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警报再临(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警报再临(十一)

    “继续说!”可能是最近操心事情太多,徐仁杰发现,在某些问题看法见地上,胡晓东比自己要更客观,更透彻。

    譬如上述事件,作为指挥,他应该第一时间将目前困局与之前警报声进行联系类比。

    可是他完全没有这么做,甚至说忽略了第一次警报相关细节。

    适才听胡晓东一说,这才发掘出内里很多不得了东西。

    所以,老徐现在希望能够多听听胡晓东说道说道心理想法。

    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首先,老徐,这些音源内里警报源定时设定肯定是认为,这没毛病对吧?”

    “是!”

    不管音源是怎样的,这警报响肯定脱不开人的操作。

    即便是定时也得是人提前设定好。

    那么从目前老徐他们掌握情况看,面对胡晓东的提问他给出回答是:“驻军!”

    听起来有点扯淡,驻军怎么会干这种荒唐事?

    如实没有发生先前第一次警报,老徐怕是也会有这样想法。

    但是现在……这种可能性极大。

    为什么这么说,理由很简答,也很充分。

    第一,目前场馆内发生的种种异象,无一例外全部是在驻军离开后发生的。

    第二,客观实际,不论是夜里来到场馆外的集卡,还是从集卡内脱出的丧尸,亦或是音响里的警报,所有一切都和驻军脱不开干系。

    第三,就第一次警报内里发现的定时装置,老徐可以肯定只有驻军能搞到相关资源。

    综合以上,你叫老徐怎么能不把驻军当做怀疑对象?

    从内心而言,老徐真的不想这么做。

    毕竟,他是军人,他对军人荣誉是十分看重的。

    此事若是与驻军有关,无疑是对军人一种侮辱。

    可现实摆在面前,老徐根本找不出其它可能。

    听了老徐言简意赅两字回复,胡晓东立马是点头应道:“是,没错,我们看法一致。我也觉着此事和驻军以后莫大联系。如果没错,这很可能是驻军内部某些人所为。只不过我想不通他们这样做目的何在?”

    轻吐口气,徐仁杰闭目思索了下,随即道:“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做了,那他目的不外乎是想毁掉体育馆。”

    “是,这肯定没错,但为什么呢?”胡晓东打破砂锅问到底。

    老徐不急不缓继续道:“为什么?这很难说。如果要我说,无非是不希望驻军继续留守在体育馆。”

    “怎么说?”

    “很简单啊,你也应该看出来,整个体育馆吃喝拉撒,外围安保全部是由此地驻军担负的。可以说是他们养活了这体育馆内百十口子。但想养活这几百口子不是容易事,旁的不说,光是每天所要消耗口粮就不是个小数字。最关键,为了做到这些,相信驻军方面损失很大。在这种情势下,我想驻军内部肯定有人对上层的驻守计划心存质疑。为什么他们就得待在此地养活这些人呢?”

    身为军人,做这种推断似乎是不太合乎事宜。毕竟维护国家人民财产安全是他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老徐这么说,也是有他不得已的根据。

    还是那句话,老徐的根据很实在也很无奈。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徐仁杰对此那是深有体会。

    而且他是实际经历过的。

    没错!说的就是玉环体育馆。

    想当初,徐仁杰拉着队伍在玉环体育馆,做的事儿和此地驻军没啥区别。

    他一样每天要为馆内几百张口吃饭,安全操心。

    为了保障体育馆日常供给,老徐身边很多兄弟就是在外出搜集粮食,肃清馆外丧尸时牺牲的。

    这种事儿开始或许还没什么,军人嘛,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是宿命。

    既然从军,就该做好随时牺牲准备。

    况且还是为了人民。

    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馆内幸存者越来越多,身边弟兄数量却是越发减少。

    这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身边如果家人兄弟不停离去,相信任何人心里都会有这样那样负面情绪。

    搁在战士身上,他们也会思考,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去做这些事儿?

    饶是从军第一天部队就给他们灌输要为国家,为人民做好牺牲准备。

    这事儿本身没毛病,能在尖刀连的战士都是思想觉悟过关的勇士。

    但问题,付出也得看人。

    你说为了一个穷凶极恶犯罪分子牺牲一名战士性命值得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战士们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出去救助废城幸存者,把他们安顿,为他搜集粮食。

    可这些人呢,到了场馆就这么理所当然的享受起安逸生活了。

    对比之下,同在一个场馆。

    军人每天准时出操,训练,外出执行赴死任务,此行可能便是意味着永远。

    而馆内幸存者却是无所事事,吃着战士拿命换来的口粮,安然享受着馆内提供的保障生活。

    战士也是人啊,看着每天不断减少的兄弟,他们怎么会没有别的想法?

    战友情是不输于这个世界任何情感的存在,其内里很多东西不当兵永远无法体会。

    更不消说尖刀连是实战一线部队。

    这些战士很多都是在一线一起共同经历过生死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情感不是简单言语能够描述的。

    就这么一天天看着自己兄弟减少,而且还是为了馆内这些好吃懒做老爷付出的生命,战士们不能忍受。

    老徐就曾听到过下面战士的抱怨。

    但是他还是一直不断给战士们重复军人的职责和荣耀。

    那个时候自己的兵倒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这是老徐感到欣慰地方。

    可这并不能排除战士心下没有想过做些出格的事儿。

    落在眼下这茬事……虽然不愿承认,但……驻军方面很可能内部有人受不了这种无止境的付出。

    体育馆内幸存者生活状态确实是过于安逸了。

    在这种强烈生活对比下,战士滋生一些别样想法没什么奇怪。

    而驻军的离开恰恰给了这些心存想法人一个实践心下想法机会。

    无疑,想要彻底摆脱目前困局,最好办法就是彻底离开这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