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 组建新军(九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 组建新军(九十四)

    徐仁杰实在是太会掌握聊天节奏了。

    这七拐八绕间就把宏利新给绕进套里了。

    而等宏利新意识到这点,无疑已经迟了。

    当下,他不禁是有些气急败坏道:“徐仁杰,你别在那跟我玩心思!从这一大早你就跟我就这物资补给事情bb,你别以为老子是傻子,我很清楚你心理在想什么。”

    也不否认,既然宏利新这么聪明,老徐便是直言不讳:“我从没想过要和宏兄弟你耍心思呀。你是监督,更是咱们稽查管理队一员,我对你那是绝对坦诚。宏兄弟也说了,我一大早就跟你讨论了物资补给事宜,的确,我心理现在想的就两件事儿,一个是训练队伍相关;还一个就是这物资补给事情了。”

    “早上宏兄弟走时,宏兄弟答应要去和队长提请这些物资,不知道现在这事儿……宏兄弟那边是否有什么进展了?你看这中午也瞅着就要到了,物资若是不落实,弟兄们午饭怕是就解决不了。到时候难免会叫弟兄们有想法和抵触情绪,这对咱后续训练肯定会有影响。”

    “而这最后队伍训练因此被耽搁,作为监督,宏兄弟若是被队长问及情况,我怕宏兄弟不好交待啊。”

    宏利新最在意,最畏惧的无疑就是中年人了。

    整个场馆能够制得住的他的也就是中年人。

    所以老徐说了一通,最终落定中年人,目的就为叫宏利新明白一个道理。

    这物资事情绝对不是他老徐一个人该关心顾忌事情。

    你宏利新也要为之上心,否则物资落实不到位,队员出现抵触情绪,你宏利新或许是可以借助自己身份对队员实施压迫。

    队员可能也会因为你的压迫退让。

    但是别忘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现在的体育馆已经不是过往驻军驻守下的体育馆了。

    这吃饭问题得不到解决,你还指望高强度训练队伍,最后解决只能是激化矛盾,迫使新军队员暴走。

    到时候东窗事发,中年人知晓相关真相后,他还会护着你宏利新吗?

    显然不会!

    这种事儿要想平息众怒就肯定要找个典型出来处理向下面人交差。

    老徐是个聪明人,早就招募伊始,就把物资相关承诺全部推倒宏利新身上了。

    而中年人虽说也做过保证,但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承认自己不同意发放物资。

    那样的话,他在馆内威严何在,信誉何在?

    所以最终宏利新将会成为冲突牺牲品,替罪羊。

    不过这若是如此,他也是罪有应得。

    因为老徐已经不止一次给过他暗示提醒。

    “徐仁杰啊,你现在是不是觉着有了昨天那茬事儿就能耐了啊。动不动搬出队长来做要挟,你当你谁啊?”

    无疑,被徐仁杰以和中年人拿捏,宏利新心理很不舒服。

    尽管他惧怕中年人是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心安理得接受这个现实。

    更不希望以此被人拿捏,尤其是给死对头徐仁杰。

    “没有没有,宏兄弟你可千万不要这么想啊,我绝对没有半天要拿队长要挟宏兄弟意思。宏兄弟和队长关系全馆上下都很明了,我徐仁杰何德何能能拿队长要挟你呢?我和宏兄弟说那些,就是实事求是给宏兄弟说点掏心窝子话。毕竟,这支队伍队长很看重,如果出了问题,他追查下来,大家都没好日子过。”

    “唉,老徐,说那些没啥用。宏监督,就问你一句,物资的事儿你给队长说了没?”雷瞳直截了当把问题重新抛给宏利新。

    这一听雷瞳这种询问态度,宏利新便是着脑来气:“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份了?我做没做,说没说需要向你汇报吗?”

    暼了雷瞳样,老徐当下训斥:“雷子,要我说你多少遍才能记住!?我和宏兄弟谈正事儿时候你不要插嘴。”

    “我知道老徐,这不是眼瞅着中午我着急嘛。”顺势强调中午这个点临近,雷瞳故作苦恼状。

    全是做戏,自家兄弟自己清楚。

    雷瞳说这话啥意思,老徐太清楚不过了。

    别看雷瞳这说话冲冲的,似乎是不经过大脑无脑发泄,但是实际,他这边都是在给老徐配合。

    “行了,你少说两句!该怎样,我会和宏兄说,你给我老实在旁边待着!”照旧做戏把雷瞳训斥下。

    完罢,老徐再行冲宏利新道:“宏兄弟,你别介意啊,雷子他也没旁的意思,主要是这中午饭店这十张口等着咱提供餐饭。这是当初讲好答应队员的。咱要是午饭没法按点供应,怕是不好交待啊。”

    老徐面上爬满苦仇之色,那是一点看不出有做戏痕迹。

    因为这事儿所说是整个宏利新看的,但落在实际,徐仁杰是真的担心午餐供给。

    这队员今天训练都十分刻苦认真,这第一顿中午饭若是没法及时提供,他老徐等人信誉何在?

    “不好交代?连这点小事你都搞不定你还训练队伍?”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宏利新的反问是那么理直气壮。

    老徐也是被宏利新这番质问给弄笑了。

    不过随即他便是收敛笑容正色道:“宏兄弟,旁的事儿咱们暂时往旁边放一放,我现在就想请问你一点……之前咱们提的队伍物资事情你究竟有没有跟队长提。”

    扯再多也是白搭,现在中午饭店就要到了。

    横在老徐面前最大问题就是队员午饭问题。

    这是队员到队第一顿饭,他的好坏,能否及时供应将会直接影响队员对他们几个指挥映像。

    指挥承诺的事儿最后都没法落到实处,你后面还怎么叫下面队员服你,怎么叫他相信你给他们说的事儿?

    望着老徐肃然面庞,宏利新轻哼一声:“你以为我像你吗?老子承诺过的事儿从来都是一言九鼎!”

    听了宏利新这番话,徐仁杰并没有因此表露出多少激动神色。

    毕竟,宏利新这样货色嘴炮跑火车是常态,老徐照旧淡漠反问:“听宏兄弟意思,这物资事情你已经和队长提过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