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章 楼道激战(五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七十章 楼道激战(五十八)

    “对了老徐,我刚想问你这个事儿呢。”

    你瞅瞅这脸皮厚的……那话咋说来着?对了,人至贱则无敌。

    傻子也能看得出,这中年人之前话已经算是最后总结了。

    他是压根没有继续话茬意思。

    既是如此,又何来“刚想问你这个事儿”说法呢?

    毋庸置疑一点,中年人整出这些不过就是顺着老徐话语说事儿。

    是听了徐仁杰的暗示,叫他不得不对此作出回应。

    “这此行动在球场你们肯定经历了不少危险和劫难,怎么样,队员们情况如何?有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正儿八经,语气严肃,中年人相当正式向徐仁杰提问。

    徐仁杰没有多想很干脆回道:“战斗中有三名队员牺牲了。”

    沉默,安静,鸦雀无声。

    中年人十分作秀的保持安静,以营造他很悲伤气氛。

    在沉默了差不多一分多钟,众人都以为信号出了问题时候,老徐手里手台慕的传出声叹息。

    “唉~”中年人这有意为之的叹息,当真是百转千回,荡气回肠。

    当真是把中年人对队员死伤那种无以抑制悲愤演绎的惟妙惟肖。

    哀叹了罢,中年人继续装腔作势演戏道:“我早就料到这次行动不简单,没想到这么惨烈。三个兄弟,啊~那可是三条鲜活性命啊,就,就这么没了。老徐,兄弟们死时……瞑目了吗?”

    这回轮到徐仁杰愕然了,说实在的,他有想过中年人会针对他提问做戏,但是在没想到对方这么秀。

    居然能问出兄弟们死时瞑目了吗?

    “没有!”徐仁杰照旧干脆回了句。

    废话,摊上你这样一个白痴队长,下面队员牺牲能瞑目才怪了。

    又是数十秒的安静,沉默,鸦雀无声。

    搞清中年人意思的徐仁杰也不着急,他知道中年人在作秀,所以呢,静静等待就好。

    不多时,中年人那边觉着差不多了,当下不出意外再次哀叹:“唉~都是汉子啊,,兄弟们为场馆做的这些,我都记在心理。虽然现在场馆条件没法为他们做的太多。但等日后危机过去,我一定会找合适机会,给几个弟兄找个地界给他们厚葬。我会向全场馆告知他们此行壮举的,我会叫全场馆人为他们缅怀。”

    漂亮话,中年人很会说。

    他十分擅长人前装腔作势。

    说完牺牲队员,中年人紧接话锋一转,将由头对象徐仁杰:“老徐啊,你听着,我知道队员在行动中牺牲,你自己肯定也是有不少想法,甚至自责是不是自个儿有啥不对地方导致队员牺牲。对于这个……我必须给你说两句,战场之上,生死有命,这是谁都没法避免的。更何况你们今天进行的任务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冒险事儿。死人咱谁都不愿意见到,但也是咱谁都没法控制的。你带队出去已经承担了很多,你做的已经不错了,既定任务也已完成,你不要再有什么负担。队员的死不是你造成的。明白吗?”

    还是屁话,队员的死是否关乎老徐重要吗?

    这本身应该是你中年人才该考虑的事儿吧。

    徐仁杰想要听的显然不是这些,他希望听到更为实质东西,比如中年人能为死去弟兄做些什么。

    当然对方也有说,只不过全都是些毫无保障空洞话。

    懒得再继续和中年人浪费时间了,徐仁杰当下回道:“明白了队长,我这边没什么事情了,你还有啥需要吩咐的嘛?”

    中年人哪里有啥吩咐,如果说有,那就一点,是叫徐仁杰去死。

    不过很显然,这种过激话中年人肯定不会说的。

    他顺势接茬:“我对你的吩咐就一点,好好给我活下来,带着队员回来,我在场馆里等着你们,给你们接风洗尘,开庆功宴!”

    还是那句话,这中年人话说的漂亮,但真落在实际,老徐真带人回来了,他恐怕就抓瞎了。

    已经受够了中年人这种毫无营养屁话,徐仁杰随即简单应了声“好”,便是单方面终止了联系。

    仰天轻吐了口浊气,体育馆摊上这样的指挥也真是场馆幸存者的不幸。

    徐仁杰可以断定,就算这次体育馆能够侥幸躲过此次危机,就中年人做派,早迟还得完犊子。

    当然这些不是他应该考虑事情。

    此事儿一旦结束,体育馆但凡有机会离开,徐仁杰都会毫不犹豫带队离开。

    他算是看明白了,此地早晚会成为是非之地。

    如果说之前徐仁杰心底还曾经考虑过是否要举家搬迁到此地,但现在,经过目前一系列突发事件后,老徐已然是彻底打消了过来念头。

    无论从哪点,老徐都不认为体育馆是合适靠谱迁徙地。

    这里城防是很坚固,可凡事有利必有弊。

    城防坚固不假,但这玩意具有两面性。

    城防坚固固然可以抵御丧尸,不过与此同时,一旦体育馆被畜生围堵,就如今天这个局面,那这坚固城防可就是把体育馆变成了一座囚困内里幸存者的牢笼。

    老徐他们眼下不就是面临这个尴尬局面吗?

    不过这件事儿显然不是徐仁杰现在需要考虑的。

    眼下的他暂时还没走到需要考虑离开体育馆地步。

    目前他需要考虑首要为题如何活着带队员离开这目标楼栋。

    按照郭老四要求,老徐也是完成了和中年人通话诉求。

    无疑,这次通话毫无任何实际收货。

    郭老四在听完徐仁杰和中年人所有对话后不出意外的沉默。

    他也不傻,自然听出了中年人话里的空洞,“言不由衷”。

    虽然徐仁杰未有主动向中年人提出任何援助请求,可问题,徐仁杰不提那是徐仁杰的事儿,这没什么。

    但作为馆方一把手,这中年人在沟通过程中也未曾提及半点要给他们援手话语,甚至是相关征询都没有……这不表示中年人无视他们新军还能说明什么?

    难道就凭他那些空洞无用祈祷,或者说所谓凯旋后的庆功宴就能改变他们目前困局?

    外面那些围堵丧尸会因为他中年人的关心,关切就自行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