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车钥匙(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五十四章 车钥匙(三)

    老林和老赵也都看出了唐小权的心思,二人叫过后者,聚到了一处,就着目前的紧迫局势,进行了一次简要的讨论。

    “补给的话,食品方面,还有2袋泡面,半袋饼干以及零零碎碎的小包装零食。水的话除却那些暖水**里已经上霉的凉水。我们还有差不多3**矿泉水,2灌罐装饮料。”

    听完赵云海的盘点,林俊夫和唐小权的脸上皆是不约而同的浮起了抹凝重。

    毫无疑问,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不说别的,单是这稀缺的水源就已是迫使他们不得不做出决定:

    要么冒死冲出去,杀出一条血路;要么窝在城管局内,等待物资耗尽的那天。

    但不论哪条,于眼下的幸存者而言,都是无尽的黑暗,看不到光明。

    果然,在讨论了半晌之后,林唐赵三人也没讨论出一个相对可行的结果来。

    “也罢!事以至此,依我看,咱们就索性冲出去搏他一回吧!”见着以无逆转的可能,林俊夫索性“破罐子破摔”。

    对此,赵云海也是表示赞同的附和道:“是啊!老林说的没错,窝在这里也是死,咱倒不如拼他一下,没准还能跑上几个,倒时就算真都壮烈了,那也好过窝在这里等死强啊!”

    唐小权看了看两位长辈,说实话,就自身心理而言,他是极为不愿采用对方所提这近乎”自杀“的方法。

    但现实的残酷又逼迫唐小权不得不承认,“拼杀”或许真将成为他们获取“生机”最后的出路。

    讨论一时间陷入了死寂,唐王林三人皆是蹙着眉毛沉默不语,最后还是林俊夫打破了沉寂。

    “好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咱们也别太消沉了,免得叫其他兄弟担心,这样……咱们呢,各自再冷静的想一想,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如果真没有,那就按咱们刚才说的办!”

    林俊夫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舒缓一些,但唐小权和赵云海心下都明白,眼下除非发生奇迹,否则……

    “成,那就先这样吧,那啥~小唐你去给赵辉龙说一声,叫他抽空去水房洗个澡,他身上那味道……”着手做了个夸张的挥扫动作,唐小权明白,老赵这是有意在缓解气氛,所以当即也是展颜笑道:“好,我这就去和他说”。

    闻言的老赵肯定的点了点头,旋即指了指前方的道口,继而补充了一句:“那咱们分头行动,我去给他找衣服。”

    赵辉龙的状况较之胡晓东那好的不止一点半点,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现在觉着自己就跟重生了一般。虽然有些夸张,但也是从一个侧面反应出了过往两个月里他所经历的时光该是有多么的凄惨与骇人。

    经过一夜安稳的睡眠,赵辉龙现在已经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下地行走了,而也恰是因为此老赵才敢放心大胆的提出让其洗澡的建议。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太长,或许是太过寂寞,总之从今早开始,赵辉龙便是好似神经病般不断的缠着人进行攀谈,要知道此刻的他气息还不均匀,说不了几句便会出现大气粗喘的现象。

    所以,更多时候,你所见得到都是别人在说,他在听,而于眼下内外交困的幸存者来说,他们大都是没这个兴趣,除了王强这个神经较为大条的家伙。

    这不,老远的,唐小权便是听到了自己兄弟的高谈阔论,而从其兴奋激动的言语音调不难判断,他十之**又是在吹嘘自己的“光辉事迹”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唐小权行到了赵辉龙所在的门口,二人果然“促膝正欢”,以至于唐小权这么一个大活人杵在门口,他们都未曾察觉。

    对此,唐小权只能是抱以无奈的苦笑,他着手扣了扣房门,同时轻咳了两下嗓子,以此示意自己的到来。

    突兀而来的声响令的王强微微一愣,他刚刚抬起的右手也是应时僵在了半空,他有些意外的朝门口望了一眼,旋即疲态的脸上浮起了抹淡淡的羞红。

    “你~哦,是权子啊,你怎,怎么来了?”

    见着自己兄弟略显尴尬的模样,唐小权觉着有些好笑,很显然后者是在为其“添油加醋”的“演说”而感到羞愧。

    所以……

    煞有介事的行到王强的身前,唐小权佯作莫名的扬起了脑袋,然后操着些许戏谑的口吻,调侃道:“怎么,我不能来吗?还是说我打扰了你的讲座呀!”

    讲座二字一出,王强那更是无措了起来,反应在行动上,便是着掌推了唐小权一把,当然这掌的力道并不大,主要是叫后者知道“乱说话”的下场:“行了!别没事找事!说吧,干什么来了?”

    了解自己兄弟脾气的唐小权知道玩笑该适可而止了,不然以后者的个性,怕是真会“恼羞成怒”。

    所以当即也不废话,直接是开门见山的道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呢,是来找龙兄弟的,那啥,龙兄啊,你现在恢复的怎么样?”

    “还成吧,就是没什么力气!”赵辉龙倒也坦诚,言罢的同时,还起身走了两步,似乎是想以此证明自己的状况。

    见着后者还算“轻松”的走动,唐小权最后一丝顾虑消除了,当下复述老赵的提议道:“既然这样,你去隔壁超子那里领桶水,完了去水房把身上简单洗一下,倒时赵叔会给你弄套新衣服。”

    话到此处,赵辉龙下意识抬臂嗅了嗅自己的腋下,说实话长时间的窝在屎尿横流的储藏室,已是叫他习惯了那些恶心的气味,所以一直以来,他倒也并未因此感到任何的不适。

    不过眼下,“重新为人”的他还是理解的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望着赵辉龙迈着不太自然的步伐行出房间,王强再次觉得尴尬了起来,毕竟适才自己所说的那些大话,着实有些不着四六。

    所以寻思了几秒,他也借着帮对方提水的藉口,想要离开。

    可还未待他行至房门,却闻身后的唐小权突兀的拉住了他的臂膀,同时略显神秘的低喝了一声:

    “强子!你先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