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章 警报再临(四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六十章 警报再临(四十九)

    日后有机会一定去找自己儿子。

    这个想法一直存在自己脑子里,但也仅仅是存在他的脑子里。

    他甚至于没有对沈茹说过将来要去找儿子。

    一来,末日之下,凶险异常,虽然不愿这么说,但客观来讲,儿子是否能在这样末日独自一人活下去是个未知数。

    这也难怪,在温天明认知里,儿子温天明依然是那个不懂事,需要父母照顾的顽皮孩子。

    加上末世人心险恶,温天明和沈茹携手走到现在,那是因为彼此是夫妻。

    可儿子有什么?朋友?那不过是和平时期的玩伴。

    到了末世,危机时候,那些所谓朋友真的靠得住吗?

    到时候不背后捅刀就不错,温天明不看好儿子交的那些游戏玩伴。

    第二,温天明也不想给沈茹太多无谓的希望和期盼。

    如果自己说了这话,那以沈茹性子,肯定会不断询问什么时候出发找儿子,更是会叫他潜意识认为儿子会活着。

    这事儿本身没啥问题,可如果儿子死了呢?那到时候对老婆打击会有多大?

    就算儿子没死,人海茫茫,且在这样乱世之下,想要找人那无异于大海捞针。

    回头找不到儿子,岂不是又叫沈茹难过?

    与其这样,还不如叫沈茹认为儿子死了,虽然这样有些残酷,但至少她不用那么惦记。

    第三,也是最重要一点,想要出去找儿子,这个想法不错。

    可要把想法落实成现实,那是需要有对等实力和勇气的。

    而不幸的是,温天明当时还没做好相关准备。

    随着在馆内安逸日子过的久了,他的斗志更加消沉,外出搜索只能存在他美好幻想中。

    然,世事难料,有的时候你真的很难想象命运的安排。

    就在温天明这厢觉着寻找儿子无望之际,徐仁杰,雷瞳等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

    透过徐仁杰等人讲述,温天明头一回确认自己儿子还活着,不仅活着,还活的很好。

    这让温天明和老婆格外欣喜和高兴。

    沈茹虔诚的祈祷终于换来了成效。

    既然已经确认儿子还活着,并且也有机会和儿子见面,这种事儿对于为人父母沈茹,温天明来说那是天大的好事。

    没啥好说的,这个情况,温天明也好,沈茹也罢肯定是不可能继续待在馆内的。

    刚好徐仁杰说他们此行就是出来为队员寻亲的,在得知可以带他们离开,温天明,沈茹自是欣然接受。

    鉴于此点,温天明眼下若是倒在面前畜生跟前,那想和儿子见上一面的夙愿就无法达成了。

    到时候不仅仅是见不着自己儿子,就连老婆他也没法继续保护。

    而在此般情绪袭扰下,温天明强烈的求生意志爆棚。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股子疯狂劲头,原本站立不动温天明竟然是举起手里家伙朝畜生冲了过去。

    这种事儿,搁在温天明身上那是根本不敢想的。

    那事实摆在面前,温天明现在就是这样疯狂的做了。

    所以说,人本身是很可怕的生物。

    说很可怕还不太准确,应该说人是可塑性很强的生物。

    要不怎么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呢。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儿是你我做不到的,世上之所以会出现各式各样人,究其根本还是你潜意识是否有认为自己做的到。

    意识到能做到,并为之努力,那你就可以做到。

    意识到做不到,再努力,也无法达成。

    先不管温天明这次疯狂冲击能否顺利击杀畜生,但时下他的潜意识有着明确信号给他指示……你要宰了这个畜生。

    信念的力量是无可估量的。

    无畏无惧的可怕更加厉害。

    没有之前那些瞻前顾后思想妨碍,温天明反倒是轻松了许多。

    他现在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潜意识不断给他灌输的思想,宰了面前畜生。

    宰了畜生,说的简单,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眼下精气神完全专注的温天明,倒是还真有一拼之力。

    提起的砍刀瞅准时机,待得畜生双臂延展将至,温天明当即侧身闪避,完了顺势横出一刀,刀刃侧着畜生探出手臂中间大力劈斩而下。

    这一击温天明是卯足了全力,加上畜生急速扑袭,刀刃与畜生头颅相碰瞬间,温天明就觉一股子大力自虎口传来,继而传至整个小臂。

    酥麻,胀痛,温天明险些是被震到脱刀。

    好在他这次意志坚定,靠着强大信念支撑,温天明硬生生抗下了这刀。

    大气粗喘,过度的精神集中,叫温天明消耗很大。

    这次消耗如果不能搞定丧尸,毫无疑问,一时半会温天明恐怕是很难恢复状态和畜生在拼。

    结果怎么样?

    擎着不确定,温天明转过脸,朝畜生瞄了眼。

    眸中,手里的尖刀已经是贴着畜生脸面砍了进去。

    刀刃在温天明和畜生双向冲击力下,完全没入了畜生脸盘。

    见得此景,温天明知道适才那击应该是取得了应有战果。

    要是这样打击畜生还能有气儿,那他也认命了。

    几乎是和畜生交在一处,温天明左臂在畜生肩胛骨推搡了下。

    畜生没有反应,不消说,这是死透了。

    确认完罢温天明不敢耽搁,他知道,现在和畜生交在一处可不是啥明知选择。

    倘若这个时候再有畜生来袭,那可就……

    然,你怕什么,老天往往就给你来什么。

    这不就在温天明想着赶紧给身前畜生推开,好腾出手脚应战之际,最叫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又一只攀爬者朝其扑将而来。

    望着不知何时摸上的畜生,温天明脑门登时是沁出几抹冷汗。

    慌乱之下,温天明赶紧是用力推搡身前死尸,试图将畜生弄开。

    可刀刃与死尸脸盘交接太深,似乎是卡在死尸骨节之中。

    抽拔不出的温天明立马是慌乱无措。

    面对即刻就到的危险,温天明这个节骨眼心绪不稳那可是致命的。

    他不想死,可人在这种时候,很难控制自己情绪。

    而你越是着急,越是没法解决问题。

    落在实际,温天明就那么眼睁睁看着畜生朝自己逼近,而他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