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车钥匙(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五十三章 车钥匙(二)

    "冷静点,阿城,出什么事了?"见着阿城着急的模样,老林的心头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王强登时就急了,他可没林俊夫那么好的脾气,当即便是揪过阿城的衣领,近乎咆哮的叫道:“说!快说!胡哥他怎么了?”

    望着王强那好似吃人般的眼睛,阿城畏缩的颤抖了一下,到口的话语也应紧张而变得语无伦次起来:“我,我,胡……”

    “好了!强子!”声音有些严厉,唐小权抓住王强猛烈摇动的右手,着眼示意他停止,然后移目看向阿城,浮起抹笑容道:“别紧张阿城,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胡哥他……”

    “没,没有啊!我的意思是,胡,胡哥他,他……”憋了老半天,语塞的阿城终于是喘过了一口气:“他,他醒过来了!”

    “呼!”几乎是所有人都长吐了一口气,林俊夫如释重负的仰天闭上了眼睛,王强也展怒为笑一拍阿城的肩膀,没好气的戏谑道:“我了去啊!小城,你强哥我心脏不好,咱以后能一次把话说清楚了不?”

    众人相视一笑,继而一齐走进了病房之中。

    胡晓东依然躺在桌上一动不动,但其红通面庞之上的一双眼眸已然是眯开了一条小缝。

    或许是因为再次瞧见熟悉之人的脸孔,原本安静躺卧的胡晓东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刚刚稳定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

    见得此般情景,老林赶紧是三两步走到近前,一边着手量了量胡晓东额头的体温,一边低声安慰后者道:“没事,小胡,没事,是我,老林啊!”

    不明所以的王强只当是老大哥的病情又有反复,当下不由紧张的蹙声问道:“咋样,老林,胡哥还烧不?”

    “不!”稚嫩的声音几乎是压着王强的话说出,待众人回头瞧望之时,但见阿城正手举着温度计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俺刚量过,36.7,本来想说的,可你们都进屋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王强当真是有些无语,不过好在老大哥没事,他那颗焦躁的心也终于是可以稍稍安稳一些了。

    “胡哥,”唐小权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很显然他是担心过大的举动会惊绕到胡晓东的情绪,而待其行到后者跟前后,他伸出两只指头在其眸前晃了晃,然后小声问道:“胡哥,你看这个……是几呀?”

    “咳~”一声咳嗽,胡晓东的身形陡然剧烈起伏了一下。

    好家伙,这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而就在大家准备上前探望之际,原本还面容憔悴的胡晓东,挤出了丝难看的笑容:“呼呼,小唐,呼呼~,我,我就是挨,挨了一刀而已,呼呼~脑,脑袋可,可没啥问,问题啊~”

    出人意料的答复,众人先是一愣,旋即便是大笑了起来。

    毫无疑问,胡晓东适才的一席话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自己的伤势,虽然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他的身体依旧虚弱,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正在恢复之中。

    “我就说嘛,胡哥tm是条汉子,怎么可能就这么跨了!”

    “没错!胡哥!你是好样的!够爷们!”

    “嗯,胡哥,你放心养伤,等回头碰到陆瑞那该死的混蛋,兄弟我一定替你……”

    腰际被人用力一捅,王强莫名的看了一眼,昏暗中,唐小权的一双眼眸正如灯泡般怒瞪着他。

    微微一愣,王强显然是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片刻他便是恍悟般的僵定在了原地,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口不择言”,不过今天他的反应倒还算迅速,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立刻是将话题引向了位列队伍后排的赵云海:

    “那啥,老赵,胡哥这刚醒,估摸着也饿了,走,我跟你去对面给他煮点面吧!”

    老赵正有这个意思,事实上,他也早就将胡晓东的补给单独搁在了一旁,为的就是能在后者醒后,第一时间给他补充能量。

    只是在他将要行动之际,唐小权却是补充性的叮嘱了两句。

    其一:就是调料包里的佐料不要加的太多,毕竟那东西太过辛辣,对于刚刚苏醒的胡晓东而言,他的肠胃系统还在缓慢恢复之中。所以仅需添加少许,令其补充一些所谓的“生理盐水”即可。

    另外,唐小权还叮嘱老赵尽可能将面碾的细碎一些,因为相较于整条汤面,显然糊状的流食更加适合此刻胡晓东的肠胃。

    交代完毕,众人又是围着胡晓东唏嘘了一番,其间众人皆是由心而发的表达了自己对胡晓东“转危为安”的祝贺。

    不过考虑到“病人”的实际情况,林俊夫最后还是遣招众人离开,毕竟眼下的胡晓东距离彻底康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良好的休息无疑是他眼下最为需要的。

    退出病房,幸存者的心绪明显有了较大的改观,所有人原本阴郁的面庞此刻也都是浮起了些许难得的笑容。

    是啊!亲人“回来了”!这对生活在末世,每天都在经历“生离死别”的幸存者而言,再没什么能比这个更能叫他们高兴与激动的事情了。

    众人围在火旁,静默不语,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心间却是如那盆内熊熊燃烧的烈火般,温暖且热烈。

    一夜无话,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再次普照大地之际,幸存者已是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

    唐小权独自一人倚在角落的墙边,哈欠一个接着一个不断从干裂的喉中呼出,不消说他昨晚定是没怎么睡觉。

    这倒非是他不累,亦或是失眠,而是团队“眼下”困顿的局面让他不得不“绞尽脑汁”。

    但非常遗憾的是,饶是他昨晚一夜未眠,饶是他已经费尽了心力,但唐小权依然是未能找出哪怕丁点可以解除目前危机的法子。

    怎么办?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唐小权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再不想出应对眼下的局面的方法,那么不出三天,他们这里所有人都将面临断水渴死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