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 楼道激战(五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 楼道激战(五十七)

    “嗯,行,你能记住就好。我告诉你们,全体育馆上上下下都会为你们祈祷的。虽然我们不能和你们同行,不能一起面对此次危机。但是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大家是一体的。告诉弟兄们,我们约定不变。我会在家里等着你们回来,到时候好好为你们接风洗尘。你们是场馆的英雄,你们完了了不可能完成的壮举!不要着急,冷静行事,现在我给你们的任务就是活下来!!”

    中年人越说越来劲。

    这是他的习惯,在人前讲大话伪装自己是某些领导干部的特色,中年人显然也很善于来这手。

    不得不说,他说的话的确很动听,也很能拉拢说服人。

    如果不是徐仁杰对中年人性子吃的很透,他怕听了中年人这番话后,也会觉得对方是在由心而发关心己方安危。

    然,事实,中年人若是会这么做,那才是见了鬼了。

    没错,中年人讲的的确就是单纯口嗨。

    反正徐仁杰目前还处危机中,多说几乎场面话不会对局面产生什么影响。

    没到最后万不得已一步,中年人还不想和徐仁杰撕破脸皮。

    眼下和对方保持良好关系,至少还能维系明面上的主从关系。

    中年人自认为自己做的没毛病,当然搁在徐仁杰这边更加没觉着有啥毛病。

    因为中年人说话内容和风格太符合他的性格了。

    老徐压根从童话伊始就没在意过中年人说什么。

    更何况你听听他说的东西,还以队伍同在,为队伍祈祷……你可拉倒吧,漂亮话谁不会说?

    就他现在所做的事儿,搁着场馆任何一个人谁他娘的做不到?

    窝在办公室里,躲在稽查管理队垃圾保护下,完了给在外拼杀敢死队说两句不痛不痒场面话,有何难处?鬼做不到啊?

    至于说什么等凯旋后开所谓的接风庆功宴……这也就听听,中年人现在会做这样保证,不过是因为己方被困目标场馆没法回去。

    等真要队伍杀回场馆,中年人就没这么爽快要给队伍搞啥庆功宴了。

    就他那抠搜劲头会舍得从他那宝贝物资库里拿出吃喝东西犒赏队员?

    没准到时为了所谓面子,他还真的会拿出些物资来做样子。

    不过肯定不会是啥正规物资,即便是发放奖励也只会是些无关紧要东西。

    完了,再加上几句漂亮话做做赞扬。

    保不齐,这美其名曰的庆功宴最后非但没有表彰犒赏外出行动队员,反而是成了他中年人标榜自己供给的舞蹈。

    尽管中年人在整个行动除了动动嘴,说些无关痛痒屁话,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但徐仁杰丝毫不怀疑这货最后把整件事功劳往他中年人自个儿脑门上扣。

    不要脸这东西是与生俱来的,中年人能坐上现在位子,不要脸,脸皮厚无疑是一个特质。

    “感谢队长,只是队长,有些队员恐怕是回不去了。”徐仁杰特地点出此点,也是为了暗示中年人,别恬不知耻想着把功绩往自己身上揽。

    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和分寸的。

    另外,按理说这茬事儿也本不该由老徐直接说出。

    但凡有点良知的队伍指挥,遇到这种事儿,都该主动询问下队伍人员状况。

    毕竟,此次行动十分危险,中年人自己也在话里不知一次提到“安全”。

    所以,询问下队伍人员情况是基本步骤,这不仅仅体现你身为指挥素质,也是展现了你对队员的关心关怀。

    可反观中年人呢?从通话还是到现在,他哪里有问过一句队员现状的?

    他倒是提了不少相关安全问题,可真正关键问题他却是只字未提。

    这说明什么?这更加反应了他心底没有真正关心队员安全,他只是例行公事的敷衍。

    徐仁杰此刻提出就是要给中年人提下醒。

    中年人可以无视队员队伍生死安危,但他徐仁杰不能。

    毕竟,这些队员和他徐仁杰不同,他徐仁杰了解中年人为人,对对方怎么样都无所谓。

    可在队员眼里,还是把中年人当成顶头上司。

    所以,徐仁杰得为死去弟兄讨个说法,不管怎样,他得叫中年人意识到这茬事儿。

    听罢徐仁杰的话后,中年人微微一愣。

    诚如徐仁杰预想的那样,中年人对队伍人员伤亡根本没啥想法。

    新军就算全死了那又如何?现在既定任务已经完成,音源也都破坏,这帮人的利用价值也就此完结。

    若是他们真的挂了,那自个儿这边还能省去口粮。

    没错,在中年人看来,他非但不在乎队员们生死,相反还觉着队员死了才是对场馆最大贡献。

    抛开这些不谈,整个队伍,真正能叫中年人上心的也就是徐仁杰了。

    毕竟,别人生死如何都不会对他中年人构成什么威胁。

    可徐仁杰不同,这个家伙那可是中年人心头大患,也是真正担心畏惧的存在。

    不过中年人到底是有脑子的,简单呆愣后,他立马明白徐仁杰这番话意思。

    对方这是在试探自己对死去队员反应呐。

    哼,想拿这个跟我做陷阱?徐仁杰,你还太嫩了。

    好嘛,中年人自以为是的理解力将徐仁杰的话当成了给他设置陷阱。

    为什么这么说呢?

    道理很简单,在中年人先入为主概念里,他是认定了徐仁杰要抢夺他场馆一把手位置的人。

    所以在这种错误思想驱动下,徐仁杰说的,做的都被认定为有别样企图。

    就拿他这句话来讲,中年人觉着徐仁杰是有意设套,无疑,队员死伤是个敏感问题,如果他中年人处理不当,那徐仁杰便是有了做文章素材。

    他大可在新军队员那里说他中年人不在乎队伍人员死活诸如此类鼓动性言论。

    这些话毫无疑问对他中年人声誉会造成巨大影响。

    说白了,在中年人看来,徐仁杰说道所有不过就是为了拉拢队员,收买人心罢了。

    一想到这些,中年人对徐仁杰恨意就更深了。

    既然已经摸清了徐仁杰心思,中年人岂能遂了徐仁杰的意?着了他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