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 组建新军(八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 组建新军(八十八)

    老徐还是没有太多反应,宏利新就是这样人,要真是他说个什么你就动怒,那还不得给对方气死。

    对付这样人,你越淡定,他越气恼。

    老徐不为所动点点头:“嗯,知道了宏兄弟,你的意思我已明了。后续训练我会注意控制。不过呢,有一点也请宏兄弟明了,慈不掌兵。对于部下过于仁慈是练不出好战士的。尤其是现在我们这样队伍,我现在放纵他们,上了战场毁的就是他们性命。”

    宏利新才不会在意这些队员性命呢。

    他要的只是老徐给他顺顺利利把队伍带出来,让他好去给中年人邀功请赏。

    至于其它,上了战场是死是活与他何干,又不是他宏利新要去战场拼杀。

    “你最好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如果你把队伍给毁了,我保证你没好果子吃!”狠厉丢下一言。

    宏利新这种行事方式,老徐已经习以为常了。

    诸如“吃不了兜着走”,“没好果子”吃之类威胁之言,老徐自打和宏利新接触以来就没少听过。

    可那又怎样?

    宏利新说了那么多,威胁那么多,可有对老徐造成一点实质伤害?

    老徐还不是过的好好的。

    反倒是这宏利新在和老徐争锋角斗中吃了不少亏。

    所以对于宏利新这些毫无异样狠话,老徐一行人权当屁话一笑了之。

    毕竟,这个世道,装b威胁也是要有资本的。

    在旁人面前宏利新或许算个任务,可在老徐一行人面前他就是个屁!

    放完这个屁,宏利新便是想要离开。

    继续留在这边,他也觉着无趣。

    只是他想走,老徐却是探手将之拦下。

    这已经不是徐仁杰第一次做这种中途拦截的事儿了。

    眉尖一挑,宏利新不爽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一个“又”字透露了宏利新的悲催。

    “哦,没什么宏兄弟,就是想问下你这是打算回队长那边吗?”

    “我去哪儿需要向你汇报吗?”宏利新反问。

    老徐耸耸肩膀:“当然不用,宏兄弟是队长派下监督,你想去哪儿那是你的自由。”

    已经不止一次强调宏利新是中年人派下监督。

    可是很显然一点,他越是这么强调,越是叫人听了不对劲。

    因为老徐对宏利新实际可是半点没有把他当做监督意思啊。

    所以老徐强调的越多,越是宏利新戏虐调侃。

    “知道就好,赶紧给我闪开!”

    没有让开,老徐还是拦阻宏利新去路。

    就在宏利新将要再次爆发之际,他赶紧开口:“那个是这样,我就是想提醒宏兄弟一下,就是你答应的物资补给还请抓紧找队长落实。你知道这队伍训练可是指着这些物资,没有物资队员体能跟不上那是会厌恶训练效果的。”

    闻言,宏利新先是一愣,紧接不能自抑怒道:“什么叫我答应的物资补给?”

    “难道不是吗宏兄弟,这事儿你可是在每个场馆当着所有幸存者都有说过的呀。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推脱啊,这事儿可是事关训练大事儿!”老徐故作肃然状。

    宏利新还想争辩,可是仔细想了下又是止住了口。

    不是他不想说,只是……仔细回忆,徐仁杰说的没错啊。

    说道物资补给,可不就是他在所有幸存者面前承诺过的事儿嘛。

    现在想来,这些活儿本来应该是交给徐仁杰干的。

    可这货在实际操作过程貌似都是把他推到台前。

    终于是反应过来自己中计了。

    之前还以为徐仁杰那时做法是个他宏利新面子,接受了他的训斥,没想到对方是挖了个大坑给他跳啊。

    “怎么宏兄弟,你不会真的忘记有这茬事儿了吧?”老徐继续追问。

    物资补给事情诚如他所言不是小事,必须尽快落实。

    “你……”抬起手,宏利新很是郁闷。

    能不郁闷吗,自己得意了半天,倒头来发现,原来是自己被人耍了。

    最关键面对这茬事,宏利新还无从辩驳,只能承受。

    吃了个哑巴亏,宏利新随即开口道:“这种事儿你自己不会去做?”

    “我是可以做,但这不是宏兄弟承诺的嘛,以宏兄弟和队长关系,你去做肯定要比我来的妥当靠谱。当然,如果说宏利新觉着自己去找队长可能会被拒绝,或者说训斥,那没关系,我肯定不能叫宏兄弟承担这样责任。若是宏兄弟有这方面担心大可直说,不行就我去。”

    老徐话说的漂亮。

    但是这些话落在宏利新耳里可是叫他很不舒坦啊。

    体育馆谁都知道他宏利新是中年人身边红人。

    在众人眼里,只要是他宏利新开口要求事情,中年人基本都会答应。

    可眼下落在徐仁杰嘴里,似乎是对他宏利新在中年人身边分量有质疑。

    换做别的人有这方面质疑,他宏利新或许还不会怎么上心。

    但现在是徐仁杰,被这个对头这样瞧不起宏利新肯定不舒服。

    所以说自尊心这东西,有时候过于强烈也不是啥好事儿。

    自尊心过于强烈的人,很容易被人拿捏并以此做文章。

    宏利新无疑就是这样人。

    这个节骨眼,他完全可以不去理会老徐调侃挑衅。

    他大可直接拒绝并责令老徐去操办这件事儿。

    以他的地位以及目前在队伍里监督身份完全可以这么做。

    况且,他若是真的有脑子就该看出现在是徐仁杰比他更加在意这批粮食到位情况。

    所以就算他拒绝,老徐那边也肯定会自己去跟中年人沟通的。

    他根本没必要为了这茬事儿给老徐扯皮。

    只可惜宏利新是个要脸面的人,这么简单道理以他的性子是不屑去想的。

    就算想了,他也不会执行。

    他绝对不会容许被徐仁杰看扁自己。

    所以不出意外,宏利新被老徐这般挑衅后,当即回道:“物资的事儿我会去办,用不着你在这边给我废话!你多把心思放在你该干的事儿上。别到时候队伍没训练出来被你弄散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给队长交待!”

    “是!明白,宏兄弟教训的是,这方面你放心我会注意。那咱们就各司其职,物资补给的事儿……宏兄弟就拜托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