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 警报再临(四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 警报再临(四十八)

    撞击来的相当迅猛,尽管温天明自个儿也是意识到此击会比较困难,可是战场之上,没有退路。

    面对敌人杀来的攻击你必须承受,这就是战场的残酷。

    自己酿成的苦果,自己承受。

    只觉身子一股大力传来,下一秒温天明便是站立不稳,想后仰倒。

    他身子的倾斜不可避免撞击在了队长胡晓东身上。

    也得亏胡晓东的背脊阻挡,才叫他堪堪避过倒地尴尬局面。

    和丧尸战斗,一旦倒地那是相当危险的。

    老徐之前倒地就差点马失前蹄丢掉性命,时下温天明若是倒地结果可想而知。

    毕竟,温天明没有徐仁杰的战斗能力和技巧。

    徐仁杰倒地,尚且可以靠着自身实力逆转局面。

    温天明……毫无疑问一点,他没有老徐那个实力。

    他倒地,除非有队员帮忙援手,否则……基本就告别自行车了。

    而感受到身后撞击,正在与跟前畜生应战胡晓东登时心弦一紧。

    他现在战斗同时,还得兼顾队员相关。

    这背脊被撞,胡晓东能够确定肯定不是畜生。

    如果是畜生撞过来,力道绝对不会这么小。

    既然不是畜生,那……。

    由于正和畜生接手,被纠缠的胡晓东没法返身查看后面情况。

    他只能开口征询句:“什么情况?”

    闻言的温天明当下回道:“没,没事胡队,一点意外而已。”

    真的只是一点意外而已吗?

    这个事儿恐怕只有温天明自己心里清楚。

    被畜生这一撞,温天明和畜生关系等于掉了个个儿。

    之前他踹畜生一脚弄的畜生脚步不稳,造成被击杀绝佳机会,怎奈温天明因为种种原因没敢主动出击。

    而眼下……由于他的“礼让”,他给畜生提供了重新冲击机会。

    这回轮到他被畜生撞击了一下,而这回儿畜生可不会似他那般犹豫不决。

    不管你温天明最后有没有到底,在畜生眼里,这个美味不能错过。

    几乎是在温天明回复话音落下同时,畜生便是跟进杀将了上来。

    望着冲杀二来的畜生,温天明面上不由露出丝苦笑。

    现实的残酷果然比他想象的要难很多。

    徐仁杰说的没错,有些事儿不是说喊喊口号,表表决心就可以做到的。

    在和这些残暴丧尸交手后,这温天明那是切实体会了徐仁杰当初规劝他不要入队时苦口婆心的规劝话语。

    但是的温天明无法领会老徐这些话真正意思,现在……他是切实领会了。

    还能怎么办呢?自己坚持要进的队,就必须走下去。

    不为别的,只为自己能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孩子。

    在听了老徐等人说道儿子温泉鑫情况后,温天明深深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安逸感到羞耻。

    老徐等人的实力温天明见识过,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儿子既然能跟这样能人一起行动,求生,并得到认可,可想而知现在儿子是怎样存在。

    这是温天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过往那个只知道玩乐,有些调皮,需要自己护佑的孩子竟然成长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

    对于儿子的成长,温天明作为父亲自然很欣慰。

    可也正是因为此,温天明才觉着现在的自己有点颓废。

    作为父亲,温天明可不希望日后得靠着自己儿子来保护过日子。

    他是个要强的人,只是现实生活叫他暂时忘却了过往的自己。

    徐仁杰等人的出现,儿子的成长让温天明重新认识了自己。

    他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他现在好手好脚还远未到需要靠温泉鑫来赡养自己。

    温天明希望自己以后能和儿子一起在末世求生。

    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温天明想法无可厚非。

    只是他明白,以自己目前能力远远不能完成这个想法。

    也正因为此,在老徐等人过来规劝他放弃加入新军时,他很果决回绝了徐仁杰等人提议。

    这还真不是说温天明矫情,自尊心强。

    他是个成年人,也是个明事理人,他很清楚徐仁杰一行人当初特别来找自己谈话其实都是为他好,都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

    可温天明有自己考量,一来,他希望能达到儿子那样能力,以后和儿子一起面对危机重重末世。

    二来,自己老婆沈茹就在馆内,之前场馆好歹有驻军把手,有这些职业军人在,遇到眼下这样情况,他温天明倒是可以袖手旁观,不参与。

    可时下……驻军离开了场馆,单靠馆内稽查管理队这些人……温天明对此不抱任何希望。

    这帮家伙若是能给场馆保住,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所以在听到老徐说要招募人员组建新军对付外面丧尸,保卫场馆,温天明义无反顾,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温天明心理想的明白,现在这个时候靠谁都没有用。

    馆里人都在乎自己性命,都想着别人出头去解决麻烦。

    早前来到场馆,遇到危险,温天明也同样抱着这种念头。

    馆内几百口子,还有驻军,有稽查管理队,遇到危险就让这些人去出头,自己只要收好老婆,安稳过日子就好。

    可事态发展容不得他这样安稳度日,现在不出手,后面场馆一旦被破,那后果不堪设想。

    提刀摆好阵仗,温天明心底态度明确,搞不定畜生,那自己就得完蛋。

    现在的自己还不能死!

    自己死了老婆怎么办?

    时下好容易有了自个儿老婆下落,不论如何都得和儿子见上一面。

    一年了!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到自己儿子了!

    浩劫来临时,温天明和沈茹正在外面工作,他俩因为在同一城市幸运被救,来到了体育馆。

    可在馆内安稳生活期间,两人从未有一刻停止对儿子的思念与祈祷。

    男人想念一般会埋在心里,可女人……沈茹不知道问过多少次温天明……儿子现在在哪儿?会不会出啥问题?他还活着吗?我们还有机会见着儿子吗?

    孩子对于母亲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世上只有妈妈好也不是白叫的。

    从那时起,温天明就想着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找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