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 现实推测(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 现实推测(十三)

    好在老徐有耐心。

    另外,他现在也不缺时间。

    虽说时局紧迫,但体育馆状况已经这样了,再拖也不会比眼下糟糕多少。

    最关键,眼下也不是着急时候。

    女人这个重要幕后主使在手,只要能从其手中获得相应线索,那耗费些时间就值得。

    “言归正传,我们这些人过来目的想必你也应该能够猜到。我们来这边是破坏中间屋子音源设备的。我想问你,这个音源是不是你弄的?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徐仁杰话说的算是很客气了。

    可女人……这次更绝,直接是转过脑袋避过不看。

    有点叫人尴尬局面。

    温天明见了气火登时涌起,攒着拳头本能便是想要冲上。

    不过胡晓东眼疾手快,给老温拦阻了下来,同时递过眼神轻摇摇脑袋。

    再次静待片刻,确定女人不愿开口,老徐深提口气。

    垂首沉吟片刻,老徐再次扬脸:“好吧,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尖锐,你不愿回答。那我换一种问法,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儿?”

    大通小意,意思还是那个意思,不过换了新的问法后,似乎口气上没那么突兀。

    落在女人那边,她依然是侧目不予回应。

    对方这般抵触情绪是在是叫人伤神。

    无疑,如果照着这个局势下去,肯定不是徐仁杰想要结果。

    毕竟,老徐的平和处事是为了叫女人放下警惕给出答案。

    但女人一直这般不予理会,甚至连正眼都不瞧,老徐做法就显可笑了。

    对方明显是不把他当回事儿。

    别人看了怎么想不知道,但温天明指骨那是捏的“咔咔”做响。

    胡晓东侧目瞅了眼温天明,他明白,温天明克制的很辛苦。

    他也理解温天明为什么会突然这般暴躁。

    要知道,之前见温天明,对方还是个很儒雅绅士。

    但是此刻……经历过今天的血杀战场后,温天明性格无疑是有所变化。

    这没啥好奇怪的,战场素来都是历练改变人性格地方。

    战场之上不会因为你年龄,性别,人种而对你有任何怜悯。

    上了战场要么生,要么死,就这两种选择,简单又直白,残酷且公平。

    更不消说今天的血战保安大无畏牺牲精神。

    作为亲眼目睹保安牺牲自己封堵大门壮举两人,胡晓东与温天明可以说是感同身受。

    温天明现在的暴虐他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

    不过就现实来说,胡晓东还是更加偏向于徐仁杰做法。

    在他看来,现在还真不是对女人打击报复时候。

    解决体育馆危机,令团队活下去才是重点,这也是一个合格指挥应有态度。

    而要想顺利解决危机,带着团队活下去,从女人口里获得相关情况,事件来龙去脉至关重要。

    但女人目前充耳不闻无视态度的确是叫人伤神。

    你绅士不动手打她,对方却是丝毫不领情肆意把你好心作为他抗争筹码。

    对于场上这一幕,胡晓东面色也是愈发变的难看,眉宇间的皱纹渐渐凝结。

    不能任由女人这样下去,必须得采取点措施。

    徐仁杰平和处事方针没有问题,但一味平和只会叫女人有恃无恐放纵下去。

    是时候给对方来写猛药刺激一下了。

    可是要给对方下什么猛药呢?

    有些事儿啊,说的简单做起来难。

    女人现在状态,胡晓东知道,普通刺激根本不起作用。

    对方是抱着同归于尽心思留在体育馆内。

    一般话根本不会对女人造成啥伤害。

    这就跟那些cx组织里人一样,咱正常人都懂道理,搁着那些家伙就没法理解。

    原因很简单,他们被洗脑了。

    女人有没有被谁洗脑胡晓东不关心,但女人敢这个时候留在体育馆,就足够说明他的心里状态已经极度不正常。

    对于这样人,你还能说什么呢?

    常规手段攻击肯定不行,必须从心里层面入手,对付心里不正常人,光靠狠是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胡晓东在和温天明感同身受情况下,也依然挺徐仁杰缘由。

    对于女人,不找准对应点,对症下药,只会叫女人更加疯狂。

    那么对方刺激点在哪儿呢?胡晓东度过一些心理学方面书籍。

    说起来他读这些书纯粹是无奈之举,因为当年伤势被迫退役后,他曾经压抑沉沦过一段时间。

    队员们都不清楚,他其实得到抑郁症,抑郁症这个症状其实很普遍,几乎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存在。

    只不过呢,因为轻重缓急,大多数人表现都不明显。

    但落在胡晓东身上,他的抑郁症算是中期较为严重的。

    那个时候的胡晓东感觉生活都没意义,甚至产生过轻生念头。

    后来透过阅读一些心理书籍,他学会了排解压抑,加上重新回归运动,开立体育用品点,与人接触后,慢慢走出了阴霾。

    只是胡晓东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当年为了救命无奈被迫学的东西,竟然在此刻,这个僵持局面用上了。

    从心里学角度说,每个人疯狂都肯定是心理层面出了问题。

    女人会这样拼命,不惜与体育馆同归于尽,绝对是在体育馆内遭受了什么不公待遇。

    如果能知道女人遭遇了什么,胡晓东就有突破口对女人采取刺激攻击。

    只不过很显然一点,眼下女人肯定不会主动把这茬事儿告诉你。

    所以……简单权衡后,胡晓东上前步。

    抬手拍在徐仁杰肩膀,老徐侧目见是胡晓东。

    胡晓东给老徐递了个眼色。

    意思是告诉老徐:我来跟他说说。

    领会自家兄弟意思,徐仁杰没有多想,对于胡晓东他还是很放心的。

    他知道,如果没有切实把握,胡晓东不会随便出头。

    尽管年纪没温天明大,但论起沉稳肯定是胡晓东更胜一筹。

    叫胡晓东上来会会女人没准会有奇效。

    闪退道一边,老徐没有说话。

    胡晓东望向女人,对方对于场上人员变化依然是没有半点反应,似乎所有一切都跟她无关,她似是不存在般。

    “嗯哼,”有意清了下嗓子,甭管女人怎么无视,胡晓东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女人,换人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