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警报再临(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警报再临(三十八)

    情势不可避免变的复杂,这个时候,如果说队员有人敢和徐仁杰那样上前迎敌,无疑击杀成功率会大上许多。

    就算没可能有徐仁杰那样战斗经验,至少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畜生冲入己方阵线造成队伍混乱。

    而就在众人互相等待,没人站出,眼睁睁看着畜生杀入之际。

    慕的,一记爆喝想了起来。

    “啊呀呀”声若洪钟,徐仁杰闻言心头不由再次大惊。

    有了之前状况,他现在是真的是怕了。

    他怕悲剧重演,他怕再有队员被畜生攻击。

    本身队伍就没几个人,这开始功夫就接二连三被放倒,实在是……

    早知道这些队员心理素质这么差,老徐就不该带他们出来。

    怎奈队伍已经突出,此刻再提后悔毫无意义。

    在场上喝叫声惊扰蹙动下,徐仁杰果决发力。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松栽了身下畜生。

    搞定畜生同时,徐仁杰赶紧是回头朝队伍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就见一个身影正面对来袭畜生迎面相击。

    受伤的孤狼是可怕的,受伤的人类亦是如此。

    适才因为队友不作为而被畜生撕咬受伤的保安,在众队友再次无动于衷下,他扛起了杀敌重任,迎向了未知危险。

    保安冲锋,攀爬者敲在眼里。

    对于超自己冲来的保安,攀爬者没有丝毫惧意,相反,食物自己送上门这种好事,他是非常喜欢的。

    一人一尸转眼便是交战道一处。

    由于保安径直冲锋,攀爬者这回倒是没有跃身,很显然他是打定了搞定保安的主意。

    举起手里砍刀,这个时候啥技巧,啥套路都是假的,保安很简单凭着本能意识冲畜生挥起家伙式。

    反观攀爬者,更为直接,畜生甚至是连躲都没躲,照着保安劈砍的刀具迎了上去。

    仅是瞬间,两者便是交到一处。

    结果可想而知,保安一刀下去稳准狠。

    只是他这刀稳准狠是有前提的。

    他这刀的确是大力,精准的砍在了畜生身上,可问题,畜生不是人,砍他身上就是再多刀也无济于事。

    你不冲着畜生脑袋去,这刀看下去那就是在给畜生挠痒痒。

    徐仁杰在后看的清楚,当瞅见保安落到位置,他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妙。

    当下,他下意识脱口:“危险!快躲开!”

    徐仁杰的喝叫,保安肯定是听见了。

    只是以他此刻精神状态,徐仁杰说什么根本不重要。

    现在的保安对生死已经不怎么看重。

    准确来说,从他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开始,他就癫狂了。

    刀落攀爬者身上,畜生不出意外没有受到任何致命伤害。

    畜生未有遭遇致命伤害,可保安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是人,不是异变丧尸。

    尽管他现在身上已经被干扰了丧尸毒株,可在没有彻底异变前,他还是人类身体构造。

    这样的身体被畜生来上一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知道攻,不知道防,或者说,在这样生死角逐下,体育馆待的安逸的保安根本无暇顾及防守。

    他给攀爬者刀劈同时,畜生前探手臂也是结结实实给他来了一下。

    畜生爪子的锋利程度可想而知,很轻易就撕裂了保安皮肤。

    面对这种情况,保安也当真是个爷们。

    也不知道是适应了这种痛感,还是抱着反正都要死的态度,面对畜生的撕裂打击,保安没有过多回应。

    一人一尸此刻想法出奇一致。

    双方都想着要致对方死地。

    如果说之前被畜生扑倒在地,保安是为了活下去拼死战斗,那现在……确定自个儿必死无疑后,他的对战态度已经从被动变为了主动。

    这些狗日的必须死!!

    不为别的,只为死之前能尽可能多拉些畜生一同下去。

    没错,你可以说保安是在报复。

    在这种思绪驱动下,保安拔刀准备在战。

    一刀弄不死你,那就两刀,两刀弄不死就三刀……保安脑力没有多余想法,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砍!砍!砍!

    可是,战斗光有蛮劲不行,想要赢得战斗还得有脑子,清醒的头脑。

    因为只有有清醒头脑才能对战局做出准确判断,完了顺势而为。

    但落在保安身上,他现在蛮劲是有了,可脑子……一个被愤怒刺激道癫狂的人,你能指望他有脑子?

    保安想要拔刀继续挥砍畜生,解决畜生,可等他动手时才发现一很尴尬局面……刀拔不出来了。

    这拿刀砍人看电视放那些古惑仔电影似乎挺简单,没啥章法,见着敌人抡圆了招呼就行。

    可现实……你若这样招呼,结果肯定很叫你有意外惊喜。

    刀这种东西开刃后虽说锋利,但和人体结构想比……没有技巧乱砍,那是很容易卡壳。

    现在保安就因为自己毫无章法的乱砍,加上蛮力驱动,叫的刀卡在畜生骨节拔不出了。

    战场之上,分秒便能决定死亡。

    保安拔刀不出,耽误了后续攻击。

    可攀爬者那边……人家浑身上下都是武器,无需借助外力的畜生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干让徐仁杰攻击,

    探出的利爪紧紧扣在保安肩上,爪尖的锐利轻松洞穿保安的皮肉。

    而这还不算玩,利用双抓控制住保安的攀爬者攻击不停,他和保安杀戮目的不同。

    保安仅是单纯想要击杀畜生,替自己报仇,拉更多畜生下地狱。

    可攀爬者,他所想的是,宰了保安,享受他的美食。

    所以……张开血口,畜生径直朝保安脖颈咬了下去。

    无疑,这次若是被畜生咬中,后果不堪设想。

    这可不比爪子撕裂,畜生这一撕咬无疑将直接洞穿保安喉头。

    生死之下,保安果决闪躲。

    还不错,他躲的及时,堪堪避过了畜生致死撕咬。

    但丧尸的攻击可不会因为一次失利而停止。

    要知道时下它可还是战局场上绝对主动。

    所以想都不用想,畜生还会继续进攻,并且可以肯定是后续攻击想回更猛,更具威胁性。

    望着场上这般焦促局势,徐仁杰确定,以保安现在实力还不足以单独解决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