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车钥匙(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五十五章 车钥匙(四)

    莫名的回过脑袋,王强略显心虚的应了声:“啊?”

    唐小权并未着急回复,而是警惕的望了眼门外,在确定赵辉龙的脚步已经远离后,方才贴到王强的近前,低声继续道:“强子,我问你,你觉得赵辉龙这个人……怎么样?”

    “嗯?”显然对方的问话有些出乎王强的意料,不过他还是很快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还成吧,咋啦?你问这干啥?”

    没有理会兄弟的质疑,唐小权在稍适思量了数秒后,又是紧接着追问道:“那他和你交流过程中,有没有……”

    手指下意识在面前晃荡了两下,唐小权似乎是想要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表达他心下的意思,终于在“有没有”了三遍后,他“憋出”了最后的话语:“有没有察觉赵辉龙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比如……反常的举止或者语无伦次之类?”

    眉头不由一挑,王强神经虽然大条,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傻,他怎会不明白唐小权话里的意思?

    但他素来不喜在背后嚼人舌根,所以他当即毫不客气的冲着自个儿兄弟教育道:“你啥意思啊?我说你这人能不能阳光一点?你要是真觉着赵辉龙有啥不妥,干嘛昨个还救他?”

    连珠炮般的攻击,唐小权也是没料到王强的反应会这么大,有些讪笑的解释道:“不是,强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不及唐小权把话说完,王强面色一沉,两手用力的挥动了两下,继而相当不耐烦的打断道:“别你的意思我的意思了,这么说吧,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你要是真想关心小赵,出门左转,自个儿问去!!”

    言罢,王强便是头也不回的甩腿走出了房内,只留下唐小权一人半张着嘴巴僵立在原地。

    望着兄弟远去背影,唐小权苦笑着摇了摇脑袋。

    诚如王强所言,他适才所提的问题,确实是源自于对赵辉龙的不放心。

    毕竟,于涉猎过许多心理书籍的唐小权而言,赵辉龙这样一个禁闭在密室独自过活了将近2个月的活人,很难叫他不对其产生怀疑。

    因为过往的现实已是有很多实例表明,人在独处的环境中很容易产生诸如幽闭症的症状,时间越久这个状况也会越发的明显。

    所以,饶是赵辉龙眼下明面上看着与常人无二,但唐小权有理由相信,他潜意识的精神状态或许已经产生了有异于常人的变化。

    而这未知的变化对他所在的团队来说,无疑是极其危险的存在。

    “唉~”傻站了片晌的唐小权没由来的吐了口长气,他脑海中突然浮起了一席俗语: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是啊!眼下己方能不能活着走出城管局都成问题,自己干嘛还虚耗精力去思量赵辉龙可靠与否的问题?这不摆明是没事找事嘛!!

    思及于此,唐小权也是无奈的笑了:也罢,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无意义的事上,还不如去考虑下现实的问题吧。

    快步行出房门,唐小权很快来到了楼梯道口,他想下去看看铁门外丧尸的情况,说不定能给他一些“灵感”的启发。

    而在其即将下至楼底的时候,一个隐匿在昏暗中的身影忽然探出了头来。

    “老林!”

    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林俊夫也恰在此时是发现了处在楼道内的唐小权。

    二人互视了一眼,老林赶忙是挥手招过唐小权过去。

    待得二人汇聚到一处,唐小权直奔主题道:“怎么样,林管?外面的情况好转一些了吗?”

    沉默了片刻,老林指了指门口:“拍打撞击已经没有了,尸群也陆陆续续散开了,但大都还聚集在院子里,所要要想靠硬冲,恐怕……”

    颓然的摇了摇头,老林没有把话言尽,但傻子都知道他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

    “如果咱们手头的补给再能坚持上一阵,或许这帮畜生就会自己离开。”

    可或许终究是或许,饶是老林自己也明白,其沉寂片刻所补充的这句话,不过是个美好的期许罢了。

    唐小权漠然的望着门外,黑压压的丧尸正百无聊赖的在阳光下漫步,悠然自得的模样和己方一众的踌躇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往往到了这个时候,唐小权总会产生一种奇怪的念头,作为“人”身活在这个世上真就比丧尸“幸福”吗?

    这个答案也许他很快就能够知晓了,因为如果突围不成,那等待他的无非就剩两条路:

    一,被尸群抢夺分食;

    二,被病毒感染变异;

    当然,相较于被分食,唐小权明显更加倾向于后者,毕竟与死无全尸相比,还是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更为“幸运”。

    “喂!喂!,小唐,你没事吧?”察觉到了身旁之人的异样,林俊夫不无担心的小声问道。

    被这一问,唐小权立刻是从恍惚中回过了神,他着目看了老林一眼,继而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道:“没,没事,呵呵,刚走神了!”

    重新将思绪回归正轨,唐小权开始认真思考此行的目的。

    诚然,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过无数遍,也与众人讨论过许多遍,但执拗的他终究是对所谓“赴死一搏”的提议持有不同的意见。

    难道,己方真的就只有冒死搏命这一条路可走吗?

    眼眸开始胡乱的扫视,唐小权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他只是在想是否有办法驱散门外的丧尸。

    不管是杀,还是引,只要能把门前丧尸的数量削减,那己方便有一博之力。

    大门处碎裂的玻璃散落在地,在阳光的映射下散放着点点豪光。

    忽然,唐小权晃动的眼神停顿了一下,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抓到了什么,而就在他想要顺藤摸瓜,抽丝剥茧之际,楼道口又是传来了一阵轻微且细碎的脚步声。

    待得他移目望去,但见老赵急促的身影正缓缓的下行。

    片刻后,三人汇到了一处,老赵道出了一句令得唐林二人都为之惊讶且兴奋的事情:“我可能找到城管车的钥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