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警报再临(五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警报再临(五十三)

    温天明可以肯定,保安没有意识到背后威胁。

    这个时候如果叫畜生靠近,那后果不堪设想。

    没啥好顾虑的,温天明此时身子仍然被押,所以此时没法给保安提供太多援手。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言语上的提醒:“兄弟,当心背后,有……”

    具体有什么温天明未有来得及脱口告知,危机便是提前发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畜生意识到温天明发现了他可能会坏事,本来是身子隐在暗处,利用过道周边椅凳做遮挡悄然前行的攀爬者,突然之间,毫无征兆跃起了身子。

    畜生这一跃,虽说没有跳跃者那般利索,但是此刻他与保安距离不是很远,眼下起跳,他能很轻松近道保安身前。

    而现实情况亦是如此。

    仅仅那么突然一跳,偷袭的攀爬者改爬行为扑跃,直接是将温天明预想中的提醒告知缓冲驱离缩减。

    而落在实际,毫无防备,对身后危险没有丝毫防备保安直接是被畜生扑倒在地。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保安时下刚好背对畜生,加上注意力都在帮温天明处理身上丧尸尸首上。

    被扑倒后的他,整个人出于“狗吃屎”状态。

    这是非常尴尬一种局面,你说如果保安被扑倒是仰面状态,他尚且可以利用手里家伙和畜生抵挡一阵。

    凭借保安对生死看淡,只想杀戮的强烈战斗意志,不是没有翻盘可能。

    但眼下……他脸部朝地,手脚束缚,纵使有天大的战意也使不出来啊。

    再说又是被偷袭得手,保安被扑倒后,整个人是出于懵逼状态的。

    畜生这百来斤给他直接从战立弄到“狗吃屎”,旁的不说,光是这栽倒在地搞出的撞击就够保安喝一壶的了。

    如此一来,体位的尴尬,意识的疏忽,反应的迟钝,让保安彻彻底底成了名副其实待宰羔羊。

    救人者成了落难者,这样的转变在眼下生死战场就是眨眼功夫。

    保安也是倒霉脆的,都说人倒霉喝水都塞牙,这话虽然没啥科学理论依据,他有时候偏偏还就这么邪门。

    你说温天明到底,好歹身上有个人肉挡板给他阻击下畜生攻击。

    尽管这人肉百来斤给压在身上,限制了他的行动,也让他不堪重负,但无可否认,之前如果没有这死尸在上面压着,挡着,凭温天明自身能耐还真未必能在扑袭过来嗜血攀爬者攻击下撑这么久时间。

    也未必能等到后续保安的救援。

    可反观保安,他身上没有人肉挡板,再加上种种不利条件限制,他被丧尸结结实实来了下。

    好容易得手的美味,攀爬者自然不能放过。

    在将保安放倒后,攀爬者没有含糊,直接是一口咬在保安肩头。

    畜生的锋牙瞬间穿透保安皮肉,一股巨疼登时散步保安全身。

    只是还未等保安回过味来,更叫他难以忍受的痛苦转瞬即到。

    咬住保安皮肉的攀爬者当下脑袋朝后用力一扯,凭借其口齿咬合力,和颈部后抽力道,他很轻松将撕咬的皮肉轻松给从保安身上撕裂分离了。

    “啊”无法抑制的剧痛令的保安痛苦嘶嚎了一嗓。

    这种痛楚很难用言语描述,保安险险是被痛晕过去。

    反观攀爬者,得手的畜生现在那可是相当愉悦。

    连皮带肉,畜生悠哉的咀嚼。

    对他来说,再没什么能比这般鲜活血腥味道叫他兴奋的了。

    保安的嘶鸣,全场人都听的清楚。

    莫说是球场新军队员,饶是守在馆内的稽查管理队队员都听的一清二楚。

    虽然他们待在馆内很安全,并不会被畜生攻击,但是……光是听着保安这声惨嚎,就已经是足够叫他们心境与忐忑的。

    中年人踱步在屋中。

    通常来说,过往这个钟点他肯定是早早睡下了。

    但今夜注定是个不平之夜。

    尽管他很疲惫,可现实的糟糕状况,叫他根本难以安心入眠。

    由于馆内潜在的威胁,中年人不敢离开屋子胡乱走动。

    他知道,眼下徐仁杰走了,管理治安状况靠着下面稽查管理队那帮混球肯定是靠不住的。

    中年人也不是傻子,他清楚,自己现在把物资囤积在手上,其实是很不安全一件事儿。

    徐仁杰之前给他提的种种意见明面上中年人表示反对,但落在实际……他还是认可的。

    就现在这个局面,很难说下面民众不暴动抢粮。

    所以他现在窝在四楼,把稽查管理大部弄在这边,就是为了确保他的安全。

    如此紧要关头他都不下去,主要是怕自个儿下去遇到下面幸存者闹事儿不好办。

    毕竟,这种时候,中年人很多事情是交给宏利新去做的。

    这样做最大好处就是,真到了那不可逆转糟糕局面,他还能出来主持下局面,把锅往宏利新身上推,完了重新稳定事态。

    由此也是不难看出,中年人还是很有城府家伙。

    至少比宏利新那个白痴强太多。

    看看宏利新,自以为受中年人器重,什么事儿都走在前面,每天还美滋滋显摆,殊不知中年人这是那他做枪使。

    这没出事则罢,一旦出了事儿……那他就是头一个被丢弃的棋子。

    到时候为了平息民愤,必要时中年人会毫不犹疑宰了宏利新。

    什么所谓的心腹?在中年人眼里根本不重要。

    似宏利新这样心腹,只要中年人愿意随时可以再在馆内找一个。

    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出门。

    这样局面实在是叫中年人不舒坦。

    适才保安的喝叫坦白讲他也是听的清楚,而这声喝叫代表的意义……中年人不敢去想。

    来回走了半天,中年人到底是按捺不下内心的焦躁,他从桌上拿过手台,完了按下通话按钮,当下呼喝:“刚才什么情况,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问出这句话,无疑就是句废话。

    小头目听后再次陷入尴尬局面:“队,队长,外,外面情况,我,我这边没法确定啊。”

    不清楚中年人这是要闹哪样,同样问题之前老子不是已经给你解释过了嘛,咋还来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