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七章 现实推测(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八十七章 现实推测(十五)

    胡晓东有意控制节奏。

    他说吧一番话后,都会特意停顿下。

    这做目的是为了叫女人思考,同时也是给女人喘息调整机会。

    毕竟,欲速则不达,凡事过犹不及。

    刺激是为了叫女人心理崩盘,但这个度必须得把我好,如果把握不好,过激刺激,女人最后不仅是会崩盘,还会进一步恶化,最后变得疯狂。

    人一旦变得疯狂,那就是最糟糕事情了。

    关于这点,诚如胡晓东之前列举说的那样,人一旦疯狂就不能做正常人考量了,疯狂的人做什么都有可能。

    这绝对不是胡晓东想要看到事情。

    女人若是疯狂,那再想从对方嘴里获得想要东西就成了扯谈。

    因为疯狂的人你根本无从知晓他会说什么?说的是否真实。

    待得给女人稍微缓上口气后,胡晓东再次攻击:“我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想的,如果能见到他,我真的很想当面问他,他这么做有仔细考虑过斟酌过吗?就算你在体育馆受了天大的委屈,拉着体育馆所有幸存者陷入这般危机……你凭什么!?就因为你一个人遭受了不公,全体育馆人都得陪着你吗?就因为你一个人无处发泄,就得叫全体育馆人都跟着陪葬?这样做会不会太无耻,太卑鄙,太不讲道理了呢?”

    再次停顿,胡晓东此番言论攻击性无疑更强。

    除此之外,尽管他在话里没有点名道姓,但傻子也知道他针对的是谁。

    落在女人身上,女人神色渐渐变化,你很难用言语去形容女人面色的改变。

    但可以肯定,她的心下在胡晓东接连言语刺激下起伏波动特别他。

    其不断起伏胸口便是最好证明。

    “我不知道那人是否想过,他因为自己受了委屈做的这些就把整个体育馆陷落危机中。难道体育馆内所有人都曾对他做出过不好事情,得罪过他?他做这些,可有考虑过那些无辜的人?要知道这个体育馆里还有未成年的孩子,上了岁数的老者,大多数人都和他一样饱受这样那样摧残。现在就因为他的做法,被畜生堵在体育馆可能永远没法活着离开这个地界。我们此行过来,也是有兄弟惨死在路上。他们的仇应该找谁报?他们应该承受这些吗?”

    胡晓东的攻击还在继续。

    只是之前攻击他还仅仅是言语上说道两句,但现在,他的双眼那是紧紧盯在女人身上,可想而知他这是想给女人更强横压迫感。

    落在实际,胡晓东的做法也的确起到了效果。

    不管是他言语内容刺激了女人,还是他压迫启动起了效果,总之女人情绪处在非常糟糕状态。

    手挡其中,她那原本自然垂落双手此刻环臂在胸,不断颤抖。

    这是人心理层面受到自己一种本能自我保护意识。

    同时,女人脑袋也是不自主做着摇摆动作,这更是一种人本身自我否定动作。

    透过这些,尽管女人没有开口说道什么,但种种迹象表明,女人的精神已经是处在了崩溃边缘,胡晓东的连番攻击取的了效果。

    而见着女人这般难受模样,原本气恼不得发泄温天明也是松弛了不少,原本咔咔作响拳头此刻不禁放松。

    不过现在还没到可以松气收手时候,还是那句话,做这些根本目的是为了撬开女人嘴巴,搞清事情来龙去脉。

    乘胜追击,确定女人状态后,胡晓东再行开口:“这种人,那自己的苦难去惩罚连累别人,你说他这种行为是不是可耻!?他这样做,和那些欺负他的人有什么区别?你说啊!!你说啊!!”

    这次没有在刻意回避,女人情况胡晓东知道已经到了临门一脚关键时候了。

    他必须一鼓作气,破而后立。

    只有打破女人时下心中固有想法,才能重新建里新的东西。

    果不其然,在胡晓东的强迫攻势攻击下,女人抱头摇动:“别说了!你别说了!我不听!我不要听!”

    “不!你要听!你必须听!”上前一步,胡晓东蛮力扯开女人胳膊,随即快语灌输:“你告诉我!你回答我!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你为什么要把体育馆所有人都拖下水!?那些孩子,老人,女人,他们有什么错?他们有伤害过你什么吗?你为什么要把他们至于这样危险境地。你做这些有考虑过他们吗?他们都是无辜的你知不知道,是谁给你这样权利随便残害他人性命!?回答我!!你回答我!!”

    到了这个节骨眼,也没必要在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了。

    该强硬就得强硬,火候到了,就得来电硬菜。

    胡晓东扯着女人胳膊,不给她堵耳机会,考虑到外面可能存在丧尸,胡晓东尽可能压低嗓音喝问。

    而在他如潮水般狠厉喝问,不,准确来说是刺激下,女人的防线终于是崩溃了。

    “别说了!别说了!我求求你,别再说了!”

    整个人身就跟突然没了脊椎般顺着墙壁滑落在地,是的女人就这么瘫软下去。

    如果不是半边胳膊被胡晓东提着,她怕是直接软瘫在地。

    落地后,女人紧接爆头疼哭。

    说实在的,看着女人这般颓丧模样,在场胡晓东等人心理也不是滋味。

    如果不是女人这么强硬,不理不睬,胡晓东也不想采取这样过激方法去刺激对方。

    毕竟,从女人适才反应看,他在体育馆确实是遭遇过一些常人没法想的事儿。

    尽管女人没有说明自个儿遇到过什么,但说与不说并不重要,能把一个正常人给逼迫到做眼下这些个儿龌龊事,本身就足够说明他的遭遇。

    要不是走投无路,无处发泄,她也断然不会走上这条路。

    除此之外,更为关键一点,就是女人对胡晓东刺激话语的反应。

    透过女人这般过激反应可以推断,她这个人本性是不坏的。

    否则也不会在听了胡晓东话后会崩溃到哭泣。

    真正的变态才不会考虑无辜者是怎么样个情况。

    女人会在意,就说明她还是有人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