意吗?”

    又在摆谱,面对宏利新这种态度,搁着一般人恐怕多半会采取“你能你上”态度应对。

    但老徐,相当平静,没有任何波澜淡淡问道:“我就不知道所以才问的。如果说宏兄弟对我的训练方式有什么看法和意见大可以提,毕竟你是队长派来的监督员嘛。”

    “哼,你还知道我是监督啊!”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别捏。

    虽然宏利新说着话是抱着戏虐态度来了,但落在人耳却是透着些许无奈。

    的确,他名义是中年人派来监督,但实际,搁在老徐跟前哪里有点监督样子。

    他这监督,说白了,就是老徐给你脸是你是监督,不给你脸是屁都不是。

    他的那些所谓简易同样是老徐觉着可以接受才算建议,否则一样屁都不是。

    “呵呵,宏兄弟这是哪儿的话,我难道没有尊重你的监督身份吗?”老徐面不改色反问句。

    这话叫宏利新无从回答。

    承认,他面子挂不住。

    否定,心理憋屈啊!

    见宏利新面色阴晴不定,老徐也不废话,直接岔开话题道:“宏兄弟不用那么照顾我的面子,你是监督,有什么意见看法只管提,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好,既然说到这事儿,那我就给你提提!”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宏利新那是早就看徐仁杰不顺眼,一直是想找机会打击报复。

    透过适才老徐带队种种表现,有些话他确实要说。

    “请讲!”老徐很客气询问。

    “你不觉着你今天这样训练强度有点大嘛?将近两百个俯卧撑,你没见队员都累的站不来了吗?你门这是训练还是体罚?我可告诉你徐仁杰,队长下达指令给你训练权限,是叫你练出一个有战斗力队伍,不是给你和你的人耀武扬威,发泄怨气的渠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宏利新说道出这番话来,不由是叫老徐呆愣啊。

    本来也就没想过宏利新能说出什么一二三四来。

    但是此刻对方嘴里冒出这样话语,还是大大出乎老徐意料。

    和着在对方眼里自己这番严苛训练反倒是成了个人发泄脾气渠道。

    你说这种事儿……

    要不是考虑到场合,和宏利新身份,雷瞳真的要提拳上去给宏利新醒醒脑子了。

    这是得有多眼瞎智障才能说出这种所谓建议来。

    这货妥妥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旁的地方找不到攻击手段,就利用这种下三滥方法给己方添堵。

    但是老徐对此没有太多反应,在经过最初呆愣后,徐仁杰淡然一笑:“呵呵,宏兄弟,我想你对我们训练方式恐怕是有误解。我承认雷子适才某些手段看起来是有点过分。但他那么做有他自己道理。你知道我们这支队伍是临时组成,大家伙彼此都不熟悉,也没有什么了解。”

    “而一只队伍要形成战斗力,首当其中就是必须具备凝聚力。今天我们给他们做的种种,目的就是要叫他们对团队两个字有个出布认识。我们要人他们从单纯个体形成一个整体。所以雷瞳的训练惩戒没有毛病。这种事儿,以后我们还将继续。”

    看起来是在给你解释,但是实际老徐就是明确告诉宏利新这事儿不管你怎么看,我们还会照做。

    你说这种情况气不气人?

    明明是你徐仁杰提议问我意见如何。

    我现在给你提了意见,你又给我这么强硬态度。

    换做场馆里普通民众或许也就算了,可宏利新不是旁人啊,他在场馆地位身份可不寻常。

    听了老徐这种强势话语岂能冷静。

    当下他不甘反击:“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团队团队,首先你得有这个队,照你这种训练方式,你觉着最后队伍还能剩几个?你这不是在训练队伍,我看你是在毁队伍!还有啊,刚才你叫那温天明退出啥意思?筛选工作是你徐仁杰做的,名单也是你提交的。现在我把人都给你递交上去,队长也审批通过。你倒好,现在给我来这出。你当这队伍是什么?是你徐仁杰一人堂吗?这里面人你想加就加,想赶就赶?我可告诉你徐仁杰,只要有我宏利新在,你就甭想随性而为。”

    好大一顶帽子啊。

    还随性而为,还毁队伍,这宏利新也好意思把这帽子扣在老徐头上。

    他也不想想,真正在给队伍拖后腿,找麻烦的究竟是谁。

    这除了给队伍找麻烦,屁都没错的宏利新倒头来反倒说道起老徐来了。

    这世道还真是……有够扯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