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一章 楼道激战(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四十一章 楼道激战(二十九)

    “我确定!!”凝眉肯定回了句,温天明确实是放弃了搞事儿念头。

    雷瞳见温天明面上严肃,不似搪塞,当下干脆松开双手。

    完了,也不搭理温天明,径自走到头前。

    继而俯身贴耳,开始探听屋内动静。

    这个活儿,老徐适才就已经做过。

    而且根据老徐之前探听得出结论……屋内未有听到什么特别动静。

    不过即便如此,徐仁杰也是没有阻止雷瞳这般重复动作。

    还是那句话,现在破坏音源这件事儿就摆在那儿,早一分,晚一分,没有太大区别。

    由雷瞳再做一次确认,无疑会更加把稳。

    雷瞳仔细听了听,随即冲徐仁杰道了句:“没动静,应该是没畜生。”

    点点头,雷瞳探查结果和老徐之前得出一样。

    既然没有动静,那就没啥好考虑的了……动手!

    无需温天明再做催促,雷瞳从背包取出撬棍。

    这趟出来,他可是带了不少家伙。

    之所以取撬棍,没有采取暴力踹击,雷瞳也是有自己考虑的。

    门用脚踹自然是可取的。

    但这扇门外面多了扇铁门。

    这玩意如果再用脚踹,无疑难度比之之前单纯木门难度会大很多。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动静。

    之前雷瞳选择采取起脚暴力破门,主要原因是当时情势所迫,没的办法。

    那个时候,老徐那边大门阵线危机,如果不及时封堵,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情急之下,雷瞳很自然采取最为简单,直接,也是最节省时间办法给屋门强制踹开。

    那个时候雷瞳采取那样暴力方法,应该说是没有什么毛病。

    可搁在现在……这样做法明显不可取。

    现在新军没有那些条条框框制约,现在他们总体而言是比较安全的。

    既是如此,就该采取稳妥法子。

    取出撬棍,雷瞳是打算利用撬棍给面前挡路铁门撬开。

    将撬棍尖头杵进铁门,雷瞳随即施力。

    这绝对是个力气活儿,好在雷瞳这家伙天生蛮力,不缺力气。

    虽然说这一路拼杀也是叫他消耗不少。

    但对于这种讲求爆发力的活儿,他还是能很从容应对的。

    深提口气后的雷瞳,浑身肌肉爆棚,完罢……一下不行,那就两下,两下,不行,那就三下。

    再他这蛮力坚持不懈的扳动下,门栏门锁处开始不可避免松动,最后终于是不堪重负崩坏了。

    得手的雷瞳轻吐口气,探手拉开铁门。

    简单调整,他将撬棍再次杵进了木门内里。

    准备继续动手暴力强拆,身边胡晓东从后拍了拍雷瞳肩膀:“雷子,换我来吧,你去喘两口休息下。”

    能把铁门破拆开,雷瞳消耗可想而知。

    在别人眼里看雷瞳做这件事儿似乎很轻松,但胡晓东清楚这活儿可是远比自己看要难的多。

    雷瞳一路消耗很大,胡晓东这个时候上前,也是不想雷瞳太累。

    毕竟,他们是战斗主力,可能情况下还是尽量保存体力。

    这样危机到来时,才能避免因为体能不足导致事态恶化。

    这眼瞅着就要破门,门后究竟什么情况,坦白讲他们目前依然不是很清楚。

    饶是徐仁杰,雷瞳对门后情况作了双重确认,确认内里没有动静。

    可没有动静不代表屋内就完全安全。

    屋内什么情况一切都只有等门破之后才能清楚。

    尤其是这间屋子不同于其它房间。

    这间屋子是音源发起地。

    单就这个特殊性质就注定了它的不同。

    畜生对声音十分敏感,这样打的音源对他们吸引力不言而喻。

    所以在门彻底打开前,谁都没办法百分百保证内里状况。

    正是因为此,胡晓东才格外警觉。

    他现在要求替换雷瞳,并非是觉着雷瞳体能不够,没法搞定木门。

    这点胡晓东妥妥是没有这方面想法。

    雷瞳搞定木门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要替换雷瞳仅是单纯想叫对方休息补充下体力。

    因为这木门一开,随时可能遭遇突发状况。

    倒是战事一起,他,老徐,胡晓东便是不可避免将成为战斗主力。

    雷瞳扭脸看了胡晓东一眼,在与对方互换眼神后,雷瞳立马是明白了胡晓东意思。

    当下,他也没有矫情执意坚持。

    这种活儿不涉及生死,他也没必要刻意坚持。

    现在多多修整调整体能应对接下来战斗才是王道。

    点头撤下,雷瞳将路让开。

    胡晓东顺势上前接手。

    拿过卡在门缝内的撬棍,胡晓东同样是深提口气,继而给老徐递了个眼色。

    老徐随即畜生提醒:“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闻言的众人,纷纷是将手里家伙攒紧。

    这个节骨眼无需老徐多做提醒,经过这一路拼杀,这点警觉意识队员们还是有的。

    尽管现在场上局势比之之前路上紧迫好了太多,但他们紧绷神经一点不敢松懈。

    不管是徐仁杰,雷瞳,胡晓东,还是温天明,郭老四,洪涛全都是保持这足够警惕。

    他们都知道,现在松懈都是在拿自己和团队安危开玩笑。

    在新兵,这一路身边牺牲队友对他们就是最好课程。

    他们能够成长这么多,这么迅速,离不开几个队友牺牲。

    正是几个队友在他们面前遭遇一切,让他们真切且直管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以及战场的残酷。

    给所有人提了个醒后,胡晓东这才将注意力重新落回道手上动作。

    这门接下来开启后不敢遇到什么,都是他们必须承受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门一旦开启,就再没逆转可能。

    不过不管门后等待新军的是什么,这步他们都必须走。

    这不仅是他们此行必须完成任务,除此之外,这也是保安老刘的嘶吼遗愿。

    用力下压,继而一掰!

    胡晓东运动员体质也是不消说,他的力气同样不俗。

    加上这木门不及铁门厚实,胡晓东仅是稍作用力,闭紧房门便是被拉扯开了。

    门锁被破坏后,胡晓东第一时间朝后退去。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内里畜生听得动静突然冲击,对他造成威胁。

    胡晓东撤到后方,其它队员也都一个个手持武器,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