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警报再临(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警报再临(十)

    

    透过这些日子和下面那些馆长打交道,徐仁杰现在百分百可以确定,在胡晓东这般威吓下,他们绝对不敢造次给假信息。

    “结果如何?他们怎么说的?次的统计结果有没有瞒报情况?”

    至关重要的结果,接下来胡晓东的回答将决定此次警报事件性质。

    如果下面场馆真的因为怕麻烦,存在瞒报现象,那搞出这次事情十之**是遗漏人员。

    而一旦此事落实,那这事情可太可怕了。

    自己活不下去,那大家一起死。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这种疯狂人,末世那更不消说了。

    人性在极度生死危机下,能够扭曲成什么样,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所以说逃出馆外人搞出这起警报事情,徐仁杰丝毫不会感到怪。

    但他内心而言,还是不希望此事发生。

    两眼迎着胡晓东目光,徐仁杰静待答案。

    胡晓东也不耽搁直接了当道:“根据我跟几个场馆反复确认,他们给出答案是……没有遗漏,他们十分确定提交来数据是真实的,没问题的。”

    此番回答多少出乎徐仁杰意料。

    在他看来,以下面场馆馆长尿性是极有可能在回统计事情做手脚的。

    但胡晓东的回答却是将这种可能性近乎变成了零。

    虽然这件事未有最终实际考证,可以胡晓东吓唬那些馆长给出的惩戒,徐仁杰相信那帮家伙不敢忽悠。

    见得徐仁杰沉思不语。

    胡晓东只当老徐是对相关回答有质疑。

    对方对自己答案有质疑,胡晓东倒也不是太怪。

    毕竟,自己调查方式却是唐突了些。

    而那些场馆馆长又的确都是些好吃懒做,欺瞒下,只顾自己利益之徒。

    加此事结果事关重大,老徐对结果存疑也没啥毛病。

    不过胡晓东对这档子事倒是有些自己看法。

    在老徐面前,他没啥好遮掩的。

    当下开口道:“老徐啊,关于馆内人员是否有遗漏问题,你真觉得是咱们馆内人做的这事吗?咱先不管调查结果,单说说……真要是馆内有人现在在外面,他们会做这种事?算他们会做,关键当时情况……攀爬者冲进场馆,人员外逃的确是存在可能。可别忘了,这球场也是有攀爬者存在的。那些逃出人员,以他们能耐,以及球场开阔环境,他们活下来几率你觉着能有多大?在我看来,他们能活下几率微乎其微,所以……”

    摇摇头,胡晓东后面话没有道尽,也不需要道尽。

    因为他的话里意思已经是很明确了。

    在胡晓东看来,馆内人在危机爆发时,受本能求生**趋势是存在跑出场馆可能的。

    毕竟,那时候老徐安排在球场通道入口稽查管理队那帮混账听闻畜生攻进馆内,一个个立马是逃跑躲避。

    如此,链接场馆与球场通道入口便是形同虚设,任何人都可进出。

    丧尸可以进,馆内幸存者可以出,这是客观事实。

    可问题,幸存者逃出去后能安然离开?

    别忘了,进入馆内攀爬者可不是全部进入长馆。

    但是任然有数量客观畜生在场外游荡。

    试想一下,当畜生瞅见这些个逃出幸存者会仁慈放他们生路?

    毫无疑问,这是个伪命题。

    面对如此美味,攀爬者没道理放其生路。

    所以,在胡晓东眼里,这些幸存者算是真的掏出了场馆等待他们也只是死亡,唯一不同是死亡时间稍稍推迟,但最后结果还是定局。

    既是如此,那纠结确定馆内是否有幸存者逃出便是失去了意义。

    因为这些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已经成了死尸,更有甚者变成了外面畜生大军的一员。

    面对胡晓东直言不讳的反问,徐仁杰也是冷静思量了下。

    还真别说,给胡晓东这般一分析,徐仁杰发现也是确实没必要去纠结是否有馆内人员在外了。

    但是这档子事可以不纠结,可警报缘何而起却是不能不去思索的问题。

    “小胡,你说这警报声不是咱们馆内人弄的,它们又是怎么响起来的?”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老徐。

    他也是始终没有想明白这茬事儿。

    原本最靠谱答案是馆内逃出人员所为,现在被胡晓东一番论述无情推翻。

    对此,胡晓东倒是没有太多惊异。

    从其面色不难看出,他似乎早有计较。

    这不,在老徐话音落下同时,他便是立时接茬:“老徐啊,这个事儿,离开后,我有仔细考虑过。我觉着我们可能从开始把重点搞错了。”

    眉尖一挑,胡晓东的话叫老徐略感诧异。

    “从开始把重点搞错了?小胡,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重点搞错了?”

    徐仁杰那是一头雾水。

    胡晓东呢,立时给出解释。

    “老徐啊,我们从开始想的问题是这外面警报声是人为造成的。当然我也不是说这动静不是人为搞出,声音肯定是人弄的。但响起来却未必要人来做呀。你忘了……之前咱们场馆内警报是怎么响的?”

    眼眸一亮,听得胡晓东这番阐述,徐仁杰脑某个思绪瞬间接通:“你的意思是说……”

    点点头,胡晓东知道徐仁杰这是明白了自己意思,当下肯定道:“是的,老徐!之前咱们场馆警报响起,后经调查是警报内被安置了定时装置。这件事儿还是你查出的呢。”

    事实却是如此,馆内警报声最后确实是老徐调查出的。

    综合此事,那么馆外此刻大作警报声会不会也是被设定了时间,然后响起的呢?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而且这个可能性非常高。

    “嘶~”倒抽了口凉气,老徐不禁是被胡晓东这个提醒给惊骇到了。

    有些事经不起琢磨,这越是琢磨,越是可怕。

    搁在眼下老徐他们面对的这个事儿……此时外面大作警报若也是设定好的时间,那这牵扯到很多细节性东西可有点匪夷所思了。

    “老徐,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谁搞出这些东西,我在想搞出这些事儿的人究竟有何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