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二章 理智与情感(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章 理智与情感(二)

    徐仁杰这是很好拿捏了唐倩需求,相较于直接询问,徐仁杰这样问法显然更有效率。

    毕竟,之前询问,己方没有半点筹码,唐倩如果无视,倔强,拒绝回答,你还真是没有办法。

    不过现在好了,拿唐小权做筹码,己方便有了和唐倩讨价还价余地。

    只是这个节骨眼拿唐小权对付唐倩,怎么看怎么哪里不太对劲。

    虽说目前己方需要了解详细,可对方终究是自家兄弟妹妹,现在用这种手法针对……胡晓东不知道等这事儿平息后,如果己方能有机会安全离开体育馆,如果己方能给唐倩顺利带出,那未来团队日子,抬头不见低头见,胡晓东真不晓得日后如何们面对唐小权兄妹。

    没办法,只能说唐倩目前身份有点过于尴尬了。

    不管她是谁的妹妹,她做的事儿都是令人不耻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骗人的!!”

    “我骗人?我如果骗人,就不会问你和唐小权什么关系!旁的不说,我就问你一点,你认识我吗?你认识我们中任何一个吗?我们之前有见过面吗?”

    唐倩哑口。

    她不回答,徐仁杰自问自答:“很明显,我相信你也清楚我们不认识,没有见过面。那么我是怎么知道你和唐小权关系的?因为见过你哥!!”

    特意强调了“见过”两字,徐仁杰对心理层面拿捏也是有两把刷子。

    胡晓东在后看着不由点头。

    而唐倩呢?听罢徐仁杰这有意为之强调后,不出意外中套道:“你……见过我哥?你真的有见过我哥?你不要骗我!!”

    “我没有必要骗你!见过就是见过!我不知道你之前经历过什么叫你这么不信任别人!但是在我,我可以肯定告诉你,我现在和你说的没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我不仅见过你哥,还和你哥生活过一段时间,你哥没少和我说你们兄妹两的事儿。不相信你可以问我,另外,我也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你哥一直在找你,为了你的事儿他很伤神。”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理呢,之前胡晓东已经是透过破而后立方式实施过了。

    眼下,老徐便是开始动“情”了。

    一边强调我认识唐小权,一边说唐小权思念妹妹,一直在找寻妹妹这件事儿,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唐小权和唐倩兄妹情做文章。

    这事儿以老徐立场是有点不地道,毕竟唐小权是自己兄弟,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般团队多次脱离险境的主。

    加上,唐小权对妹妹重视老徐等人也十分清楚。

    这个时候用这种方式套路唐倩,的确有那么点……说不过去。

    不过,时下活着才是最主要的,如果不能和平解决体育馆危机,那徐仁杰对唐倩再怎么和善照顾善解人意也是白搭。

    说白了现在主要重点还是要搞清楚事情真相。

    “真的嘛?那他……现在在哪儿?”并未征询兄妹两生活细节,透过这点徐仁杰不难判断,透过适才话他已经获得了唐倩基本信任。

    因为如果唐倩不信任他徐仁杰,肯定会顺着他适才话茬提些问题进行确认。

    从另一方面讲,老徐刚才整出那“你不相信可以问我”这席话,也就是为了试探唐倩心理状况。

    既然,自己已经取得了唐倩初步认识,那就好办了,至少这算是个好的开始。

    “我说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当然这种事儿你有质疑也不奇怪。我不想多辩解什么。但还是那句话,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应该回答我一些问题!?”

    很聪明的欲情故纵。

    老徐这样张弛有度回答凡事,很好拿捏了唐倩情绪。

    现在老徐,唐倩各自有需要透过对方或许的需求。

    老徐急,唐倩也急,不过相较而下,此刻明显唐倩要更加着急想要知道哥哥下落。

    毕竟,末世之下,亲人的意义不言而喻。

    尤其是唐倩这种不知道遭受什么打击不惜丧命的人,绝望中,突然那个被认定已经不可能见到的亲人告知还活着。

    这种事儿对当事人唐倩冲击力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如果不利用这点做些文章岂不是太可惜了?

    为了解决时局,徐仁杰也顾不了许多,他只能是有啥法子用啥法子。

    即便行事方式不耻也没办法。

    总之也度过目前危机再说后事。

    只要能把兄弟们活着带出去,相关矛盾误会总是可以解决的。

    想要知道更进一步东西,没问题,等价交换,你回答我几个,我再返给你。

    老徐的手段没毛病。

    他这边话音落下后,众人目光立刻移动转到唐倩身上。

    无疑,接下来时间非常关键。

    唐倩什么反应将直接决定之前一段时间徐仁杰说道是否有效。

    没有回答,唐倩双手攒在一起没有出声。

    这个结果叫人遗憾。

    不过徐仁杰并不着急,他观察着唐倩动作。

    他注意到对方手部小动作,而在心理学上,谈话时磨搓手掌是犹豫,紧张表现。

    这个时候唐倩会有这个表现,说明她心底是不平静的。

    她的心性原未似之前那般坚定。

    自己之前打出的唐小权这手牌没毛病。

    时下唐倩只不过是处在一个内心焦灼,拿不定主意时候。

    她自己应该也在抗争,这个节骨眼不能懈怠,必须乘胜追击。

    现在若是放弃,那之前所做努力就全白费了。

    “小唐啊。我不清楚回答我的问题有那么难吗?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哥哥下落?难道你不想和你哥哥见面?难道你希望你哥一直未你下落着急烦恼吗?”

    “不!!我想见我哥哥!!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要的就是唐倩这句话。

    徐仁杰不动声色淡淡道:“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就回答我的问题!!”

    话音落下,唐倩再次陷入呆滞沉默状态。

    见得唐倩这个模样,徐仁杰轻叹口气。

    看来想要套路女人按自个儿说的做还是有些难度的。

    但老徐终究是老徐,他在简单调整后,整理了下思路,使出了一记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