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警报再临(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警报再临(五)

    老徐能耐再大,也只能维系馆内安全状况。

    饶是维系目前馆内安全,他也已经是精力憔悴。

    至于馆外,那是丧尸控制地盘。

    以现在场馆内实际战力水平,人员素质,老徐就算是有心干预也没那能耐。

    时下,警报音源很明显可以肯定是来自外部,这个时候中年人责难老徐不尽责,无疑是过分了。

    不过呢,老徐还是很平和给出回复:“队长,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这需要时间。你也知道,外面不比馆内,首先,我们人员出去就是个问题。所以……”

    “我不要听什么理由!我现在需要知道的是解决方案!你说没法出去?你组建的新军队伍呢?派他们出去给我吧外面警报给关了!!”直接下达命令!

    老徐听后,眉头不由蹙起。

    现在这个时候派出新军那不是把队员往火坑里推吗?

    这新军是成立没错,可队员实际训练也才刚刚一天。

    这个节骨眼让新军去执行关闭警报任务,先不说合不合理,光是他们自身能耐也不足以胜任这个活儿啊。

    这些人最终是要面对丧尸的,但显然不是这种状态。

    老徐不会也不可能随便把自己队伍朝火坑里推,更何况队伍里还有自家兄弟父亲温天明。

    “队长,新军才训练一天,咱们现在派他们出去是叫他们去送死!!”

    “送死?徐仁杰你别给我偷换概念!组建新军时候你是怎么和我说的?新军建立主要目的就是应对外面丧尸的。我现在不过是提前启动他们职责!他们享受了馆内给予的特殊待遇,关键时刻就该给我去卖命解决问题!!”

    态度强硬!

    正所谓立场不同,处事方式也就不同。

    在老徐眼里,新军每一个成员都是有血有肉鲜活生命,每一个都是他徐仁杰的兄弟战友。

    这些人将来都将和自己一同奔赴沙场,成为可以托付后背的存在。

    可老徐视作兄弟战友的存在落在中年人眼里,不过是一群为他卖命的旗子。

    他养活这些人不为其它,只为维系自己权利,以及护卫他的安全。

    现在,警报声起,横在他面前事情很简单,警报不及时关停,将直接威胁场馆安全。

    这场馆一旦陷落,他中年人小命势必不保。

    所以面对这样事关自己生死大计的关键时刻,中年人哪里还听得进老徐解释。

    新军队员死活和他有何关系?

    只要这些人能去关闭警报,平息事态,那就算死光了也没有任何问题。

    别人死,总好过自己死。

    下面人吃着自己的,用这自己的,替自己卖命那是应该的。

    否则自个儿耗费那些宝贵物资去养活这样队伍做什么?

    关键时候不能提自己解决问题,我要他何用?

    带着这钟思想,中年人说出上述强硬话语便是不难理解了。

    只是他这么说,不代表老徐就非得接受。

    老徐为了维系馆内稳定,始终小心拿捏着自己与中年人间的关系。

    但凡事都有限度,徐仁杰为人处事也有自己原则和底线。

    无疑,中年人适才说辞那是完完全全触及了老徐的底线。

    作为一名军人,作为一个战士,徐仁杰是个非常重情义的人。

    尽管新军队员入队只有短短一天时间,但在老徐这边,他已经是将大家伙当成自己人了。

    现在中年人下达命令想把他的这些队员往火坑里推,这是老徐不能接受的底线。

    所以没啥好考虑的,老徐直截了当回了句:“抱歉队长,对于你的这命令,我恐怕不能执行!”

    老徐说的坦然,旁边胡晓东,雷瞳听的也是没啥波动。

    但是他们三个镇定自若,落在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可是神色异样,内心起伏波动剧烈。

    也难怪,对这些稽查管理队队员而言,中年人在体育馆那就是超然存在。

    中年人下达指示于他们来说那是说一不二,哪里存在辩驳?

    可眼下,这老徐回绝的彻底,简直是刷新了他们三观。

    他们早就领教过老徐一甘人的厉害,但是没想到这帮家伙不仅是对下这般强横,对上也是一点面子不给啊!

    一众稽查管理队混球怎么看自己徐仁杰根本不以为意。

    他在馆内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顺应本心,他从来没有多想其它。

    你中年人在位,我徐仁杰敬重你,按章办事,你要我做什么我照做。

    但前提,你安排事情必须靠谱!

    可似眼下这种拿别人性命为自己铺路命令,他徐仁杰没法执行。

    或许在末世,人命早已成了不值钱东西。

    但在老徐,作为曾经战场拼杀见过太多血腥杀戮的战士,他对人命从来都是抱有敬重。

    任何时候,在他看来,人命都是大于天的。

    更不消说,中年人现在命令涉及到的还是他下面兄弟性命。

    徐仁杰更加不可能任由中年人在那指点江山。

    老徐的直白拒绝直接是给中年人气的手臂发颤。

    这已经不是老徐第一次给他整这差事儿了。

    只不过之前没有遇到眼下这般危机性命紧急情况,徐仁杰顶撞他,他也就忍了。

    可现在……“徐仁杰,你给我搞清楚你在跟谁说话!!这体育馆是我在做主!!我叫你怎么做!你就必须给怎么做!!”

    这话客观来说没啥毛病。

    以徐仁杰所在位置确实应该无条件听从中年人安排。

    但是老徐终究是老徐,他反对中年人提议,除了出于对队员性命着想,另外也是为了大局。

    “队长,你先冷静下!我没有忤逆你命令意思。我不执行命令,是因为现在派队伍出去,成功几率微乎其微。而且目前外面什么情况我们根本不了解。如果现在贸然打开通往球场道路,很可能被外面畜生突进。我想队长也不希望在馆内和畜生开战吧?上次畜生进来,我们能肃清它们,很大程度是运气好。别人我不敢说,但是在我徐仁杰,和我手下这般兄弟可不敢保证再来一次,还能跟上次一样给畜生解决咯。所以……还请队长三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