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二章 警报再临(四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五十二章 警报再临(四十一)

    宏利新办事中年人终究是信不过。

    过去对方隐瞒“忧”事,中年人眼不见心不烦,可以不去理会,随便前者怎么忽悠。

    可现在不同往昔,时下大敌当前,丧尸危机迫在眉睫,任何一点小的疏忽,都可能导致场馆不保。

    时下徐仁杰走了,情势更加坦荡。

    尽管中年人对徐仁杰始终看不顺眼,老徐种种做法也确实是叫中年人火大。

    但无可否认,中年人离不开徐仁杰,他需要徐仁杰替他稳定目前局面。

    更为关键一点,徐仁杰虽然不着他中年人待将,但对方的办事能力及靠谱程度那是宏利新加上整个稽查管理队都没法匹及的。

    旁的不说,徐仁杰在时,中年人基本不用操心馆内事情。

    可徐仁杰眼下带队离开,馆内最靠谱一人走了。

    这个时候,单靠宏利新给他传话,中年人心理没底。

    这不,距离老徐等人出去也有段时间了。

    加上适才他房内听到外面嘈杂,中年人很担心外面情况。

    在体育馆这么久了,他还从未向现在这般操心,忧虑。

    中年人心理清楚,中年人和新军是场馆仅存的希望。

    他们如果能顺利完成此行任务,那场馆未来就还有生存可能。

    否则……否则什么中年人不敢,也不想去想。

    “喂,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开门见山,中年人向值守小头目闻讯。

    中年人问话,小头目自然不敢怠慢,他忙不迭回道:“啊,原来是队长啊,现在外面情况……老徐他们应该是和畜生战起来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们和畜生打起来了,我问你的是情况怎样,说重点!”

    被中年人这般一冲,小头目有点懵逼。

    不过面对中年人小头目可不敢表露半天不悦情绪,当下他赶紧回道:“具体情况我们在屋里也是不太清楚,不过透过外面搞出动静,和老徐他们吼叫内容……情况,情况恐怕不太妙。”

    小头目说话声音不是很大,毕竟他所处位置算是前沿敏感区域,他必须顾及安全问题。

    但他的话落在中年人耳里那可是十分清晰。

    特别是他最后那句略显结巴的“情况恐怕不太妙”。

    这无疑是中年人时下最不愿听到词语。

    “情况恐怕不太妙,有多糟糕!?”

    毫无疑问,徐仁杰那边如果任务完不成,对中年人打击将是巨大了。

    一来,中年人为了组建新军,那也是下了血本,一周的米面这份投入搁着现在馆内急缺物资可想而知是何等珍贵。

    中年人这样铁公鸡拿出这样宝贵东西,他可不是想看新军无所作为团灭的。

    二来,新军一旦团灭,便是意味着此行任务他们没法完成。

    任务完不成,音源就会持续响下去。

    而这将导致更多丧尸围堵场馆。

    小头目坦诚的回答,叫中年人心烦意乱。

    而中年人后续提出问题,也是叫小头目无言以对。

    外面情况有多遭?这种事情他怎么知道。

    他们待在馆内,如何确切知晓外面状况?

    他现在能够得到的线索消息,都是透过外面响动推断的。

    所以……思虑下,小头目无奈道:“队长,不是我不想给你准确答复,只是我们这边大门紧闭,没有途径确定老徐他们情况呀。”

    “你说你们能干什么!!一点有用信息都给不了!!”中年人再次喝骂句。

    小头目被骂的莫名其妙,心道是:你有能耐你自己下来啊。

    当然这种话他肯定不敢当着中年人面说。

    好在中年人随后跟进问道:“行了!馆外的事儿你不清楚,馆内你总该知道吧。现在你们那边怎么样了?我让你们给我盯着大门入口,应该没出什么问题吧?”

    相较于老徐的新军情况,中年人更关心馆内。

    毕竟,这是直接关乎他身死的大计。

    老徐等人团灭,场馆未来不可期,但只要馆内安全,那至少短期内他是安全的。

    所以……

    “没事,队长,馆内一切安好。老徐走后,我就组织队员第一时间把场馆封堵上了。队长馆内事情你放心,交给我,保证不会出岔子。我一定会为队长收好大门,不放进任何一只畜生威胁队长安危!”

    这是难得表功机会,小头目自然不会错过。

    徐仁杰被火线提拔的这茬事在馆内人尽皆知。

    徐仁杰从一名普通稽查管理队队员直接晋升为场馆安保一把手,这是众稽查管理队队员可遇不可求的事儿。

    众人皆是在心理想自己能否有机会跟老徐一样被火线提拔,重用。

    想要达到这点,无疑得叫中年人开心,同时叫他看到自己能力。

    小头目自然是没法跟徐仁杰想比的。

    人徐仁杰能被火线提拔,是他真的起到了实质作用能够替中年人做事。

    事实也证明,中年人的选择没错。

    徐仁杰的提拔的确给他省了不少心,也帮了不少忙。

    可小头目自是没这些能耐,但这不重要,没能耐可以创造能耐。

    这年头坐在高位的未必一定得有能耐,只要能说会道,会怕马屁,东洋可以混的很好。

    小头目无疑就是这样人,他很清楚中年人需要什么,他所回道东西都是中年人乐得听到东西。

    他先行强调了馆内一切安好,完了顺势提出自己存在价值,最后并许与中年人重诺……有他小头目在,馆内就会平安。

    潜在意思,小头目就是要告诉中年人,这场馆有他很重要。

    他想透过给中年人灌输这个思想,达到被提拔重用念头。

    必须得手,小头目对中年人心思拿捏的还是很准确到位的。

    他的确是说了中年人时下最想听,也最需要的回答。

    中年人舒服了,原本火大心绪渐渐平和,转而说话沟通与其也变得和善:“嗯,很好!这就对了!给我好好盯着大门,切勿让畜生破门而入。这关系整个场馆性命大计,非常重要!!好好给我守,此事过去,我定有重赏!”

    等的就是这句,听到中年人要给重赏,小头目那张阴郁脸上登时是浮起几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