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楼道激战(五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楼道激战(五十三)

    对方这个时候来电是什么意思?

    他是要找自己搬救兵?还是跟自个儿炫耀他的成果?亦或有什么新的发现?

    一想到最后一点,一想到徐仁杰可能真的有什么新发现,中年人没法继续保持淡定了。

    他赶紧是拿起手台,一咕噜从床上坐起,完了按下通话按钮急切应道:“我在,说!什么事儿?”

    言简意赅,直奔主题。

    徐仁杰闻言,也不嗦,径直回道:“队长,按照任务既定要求,我们这边已经顺利将音源警报给破坏了。”

    本身就是意料中事儿,不过时下亲自听到徐仁杰确认,还是叫中年人感到心安。

    不过心安过后,中年人心头又紧接是浮起了抹忧虑。

    因为很显然,听老徐这般淡定镜头,他好像很安全。

    这个情况叫中年人颇感意外,很显然,这不符合中年人诉求。

    在中年人想来,外面情况应该是十分糟糕,老徐他们就算侥幸在战斗中活下来,且完成了任务,也没道理这么轻松。

    难道说他们找到了什么秘密安全场所?或者场馆外有可以离开体育馆的安全通道。

    所有这些无不叫中年人情绪亢奋。

    如果自己预想是真的,那己方未来生存,补给供应就都有着落了。

    想到这些,中年人再次是不能自抑追问脱口:“你们现在在哪儿?听你那边动静挺安静的,你现在安全吗?”

    一连抛出三个问题,全是关注徐仁杰他们安全情况的。

    不过很显然,中年人问这些可不是真的关心老徐他们安全,他只是想要知道老徐他们目前真实情况,以解答心下那些推断与想法。

    中年人的话,徐仁杰自然是听的清楚。

    以老徐对中年人品性了解他自然也是不会天真到去相信中年人会关心他们死活。

    “我们目前位置在警报所在场馆,我们现在暂时算是安全。不过入口被畜生封死了,我们一时半会出不来。情况就是这样。”

    徐仁杰没有半句废话,在讲清自己这边状况后,他有意试探性表明自己这边一时半会出不去。

    这话老徐是特意说给中年人听的,虽然对中年人派援兵不报什么希望,但万一对方脑袋发热,一激动说给派些人手……这老徐也不会拒绝。

    尽管这体育馆内里他不认为中年人能找出啥得力靠谱人来给他做援军,但有人出来,和没人出来对老徐这边多少是有帮助的。

    至少,这般所谓援军出来老徐不求他们能宰杀多少畜生,或者力王狂澜将他们从困境中救出,不管怎样,这些人吸引围堵楼栋丧尸注意力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眼下老徐他这边最大问题就是给畜生盯的太紧,畜生们里三层外三层给搁楼栋内外盯防,这让老徐他们很难找到脱身路径。

    这个时候倘若能有一只奇兵在外吸引畜生火力,那老徐在内就有机可乘。

    凭他们内里队员一起努力到时候脱困并非没有可能。

    只是这种可能性徐仁杰知道微乎其微,指望中年人发善心派援兵……难呐。

    诚如徐仁杰心下判定的那样,中年人在听了他的话后,脑中的的确确没有半点涉及救援想法。

    他不仅没有提供援助想法,更重要的是,在听到老徐他们目前境况被畜生堵在场馆暂时没法出来时他不禁感到压在心口的一股子郁气解除了。

    这不奇怪,中年人之前就不止一次在担心徐仁杰等人完成这次任务顺利凯旋会给他带来怎样威胁。

    虽然心理不愿意接受,但中年人必须承认的是,老徐他们此行干了件他没法完成的壮举。

    他此行回来后,在场馆内里威望绝对会得到显著提升。

    加上之前筹备新军,徐仁杰在各个场馆游走讲演。

    尽管中年人为了避免徐仁杰在招募过程中搞事儿,耍心思,特别安排宏利新做监督。

    但徐仁杰透过在各个场馆讲演所收获的东西还是他没法控制和避免的。

    过去,在没有做招募新军这茬事儿时,整个场馆内有谁知道他徐仁杰?

    中年人相信,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这么号人物。

    毕竟,徐仁杰一行人来场馆时间不长。

    如果没有前些天突发状况,饶是他中年人也不会不可能知道这个稽查管理队里的小人物。

    可在经过新军招募去各场馆做解释讲演,他徐仁杰可算是得到了免费露脸机会了。

    过去不了解不知道他这号人物的人,肯定透过这个机会有了了解。

    加上徐仁杰招募过程时还有他中年人特别给安排的宏利新做监督,更加是叫人民对这徐仁杰重视。

    中年人也好,宏利新也罢他俩心理清楚,这所谓的监督不过就是场面话,内里实际宏利新就是中年人安排在徐仁杰身边的卧底监视者。

    可这些暗地东西下面底层幸存者不知晓啊,宏利新在场馆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出现普通底层幸存者肯定是不会多想其它,能见到宏利新于他们而言也是不得了事情。

    开玩笑,中年人身边红人能亲自来下面督查工作,这是过往可遇不可求的。

    这家伙参与的新军招募,更突显了这只队伍的权威和重要。

    而这些在中年人看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给徐仁杰派去的这个所谓权威无形之中也是给徐仁杰身份地位做了提升。

    毫无疑问一点,底层幸存者并不了解徐仁杰他是谁。

    但有了宏利新这个权威后,底层幸存者首先便是会在脑海形成一个概念,能和宏利新一起活动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再加上徐仁杰又是新军队长,其身份地位还能一般?

    这算的上是中年人犯的第一个大错。

    他错就错在当时没有亲自组织新军筹建,这样他至少还能占据主导地位。

    可在当时,一则因为当时现实情况,他怕下面民众为他种种不合理举措闹事,倒时他在场场面会较为尴尬。

    二则,中年人也没想过后面情况会突然变的这么糟糕,他想新军建立,也是在场馆内,受他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