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零三章 总算办了正事(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零三章 总算办了正事(三)

    

    这年头,从铁公鸡身拔毛可不是容易事儿。

    现在年人既然下血本给新军提供了这批物资,那已经清楚表明了年人态度。

    无疑年人对这只新军还是抱以很大期望的。

    这也难怪,以年人智商他应该看得出,守着体育馆想要长久,光这么按兵不动肯定不行。

    给这批新军发放物资的确会让本不对物资更显捉襟见肘,但是从长远看,这样投资还是有必要的。

    至少真到了最危急时候,他尚且还有一只兵可以用。

    玩意这个队伍真能有办法给体育馆杀出条血路呢?

    算到底时候没法肃清馆外丧尸,但能给他从馆内救出去,那也困在馆内,守着这一亩三分地活活饿死强。

    所以说,年人不傻,他现在付出这么些看起来紧缺贵重物资,实际也是为自己留后路。

    拿些馒头去换自己一个可能存在出路,这个买卖是可以做的。

    俗话不是说的好嘛,这人啊,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呵呵,宏兄弟,那咱们赶紧把午饭给队员们送去吧,弟兄们要是知道今天有白面馒头吃,那肯定乐坏了。”

    这话自是不假。

    老徐他们现在每天都不是说顿顿吃到这种干活。

    更何况下面这些新招募来队员?

    他们一直是处在场馆最底层,他们每日食物是一点稀水。

    这过去只能混过果腹的主,现在突然能吃到白面馒头了,这种改变可想而知。

    宏利新照旧是鼻孔出气轻哼一声:“哼!那个我告诉你啊,这个馒头,不是一顿的。我这拿过来是给他们看看。每人一天只能吃半个。这些可不是给他们一顿吃的。”

    原来如此。

    听罢宏利新这后续特别解释,徐仁杰下意识点点头。

    他说嘛,这年人那边怎么会这么豪爽一次给这么多白面馒头。

    整整一桶,队里是个人,带他,雷瞳,胡晓东三人,这分量明显有点过重了。

    虽说是承诺给队员吃饱,可这……

    事实证明,这当间有误会。

    宏利新带来这些馒头并非一顿的,而是队伍未来一段时间所有存量。

    这点老徐倒是可以理解,算起来每天给队员吃半个白面馒头也凑合。

    至少只喝稀粥来的强,好歹是叫队员有个念想。

    不过话说回来,这宏利新也真是有够会算计。

    你说这不是今天吃的东西你存放仓库好,等用时再做也没问题。

    可他呢,非得一次把所有分配面粉全给安排做成了馒头,完了还给统统给桶里装着带来。

    你说这看的着,吃不着东西你带来做什么?

    不用说,以宏利新思考问题方式,他带着些馒头来是装逼用的。

    说白了他是要在众队员面前彰显他宏利新的能耐。

    这之前他给队员承诺种种好处,说是加入新军能吃饱肚子。

    如果单是按每人每天半个馒头量,那这么一个大桶才能装几个?

    这空唠唠弄过来,给众队员看了,岂不是叫他宏利新没面子?

    所以啊,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吧所有面粉全部做成馒头装桶,下面人吃不吃不着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宏利新有面子,我要叫你们看到我宏利新承诺的事儿是有办到的。你们吃喝东西都是我宏利新一个人给你们弄来的。

    另外,他也是要以此绝了老徐侵占他功劳心思。

    当然,很显然,老徐根本没半点要夺人功劳想法。

    况且,眼下这档子事儿,有什么好值得他去夺的。

    老徐真要是想贪攻,赢得下面队员心,他之前大可自己去和年人讨要申请这批物资。

    凭他嘴巴和能力,要到物资肯定也是不成问题。

    即便过程会遇到些许曲折,但最终结果不会出岔子。

    说不定,老徐争取来的物资可能宏利新更多呢。

    毕竟,老徐和宏利新做这茬事儿的初衷,目的不同。

    老徐出发点,是真的为队员着想,他是真的想叫队员吃饱饭。

    一来,训练辛苦,能多吃点,自然有力气练习。

    二来,老徐很清楚,这只队伍将来是要面对丧尸进行实战的。

    而丧尸的凶残和恐怖毋庸置疑,换而言之,这些队员不久之后可能都将战死尸场。

    所以老徐希望,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能加这些兄弟在最后在世日子里尽量活的舒坦点。

    旁的东西他给不了,但至少吃喝方面……让兄弟们饱饱口福。

    如此,老徐讨要物资,肯定是最大限度去和年人周旋。

    可宏利新不同,对于宏利新来说,眼下他讨要物资是单纯完成任务。

    准确讲,连这次所谓的讨要物资任务……他都是在老徐逼迫下,万般无奈,顾忌面子才去做的。

    所以他在与年人讨要过程,肯定是抱着得过且过态度。

    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年人应下发放物资这茬事儿,至于发多发少宏利新都不在乎。

    废话,这又不关乎他自己吃喝,他犯得着去为不相干人争取吃喝吗?

    这玩意给他们争取了,自己一点好处捞不着。

    保不齐还会惹得年人恼火。

    宏利新是个利益为重家伙,他可不会做这种傻缺亏本事情。

    “明白宏兄弟,半个馒头已经很不错了。那咱们现在过去吧?”老徐非常恭敬。

    没办法,睡觉身边这位爷今个儿办了“大事儿”了呢。

    眼下身边这爷正是得意傲娇时候,老徐自然要给服侍马屁妥当咯。

    似是哄小孩般捋顺宏利新心情。

    宏利新当即点头:“走吧!”

    这么一行人重新开动。

    宏利新大步向前,那架势可是他离开时牛气多了。

    老徐跟在身后,望着背手踱步宏利新唇角擎着抹弧度。

    有时候想想似宏利新这样家伙也是可爱。

    一天到晚活在自己编织世界里,总觉着自己高人一等,别人都该臣服于他。

    可他们没有想过,或许自己看到的东西都不是真实的。

    他自以为是的高贵,也许仅仅是别人眼里的一坨屎罢了。

    譬如眼下宏利新在老徐眼里,那是彻头彻尾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