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一章 警报再临(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七十一章 警报再临(六十)

    畜生一口给海锋咬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为了活命,他不是没想过反抗,可是能力摆在那儿,加上身上的痛处根本非人力可以控制。

    除此之外,最为关键一点,海锋所落地方比较尴尬。

    要知道那里刚好是有个畜生在大快朵颐。

    海锋的出现压在他身上,打乱了他的正常进食。

    这是很叫畜生恼火的事情。

    海锋吃疼之下无力反抗,可进食攀爬者却是……刚刚进食完毕,畜生浑身有的是力气。

    直接挺身向上一顶,进化的攀爬者四肢有力。

    他很轻松便是给海锋给顶翻在地。

    完罢,望着地上海锋,攀爬者不出意外眸中现出贪婪目光。

    紧接,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是俯身用力撕咬了下去。

    “咔嗤”清脆的肌肉粘粘声。

    攀爬者嘴中登时是多出了一块血肉。

    这一口给海锋疼的几欲昏厥。

    然,这还不算完。

    身旁攀爬者撕咬完毕,身后攀爬者怎能坐视大餐被夺?

    没啥好客气的,畜生探手右臂,拉起海锋胳膊便是一口咬下。

    锋利的口齿没有丝毫滞碍,直接是切入海锋皮肉,继而后仰脖颈,血肉应时落下。

    相当随意的猎杀撕咬,两只攀爬者立时拉开了分食的序曲。

    “啊啊”落在海锋身上,便是不停发出痛苦嘶嚎。

    事情发展到这步,饶是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雷瞳不用在去询问后面发生了什么,可以肯定是队员出事儿了。

    情势所迫,雷瞳知道自己不能在耽搁了。

    他冒险突前,以一招险胜力斩畜生在地。

    完罢,雷瞳赶紧是扭脸后看。

    只是这一看,直接是给他惊呆了。

    何等惨烈场景,原本站在自己身后两名队员,此刻全部倒在血泼中。

    而在队员旁边,两只天杀的丧尸正撕咬分食队员血肉乐不可支。

    雷瞳的返身,两只畜生丝毫没有在意。

    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身下美味大餐上。

    虽说两个队员不怎么顶用,雷瞳也瞧不上眼。

    但既然在一个队伍里,那就是他的兄弟。

    即便只有一天,那也是兄弟。

    怎奈事情发展到这步,瞧着地上已经被分食的队员,雷瞳双瞳充满血红。

    提起手里砍刀,雷瞳没啥好说的,高举刀具径自冲其中一只怒劈而下。

    血崩飞射之际,另外正在进食丧尸终于是注意到了这边异状。

    不过畜生显然并未怎么放在心上,他缓缓抬起头,扬脸望向雷瞳。

    雷瞳这厢刚刚着刀劈砍身前攀爬者了罢,见得另外畜生抬头,二人四目相对,雷瞳反手将左手紧握铁棍戳进了畜生瞳孔,完罢用力搅动,直接从其后脑穿出。

    “噗呲”血水喷溅溢出,场面怎一个惨字了得。

    可畜生的惨怎么着也比不上两名新军队员惨。

    两名新军队员堆叠在一起,血肉模糊,不知死活。

    雷瞳抽出武器,上前准备查看,慕的,海锋身体骤然抖动扑腾。

    见状,雷瞳赶紧关切句:“小锋,你怎么样?”

    这句询问完全就是句屁话。

    人都已经被畜生弄的血肉模糊了,那还能咋样啊?

    毫无疑问一点,海锋是命数已到。

    被畜生撕咬成这幅惨不忍睹模样,活着自然是奢望。

    可是叫雷瞳没想到的是,海锋接下来给他提的要求。

    此事的海锋已经是气若游丝,命不久矣,他操着不太清楚话语,艰难道:“杀,杀了我,求求你,杀,杀了我,我好痛苦,我,我太痛苦了,杀,杀了我吧。求求你给我个痛快!”

    被畜生撕咬有多痛,坦白讲,雷瞳不知道。

    虽说末世求生一年,雷瞳经历大大小小阵仗数不胜数,但他还从未被畜生撕咬过。

    废话,要真是被撕咬了,雷瞳哪里还有机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呢,尽管雷瞳走运命大,未曾经历被畜生撕咬局面,但是他在战场受的伤可是一点不少。

    枪伤也好,刀伤也罢,作为一名保家卫国职业军人,破皮烂肉那是家常便饭,每次出任务,那都是九死一生。

    所以对于疼这件事,雷瞳是有很深刻认识的。

    在血腥战场上,他也经过太过残酷场面,和人在剧痛折磨下生不如死的震撼场景。

    这种事儿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是眼下新军队员这般模样在自己面前,作为队员队长,雷瞳心理还是……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

    这是多么绝望的祈求的。

    很难想象人要经历怎样苦痛才会发出这般请求。

    海锋疼的不能自抑,他和老马都非常凄惨。

    只是相较来说,他海锋更惨,老马被封喉,仅仅是感受了气绝时的痛苦,这个过程很短,很快。

    而海锋,畜生撕裂了他的皮肉,却没有给他致命一击。

    然,现在活着对海锋来说是一种折磨。

    他心底倒是希望适才畜生能给他个痛苦。

    因为现在实在是太痛苦了。

    那种侵入骨髓的痛处是他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

    他想死!从未向现在这般苛求死亡。

    也正是因为此,他希望雷瞳能帮他个忙,给他个痛快,让他尽快结束目前难以忍受的惨痛经历。

    海锋的想法雷瞳能够理解。

    作为一名军人,他也是不止一次遇到过这样局面。

    他也亲手给人了却过痛苦。

    只是现在……面对海锋的请求,雷瞳犹豫了,准确来说他无所适从。

    来个痛苦,自是是了解海锋痛楚的最佳途径。

    雷瞳本身并不排斥和反对海锋的提议。

    因为在他而言,他清楚海锋现在遭受着怎样痛楚。

    能叫人宁愿去死都不愿继续忍受的痛你想该是什么样的?

    可问题,眼下雷瞳要怎样才能给海锋一个痛快?

    想给痛快死法,这种事儿说的容易,但眼下雷瞳要拿什么去给海锋痛快呢?

    通常来说,在战场,雷瞳会用枪去结束一个队员痛楚。

    而在眼下,他手里可是没有枪啊。

    既是如此,雷瞳要能用啥去给海锋一个痛快?

    这个问题很现实,也很无奈。

    望着躺在地上无所适从海锋,雷瞳不禁是有些无所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