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 现实推测(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 现实推测(十二)

    据理力争,这回温天明没有再跟上次那样乖乖听从徐仁杰提议。

    他觉着老徐的平和做法有问题,对付这样女人和平手段只会叫对方得寸进尺。

    依着他,还是要采取过激手段给女人点颜色瞧瞧。

    也只有这样,才能叫女人明白自己处境,也只有叫女人了解己方几人不是好说话软柿子才能真正意义令女人害怕。

    在温天明看来,只要女人害怕了,打心里畏惧几人,几人的审讯才能取得实效。

    话是这么说没错,温天明心理在想什么老徐很清楚。

    透过温天明眼睛,徐仁杰能够读出温天明情绪状态。

    正因为有心理学方面知识,老徐才了解温天明现在的执着并非是对心理想法的坚持,他这完全是因为保安死这件事儿被迷失了双眼。

    对方想要搞清体育馆相关事情这点徐仁杰不怀疑,但对方心底愁怨明显更甚。

    他动手更多还是单纯打击报复。

    这点老徐就不能认同了。

    如果面前是个穷凶极恶歹徒,温天明想要动手,不管他出于何种缘由,目的,徐仁杰都能接受。

    可偏偏时下面前站着的是个女人,老徐就没法接受温天明这种暴力思想了。

    他不确定如果放手叫温天明去按照他脑中所想实施动作,会叫事态发展到哪一步。

    毕竟,人在极度愤怒状态下那是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的。

    倘若温天明一时失手给女人打死了,他这口气是出了,可己方想要搞清体育馆事情缘由就断了线索。

    要知道他们废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消耗那么大精力,体力,可并非单纯要打击报复,讨个公道。

    公道自然要讨,可前提是搞清相关事件,否则体育馆危机不解决,就算大家报复了女人又能怎样

    他们所面临根本问题还是没法得到解决。

    到时候体育馆人都得陪葬,女人目的还是可以达成。

    另外,让温天明任由性子施爆,对其整个人心理也会造成不好影响。

    己方对着一个女人,温天明真动起手来没问题。

    可他这种暴力行径会对其性格产生怎样影响没人知道。

    特别是出手打死一个人,这种事儿肯定会对温天明造成影响。

    杀人不是容易事情,杀人和杀丧尸不同,更何况是个女人,还是个无力反抗女人。

    温天明在极度躁狂情绪下失手给对方杀了,当时他可能会因为报复打击得手感到兴奋,不以为然,认为自个儿做了应该做的事儿。

    可事后,杀人这件事儿将会伴随他的一生,并极大可能扭曲他的心灵。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上过战场士兵回到和平环境都会得一种战后创伤综合征原因。

    这种事儿若是不及时做心里疏导进行调整,好端端一个人甚至会成为一个疯子。

    老徐可不希望见到温天明最后成为一个疯子,尤其是比女人更加疯狂的疯子。

    温天明是温泉鑫父亲,这是他想办法都要待会村里的存在,如果温天明性格扭曲,那对村子无疑也是个定时炸弹。

    “我说了,先把事情搞清楚!”老徐再次厉声重复。

    温天明不出意外脱口:“不是老徐,这个……”

    “够了!!这是命令,如果你不能控制情绪,那就出去冷静冷静。要不然就老实闭嘴,听到没有!!”

    徐仁杰态度坚决。

    见得徐仁杰发火,温天明讪讪测过脑袋。

    显然他心底是不服气的。

    不过之前的训教还是起了作用,在“令行静止”条例约束下,温天明到底是把到口的气话给吞咽了回去,完罢松开捏紧拳头退到一边。

    见得温天明推开,老徐不动声色轻吐口气。

    还算不错,温天明到底不是似魏大壮那样莽撞爆裂。

    不然想要靠一句狠厉话语训斥是没可能的。

    搞定温天明后,徐仁杰简单调整下情绪。

    尽管女人不开口,不合作,但他还是决定保持平和态度与之对话。

    毕竟,对老徐来说,报仇不是主要的。

    报仇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除了叫自己徒增暴虐情绪外,根本没法对目前体育馆面临实际状况起到任何有效帮助。

    别的队员有浮躁情绪尚能接受,但他徐仁杰作为团队指挥,这个节骨眼必须保证足够理智和清醒头脑去左右大局,带领团队做出正确判断行事。

    重新落目在女人身上,徐仁杰再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还是没有回答。

    女人的无视叫温天明很是恼火,不过碍于徐仁杰在场他不好造作。

    老徐静待几秒,见女人无意回答他问题后,点点头:“行吧,你不愿说你名字也可以。那我就用“你”来代替。至于我,我姓徐,你可以叫我老徐。”

    不管三七二十一,老徐自报家门。

    他看似毫无价值的介绍,实际老徐是想用这种类似唠家常方式拉近与女人距离,叫女人放下敌对情绪。

    毕竟,女人终究是女人,女人是水做的。

    对付女人,强硬不是办法,因为很多时候女人的坚强远比男人想象的有韧劲。

    别看平日里女人总是给人柔弱,但落在实际,尤其是遇到危机状况时,女人所能爆发的坚韧远比男人来的强大。

    旁的不说,女人为了自己孩子可以付出一切。

    女人狠起来也是比男人可怕百倍。

    俗语说的好,最毒妇人心,这话也绝对不是随便说说。

    所以应对女人,用强不靠谱,尤其是面对面前这种抱定死亡的女人。

    他们连死都不怕了,就足可证明她们决心何等强横。

    想要在这种情况窥探他们内心,指望她们道出实际,必须怀柔。

    只有找他她们内心软肋,才能攻破防线。

    否则靠温天明那种暴力审问方式,最后只能是叫女人更加抵触,坚韧信心,倒头来换得一句没有躯壳。

    这不是徐仁杰想要的结果,何况他也实在见不得一个老爷们在自己面前对一个女人施暴。

    哪怕这个女人蛇蝎心肠做了叫人不能容忍事情。

    对于徐仁杰的自我介绍,女人那边不出意外,并没什么太大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