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二章 警报再临(六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七十二章 警报再临(六十一)

    “求,求求你雷子……杀,杀了我,给,给我解脱吧!”

    耳边海锋的恳求还在继续。

    雷瞳从未像现在这般优柔寡断,不知该如何是好。

    杀还是不杀,这是一个问题。

    杀亦或如何杀,这同样是个问题。

    两个问题纠结在一起叫雷瞳很是难办。

    而雷瞳现在每耽搁一秒,海锋就痛苦一分。

    僵持之下,海锋那是愈发惨白。

    见得雷瞳站在原地看着他,却是始终没有任何实质动作,海锋卯足气力探出只手来,完罢拉扯住雷瞳右腿。

    海锋的拉扯,雷瞳自是感觉到了。

    他下意识朝身下看去,当瞅见雷瞳那双血手摸在他裤脚,他的心登时一凉。

    海锋的嘴巴不断开合,但是羸弱的气息已经不足以支撑他道出完整话来。

    可透过海锋那双扭曲脸庞苛求眼神,雷瞳知道海锋求死意念强烈。

    攒在手里的刀具隐隐颤抖,雷瞳数度想要举起,但始终未能做到。

    毫无疑问,拿刀解决畜生是解决海锋的方法,也是目前雷瞳唯一可用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太过残酷,雷瞳实在下不去手。

    毕竟,用刀和用枪不一样。

    用枪对着海锋脑袋来上一下,那一切就都了解了,对方瞬间就会死亡,不会有任何多余痛苦。

    可用刀……不管雷瞳手法多么精湛,刀技如何出众,这一刀下去,海锋很难说不会有其它苦楚。

    此也正是因为此,雷瞳始终由于不决,拿不定注意。

    如果这是丧尸,雷瞳可以毫不犹豫出刀,但面对自己队员……雷瞳做不到。

    雷瞳这厢犹豫之际,丧尸的攻击还在继续。

    无论是海锋身上碎裂的伤口,还是老马被开膛的脏腑,所有这一切那都是天赐的美味。

    对新军而言恶心的血腥气味落在丧尸鼻里却是诱惑的味道。

    迎着血腥味,立刻有攀爬者寻味而来。

    雷瞳正处失神装,慕的,畜生快步上前,直接是利爪按住海锋脸颊,完了一口冲其脖颈咬了下去。

    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了,等雷瞳反应过来,眼前已然是被血红染满。

    畜生乐呵呵从海锋脖颈撕扯下碎肉,完了美滋滋咀嚼享受,全然没在意在他面前雷瞳的存在。

    望着眼前这突然发生的逆转,雷瞳脑袋不禁有些短路。

    但仅仅数秒功夫,一股无名怒火直冲其脑顶。

    无法用言语形容雷瞳此刻心情,眼睁睁看着海锋被畜生撕咬,这种感触和雷瞳之前见得地上惨状海锋不同。

    之间见海锋,男人已经是气若游丝,雷瞳并未看到畜生具体行凶细节过程,饶是畜生在他面前咀嚼血肉那也都是行凶后的事情。

    可眼下,畜生是当着他的面做的这茬事儿,可想而知雷瞳的火气。

    对雷瞳这样职业军人,他最不能忍受一件事儿莫过于就是自己战友被敌人虐杀,而且还是在他眼前。

    过往做这些事儿的那些刽子手无一例外都被雷瞳宰了,眼下……

    还有啥好说的,这种情况雷瞳不在犹豫,当下举刀是朝畜生怒劈而下。

    一刀,两刀,三刀,雷瞳发泄般的不断穿刺畜生脑袋,以发泄心下怒火。

    直待十刀了罢,雷瞳这才堪堪停手。

    再看攀爬者,已然是面目全非被捅了个稀烂。

    胸口不住起伏,一方面是连续出刀体力的起伏,另一方面,则是雷瞳过激行动导致的起伏。

    两者叠加在一起叫雷瞳情绪有些癫狂。

    这不符合雷瞳性格,却又十分符合。

    这话很矛盾。

    说不符合,是因为身为一个尖刀连战士,战场之上,他应该时刻保持应有的冷静。

    而眼下的雷瞳显然不具备这个素质。

    说符合,则是由于雷瞳是个重情义的人,他会情绪过激也是真性情所致。

    见得自己队友被畜生当面虐杀,此时此刻如若不癫狂岂是男人所为。

    拔出刀,雷瞳重新落目在身边海锋身上。

    雷瞳试探性着手推推海锋,对方无动于衷。

    看这样子,显然是断气了。

    也难怪,被畜生“一剑封喉”若是还能活着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算起来,现在海锋也算是得偿所愿,他一直求死,眼下终于如愿归西。

    只不过这归西的过程……似乎不那么舒坦。

    海锋双目圆睁,扭曲的脸上透露着无尽恐惧之色。

    不难想象,他适才究竟经历了什么。

    雷瞳垂下脑袋,完了有看看老马,老马模样更是凄惨,后者直接是给畜生大卸八块,四肢都没了去向。

    无需确认,毋庸置疑一点,老马妥妥是死翘了。

    两具队员尸体就这么躺在雷瞳面前,雷瞳的心紧紧揪在一起。

    都是自己,如果自己之前能够及时解决畜生,给他们提供驰援,结果或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如果自己之前能够当机立断拿刀给海锋一个干脆了解,他也没必要再受之后被畜生撕咬痛苦。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后悔下,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

    两名队员惨死已是事实,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改变的事情。

    雷瞳悲伤之际,丧尸来袭的脚步愈发变的清晰。

    听得畜生渐渐逼近动静,雷瞳紧了紧手里拳头。

    探出手,依序将海锋,老马圆睁的双眼闭合,

    雷瞳随即取过丢在地上砍刀,完罢抬起头,目光灼灼盯着不远处朝其冲袭而来的畜生。

    望着这些攀爬者,雷瞳不惧,反而是唇角翘起了抹浅浅弧度。

    “小锋,老马,你们安心的去吧,你们遭的罪,受的苦,我雷瞳会向那帮狗日的畜生加倍讨回来的!!”

    低语完罢,雷瞳的目光随即变的锐利。

    他重新站起身,现在的雷瞳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慢慢的怒气。

    他需要发泄,需要大大的发泄。

    而现在能够平息他火焰的途径就是尽可能宰杀面前这帮狗日的畜生。

    适才低语说的话,等于是他给海锋,老马的承诺。

    当然,这更是雷瞳一众自我救赎。

    因为在雷瞳看来,海锋,老马经历的种种,和他有这逃不开的关系。

    他要杀了那些狗日的来弥补自己过世,哪怕这一切现在看来都已经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