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警报再临(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警报再临(二十二)

    一个人被迫去做一件事,与他自己想做一件事,其过程所付出的关注,努力那是肯定不一样的。

    徐仁杰现在就是要排解队员心理困惑。

    生死攸关,队员也没啥好含蓄的。

    自个儿说出的话就如泼出的水,覆水难收。

    时下不管老徐愿不愿意,洪涛的问题就摆在那儿,他想回避,下面几对眼睛可都盯着他,你叫他怎么回避?

    如此敏感问题他若是回避,那势必会叫队员心理不舒服。

    连带着他之前安抚做的那些心理构建也将付出东流,全部白费。

    不过徐仁杰到底是徐仁杰,带兵多年没点临场应变能力怎么行?

    在短暂迟疑后,他当即回道:“稽查管理队这次不随我们出去。”

    “为什么啊?”

    不出意外的反问,洪涛面上爬满了疑惑。

    余下队员同样是擎着不解。

    “为什么?”徐仁杰面色如常,非常肯定道:“因为是我拒绝他们参与的。”

    老徐的话并未叫众人释疑,相反大家在听了他这席话后面色诧异神采不减反增。

    老徐当即跟进:“理由很简单,我觉着他们那些人不配参与此次行动!”

    语不惊人死不休!

    要知道徐仁杰这番话落在众队员耳里那可是相当震惊的字眼啊。

    稽查管理队在体育馆那是怎样存在?

    如果说中年人是场馆内的天,那稽查管理队就是天的护持者。

    他们平日里在下面场馆对于底层幸存者那就是等同于天的存在。

    没人敢辱逆稽查管理队的威名,更没人敢背地说稽查管理队的坏话。

    那些敢逆天而为家伙最后都被教训的服服帖帖。

    饶是洪涛这些新军也都遭受过稽查管理队队员不公待遇。

    所以时下听得老徐这番话……在他们看来,那可是相当大逆不道啊。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洪涛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们不说,徐仁杰自是明了队员心理再想什么。

    作为稽查管理队一员,在巡逻过程,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个身份在体育馆内的可怕。

    但凡他在的地方,幸存者没人敢靠近,甚至没人敢抬头正眼对视。

    说起来,这是幸存者敬畏稽查管理队队员,显得稽查管理队很以后牌面。

    然,这恰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稽查管理队在场馆做的那些龌龊事有多么叫人恐惧,恶心。

    “不要奇怪,我拒绝他们有我自己原因。这个原因就是他们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乌合之众!”

    再次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洪涛奴动两下嘴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识趣将嘴里话咽了回去。

    “呵,其实大家心里应该和我有共同想法,你们不敢说,我来说。你们也知道,我也是稽查管理队一员,虽然我来馆里时间不久,但透过在馆里生活,我了解不少他们过往光辉事迹。当然过去的事情我们可以不提,单就这次危机,之前畜生入侵馆内,这帮家伙做了什么?危机来临时,他们跑的比底下幸存者还快,最后还是我们兄弟三个把馆内丧尸清除的。试问,这样的队伍派出去做什么?”

    “大家既然加入了新军,那就都是自己人。我徐仁杰把你们当兄弟,这里没外人,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新军呢,是我向上面提议组建的,为什么组建,理由很简单,就是我看不惯这稽查管理队的种种做法。”

    “他们这帮人是典型站着茅坑不拉屎!和平时期,他们作威作福,欺压下面。危机时刻,需要他们出马了,一个个跟龟孙样不知去处。”

    “在这样危机局面,把场馆交给这样垃圾队伍,场馆何谈未来?”

    “你们可能会说,这次任务艰巨,多上一些人手总是好的。是,没错,理论上讲是这么回事。多点人,多点战力,对付丧尸也容易点。”

    “可问题,那些稽查管理队家伙有战力吗?靠的住吗?上次警报他们作为你们应该也都看见了?洪涛,我就问你一句,难道你愿意把自己背后交给这些家伙吗?”

    很现实的问题,洪涛无言以对。

    这档子事不用他对,结果也是不言而喻。

    洪涛也好,身边其它队员也罢,他们虽是碍于稽查管理队所谓的“威名”不敢表达心下观点,但他们心理都清楚稽查管理队队员靠不住,老徐说的是事实。

    “我不会容许这样队伍去干扰咱们正常任务,更不需要一群废物随我的新军同行!!好了,我的回答就是这样,洪涛你还有问题吗?”

    一番回答,有力有礼有节。

    徐仁杰这回当真是没客气,他这是把肚里积了一肚子怨气一股脑给发泄了。

    老徐说的畅快,胡晓东,雷瞳听的也十分畅快。

    想想之前,这帮混球做的那些龌龊事,他们可是没少在背后耍手段。

    老徐一直隐忍没有道出,这次借着洪涛提问,徐仁杰也算是假公济私报仇了。

    当然,客观来说,徐仁杰讲的这些东西没错,但很显然,拒绝稽查管理队出击这茬事是子虚乌有的。

    徐仁杰从来没有拒绝说稽查管理队出击迎敌。

    这些人出击与否还轮不到他来做决定。

    只要中年人在位一天,稽查管理队就不可能执行似眼下这般危险任务。

    废话,中年人可是还指着稽查管理队给他保驾护航呢。

    老徐瞧不上眼的废物,那在中年人那边可是香饽饽。

    所以说徐仁杰所谓他拒绝了稽查管理队出击,纯属子虚乌有扯谈。

    另外,单就徐仁杰本人,他才不在乎稽查管理队那帮垃圾死活呢。

    搁着他,派他们出去也没什么不可以。

    反正留在馆内也起不到应有作用,拉出去做炮灰探探底也不错,就算全挂了,也算为馆内节约了一笔不小物资开销。

    两全其美,何乐还不为呢。

    只不过这种话老徐还是不能讲的。

    发泄归发泄,发泄也得讲方式方法。

    上述想法老徐可以在心下想,但却不方便当众说。

    尤其是对着新军这些队员说,他若是说了反倒是成了碎嘴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