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章 警报再临(六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八十章 警报再临(六十九)

    眼下当然不能从长计议。

    准确来说,这就不是个能够计议的事儿。

    黄霜怎么会不知道老徐等人时下情势危机,可知道又能怎样?

    还是那句话,鲁莽冲击体育馆就是自寻死路。

    他黄霜可以无所谓生死,可车队外这么多条性命摆在那儿。

    他魏大壮动动嘴皮就让自己顺从接受他的发疯举动,那其它队员性命又当如何?

    迎着魏大壮圆瞪的眼睛,黄霜有点无力,更有点无奈。

    他张张嘴,随即有闭合。

    没办法,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给魏大壮讲道理。

    过去一段时间,能说的,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可问题,有什么用呢?

    没没遇到特殊状况,这魏大壮总是会暴走来这么一出。

    “哎哟,真是急死人了,老黄你……俺说你们文化人做事怎么都一个鸟样?磨磨唧唧,娘娘门门,你到底啥态度,成也是一句话,不成也是一句话,你能不能给句痛快的,别他妈老在这里多愁善感成不成啊!!”

    诚如黄霜,叶昊不能理解魏大壮这般鲁莽性格一样,魏大壮那边同样是瞧不上叶昊,黄霜这些人的畏首畏尾瞻前顾后。

    敌人就在那边,兄弟正处危机,这种时候还从长计议个屁啊,拿上家伙干就玩事儿了。

    在魏大壮而言,他根本不在乎最后事情成与败,也不在乎生与死,他只想着自己是老徐他们唯一也是仅存的救援希望。

    这个时候若是自己这边不过去救援,那老徐他们就真的没救了。

    你不能说魏大壮这样想法有错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是很难能可贵品质。

    魏大壮唯一错的就是,他没有考虑其它队员性命安危。

    他没想过他这样做,等于是把整个团队都推向了火山边。

    他现在催促黄霜下命令,认为黄霜拖延是娘们所为完全是处在自己主观意愿驱动下,根本未去思考黄霜为什么这么做。

    不过盛怒下的人是没道理可讲的。

    黄霜没的办法只能是把叶昊那套理论搬了出来:“大壮,你别激动,你先听我说。这个……我说从长计议,不是说不赞同你救援想法。只是这救援咱总得拿个主意出来。你也说了,现在体育馆那边情况紧迫,丧尸遍布。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鲁莽行动啊。我们现在什么规划都没,就这样直接跑过去,能不能顺利接应体育馆进入内里都是问题呀。”

    “放你娘的狗屁!俺算是看出来了,你跟那个叶昊是一路货色!啥进不进体育馆是问题?有这末日战车在,怕个卵子?谁敢挡他,撞就完事了!!”

    “大壮事情没你说的那么简单。末日战车是我改造的,我很清楚它的能耐。的确机械操控对付丧尸很容易,一路碾压也可行,但机械终究是机械,我们谁都没法保证他在碾压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问题。我问题你如果车子在行径过程掉链子咋办?到时候不仅老徐他们咱救不了,我们自己也将陷入畜生包围圈内。这些可能情况你有考虑过吗?”

    魏大壮当然没有考虑过,要是他能考虑这些那他就不是魏大壮了。

    魏大壮不会考虑这些事儿,但是对黄霜的反驳之言他却是有自己想法。

    不出意外的,魏大壮很反感黄霜说辞,当下他毫不客气直接怒怼:“又是这些玩意!老黄啊,你整这些和那个叶昊有嘛区别?你非得说这些,那俺到想问你句,这事儿都还没做,你咋能肯定行动中会发生这些意外?如果一切顺利,如果车子抗操呢?干嘛非得朝坏的方面想?你是觉着现在情况还不够乱吗?”

    “还有啊!就算真的出现这些情况又咋样!和老徐他们性命比起来,这些险难道不值得咱们冒吗?俺们车子真出了问题大不了就被畜生困在那儿,咱车上有吃有喝,有厚实车厢保护,怕个卵子?外面那帮狗日的能拿咱咋地?他们还能破车进来不成?”

    “可老徐他们呢?我们现在如果不过去,那就肯定会被畜生一点点消灭吃掉!难道你老黄希望眼睁睁看着老徐他妈被吃掉一定行动就不做吗?”

    “行吧,你要是真的有这么多顾虑也没关系!俺魏大壮管不了别人,还管不了自己吗!?你觉着有问题不能去,成!你在车里带着,俺魏大壮自个儿去!”

    俺个暴脾气!魏大壮算是看出黄霜本心不愿去体育馆那边救援。

    这种行为和想法在魏大壮眼里那就是不能接受,可耻的。

    而黄霜也是很无奈被魏大壮归结到了叶昊一类身上。

    在魏大壮看来,黄霜到底是后来加入团队的。

    他的情况自然不能和自己与老徐那种生死互助拼杀感情想比。

    他们不愿去冒险,那自己去!

    俺魏大壮自己行动你黄霜总不能拦着吧。

    黄霜早就料到会有这般局面,只是他没想到魏大壮会执拗到自己强行行动。

    他当下赶紧开口:“大壮,你别……”

    “别”在刚一落定,魏大壮便是牛眼回瞪:“啥也不要说了!”

    丢下这么句呵斥话语,魏大壮便是拉开作训室车门径自行了出去。

    望着魏大壮夺门而出背影,黄霜呆愣在地。

    完了!从魏大壮走出那一刻,黄霜便是知道完了。

    以魏大壮性子,他现在绝对是铁了心要去体育馆。

    你说这个时候他出去那不是送死是什么?

    怎么办?就这么放任魏大壮去吗?

    面对这个问题,黄霜两难。

    内心而言,当然不能这么放任魏大壮出去。

    他现在出去必死无疑。

    可问题,不让魏大壮走,他黄霜又拿什么去阻拦对方?

    讲道理?如果能讲的通的话,那早就说服对方了。

    从与魏大壮争辩到现在,不管是他还是叶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魏大壮说了。

    基本的利弊关系也给对方分析的很清楚,魏大壮要是能听的进去那早就听的进去。

    可眼下……他依然这般执意,黄霜不认为自己现在过去规劝能起到多大实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