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 组建新军(九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 组建新军(九十三)

    

    要紧收这你那点物资,还是说拿出一部分投资新军,训练出一只真正有战斗力队伍。!

    老徐会把这个选择权交给年人。

    他相信,对方如果不傻,应该会在两者间做出正确选择。

    点点头,胡晓东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这个事儿也的确不是靠他们在这边讨论能得出结果的。

    一切还是等宏利新回来询问再看具体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胡晓东等人这边讨论自己事情。

    这不在老徐那边休息将要结束,准备重新开始新一轮训练时候,宏利新出现了。

    说曹操道,曹操还真到了。

    见得宏利新过来,雷瞳没给好脸色,当下戏虐道:“哟,这谁啊,宏监督啊,怎么着,这是睡了一觉回来了?你可真是有够辛苦啊,这里也没你什么事儿宏监督,要不你回去再睡会儿?”

    “怎么说话呢!雷子,老徐教育我们的话忘了吗?你怎么一点记性都不长?规矩,拜托你懂懂规矩明不明白?”胡晓东适时给雷瞳训斥句。

    不过傻子都能看得出胡晓东这是正话反说。

    而雷瞳呢,自然不会在意自家兄弟说辞,当下他继续做戏,摆出副委屈模样:“我这话说的没毛病啊,哪里不懂规矩了?我这不是怕宏监督辛苦嘛,这宏监督每天日理万机的,还得成天跟着我们屁股后面盯防,他是咱馆内支柱,队长身边红人啊,咱谁倒了都成,可宏监督要是倒了,咱这体育馆可咋办啊。”

    你说气不气人,雷瞳这番话明面是关心宏利新身体状况,可字里行间无不透着深深讽刺。

    他宏利新自己情况自己清楚啊,他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外,剩下还有什么正事儿要做?

    即便是眼下训练新军监督任务,那也是老徐在一手操办。

    可是这种事儿宏利新做的心安理得。

    不为别的,他觉着自己身在这样高位,理应享受这种待遇。

    但眼下这理所应当该享受事情落在雷瞳嘴里,却是被道出别样讽刺味道,宏利新听后甚是觉着扎耳。

    当下,不出意外,他面色一沉:“徐仁杰,你看看你的这些人,成天不做真事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

    老徐抬眉迎宏利新灼灼目光,一本正经道:“他们脑袋里想的都是怎么尽快把队长要求队伍训练出来。”

    “那好好训练,你们现在在这边休息做什么?”手指席地而坐老徐等人,宏利新怒声斥道。

    老徐照旧不为所动,他淡漠回应:“刚刚给队员们进行过分组队列演练,这不队员们都很辛苦,叫他们休息下。”

    “休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叫它们休息?这组建队伍时你不止一次跟我说什么时间紧迫,要抓紧建队训练。现在队伍建好了,你倒是轻松起来了啊?”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宏利新说的这席话,雷瞳想去抽他丫的大嘴巴子。

    这些日子为了组建队伍,训练队伍,他们几个那个不是连轴转。

    整个队伍他娘的宏利新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你不拉屎也算了,雷瞳也没指望你个废物做什么。

    但问题你还他娘的有事没事给老徐这边找事添乱。

    你说这样混球眼下居然恬不知耻在这边对老徐等人行事说三道四,雷瞳这边怎么能不火大。

    也是宏利新是年人派下来监督,但凡他是旁人,算是稽查管理队的,雷瞳也绝对直接手打给你看。

    相较之下,还是老徐颇为镇定,他并没有因为宏利新的训斥而有多少波动。

    对方是这样混球,既然知晓对方是混球还在意他说的话没有必要了。

    老徐眼神不变顺势回道:“宏兄弟教训的是,我们训练方面确实应该更加紧凑,这点我记下了。不过宏兄弟还请理解,现在这个状况,我们也是有难言之隐,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眉尖一挑,随即宏利新冷笑数道:“哼,徐仁杰,又跟我耍滑头是吧?这队伍是你自己要提出家里的吧,训练队伍也是你自己要承包的吧。现在你跟我说迫不得已?你不会是想叫我把你这个思想转达给队长吧。你知道如果队长知道你组建队伍是随便说说,在甩他,这队长会怎么处罚你……哼哼。”

    阴阳怪气,宏利新这曲解意思的能力也真是没谁了。

    老徐也是料到自己说这番话会被宏利新拿来做章。

    不过没关系,他既然敢说不怕被对方针对。

    “耍弄队长?宏兄弟这个玩笑可不能乱开啊。你是给我徐仁杰是个胆,我也不敢拿队长开涮啊。”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宏利新还真是不会拿年人开涮。

    因为以老徐性子,真要是遇到和年人冲突事情,他是会直接干的性子。

    尤其是这个节骨眼,那年人开玩笑能解决屁的问题?

    那都是无能之辈背后自我讨乐的慰藉手段。

    真正有能力者,有事直接奔着事情去,躲在后面bb有啥意思?

    所以……“现在主要拖累训练原因是吃喝问题,早情况宏兄弟你也看到了,这训练强度大,队员吃不消。若是肚子填不饱,体能跟不,最后不等练出来,大家伙怕是得先我趴下。我现在也是没得办法,物资事情不落实,我不敢加大训练量。”

    “另外,这吃喝东西也是咱早承诺过的事儿,现在要是不给落实,我怕练的多了,下面队员会以此作为借口,消极训练。”

    “屁话!!”老徐话至此处,宏利新当下骂咧句。

    随即狠厉道:“谁他妈敢消极训练?谁他妈敢有意见?你叫他站出来,到老子这边说看看!!”

    老徐抱以苦笑回道:“宏兄弟,你先消消火,这种事儿,下面队员怎么可能敢到你面前来说道。你的身份在馆内那是有目共睹的。他们过来找你讲这事儿,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但是这个事儿摆在这儿,不解决,队员心理有怨言肯定是不能避免。再说了,这事儿也是你当时和队员做保证的,要是般不妥,对你名誉也是损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