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理智与情感(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理智与情感(十七)

    “他们给的!”

    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儿。

    胡晓东轻吐口气:“好,那按照他们给你的解释,这些丧尸进入体育馆谁都跑不掉……那你怎么办?你不也跑不掉!?他们有给你安排后路吗?”

    “没有!”唐倩道。

    “没有!?”胡晓东诧异。

    “没有!!”唐倩再次肯定。

    “没有给你安排后路,你……你还答应了!?”胡晓东不能理解。

    这种事儿,搁着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接受了。

    你要我替你办事,就算我要报仇,那至少也得确保我的安全,给我安排好完全退路才行啊。

    这是答应替旁人做事最基本条件。

    可落在唐倩这边……她居然根本不在意。

    “答应了。”不出意外的回答,唐倩又是给出肯定答复。

    “不是!没有退路你也得死在这儿,他们这样安排你也接受!?”总觉得唐倩是脑袋混沌没搞清楚自个儿问的事儿。

    可唐倩接下来回答彻底叫胡晓东哑口:“我为什么不接受?你没有经历过我的事儿,你不会明白。像我现在这样,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要不是这边人控制我,不让我死,我早就想死了!只要能叫那帮混蛋死,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此言一出,满场愕然。

    这个节骨眼胡晓东等人还能质疑什么!?

    人唐倩已经很清楚表明了态度……我们不一样!

    人根本就不在乎死亡。

    生不如死,搁着唐倩身上在贴切不过了。

    也正是听了唐倩这般解释,才更叫胡晓东等人明白,那件事对唐倩伤害打击有多大。

    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一个女人被帐篷那么多男人给轮了,最后还被行凶者倒打一耙污蔑为自愿,并且最终官方裁定竟是宣判行凶者无罪。

    这种事儿对一个二十来岁女孩绝对算的上是晴天霹雳打击。

    记上孤苦伶仃一人在体育馆面对冷漠人群她两个诉说对象都没有。

    在这样一种极度压抑心态影响下,人不走上极端才见了鬼呢。

    只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时候,听罢唐倩适才说的话,徐仁杰又是发现了新的问题。

    “小唐,你说有人控制你,这是什么意思?谁在控制你!?”

    “这里驻军!”唐倩没有多想回复道。

    “驻军!?他们为什么要控制你!?”

    “我自杀过,被他妈发现就把我关起来了。”

    原来如此,原本以为能从中找到驻军不对劲地方证据,现在看来,自己想多了。

    人控制唐倩是为了避免女孩自杀,这种做法没啥好质疑的。

    “k,那咱们继续说回之前事情,他们要求你确保音源设备工作,具体怎么要你确保?”

    “他们给了我一个**,说是如果25号音源没想,就叫我在按动按钮开启音源。”

    “25号,那不就是昨天?”心下一经盘算,徐仁杰立马有了个大概。

    无疑,和己方预感一样。

    对方在音源上做了上保险,一个是唐倩这边无线操控。

    除此之外,他们还给音源装了计时器。

    “那你按了吗?”徐仁杰顺势发问。

    摇摇头,唐倩否定:“没有!音源倒计时到后就自行想了。”

    看来音源上有倒计时器这件事儿,唐倩是知晓的。

    “小唐,能把他们给你的无线收发控制器给我看看吗?”雷瞳突然上前插口句。

    唐倩没有废话,径直行到屋内桌旁。

    打开抽屉,从内取出个盒状物体,完了递到雷瞳跟前:“他们给我的就是这个。”

    看了眼唐倩,雷瞳探手结果。

    东西不大,只有两根拇指粗细。

    其上有根天线,雷瞳取出,紧接着手按动红色按钮。

    不出意外的没有反应。

    现在可以肯定,对方交由唐倩所控制音源就是他们适才隔壁屋子破坏的那个。

    “老洪,梅花起子!!”冲后招呼声,雷瞳这是要拆解接收器。

    他要看看这玩意内部具体构造,以欺能在内里找到些有价值线索。

    雷瞳这边忙活之际,老徐不好叫事态冷场。

    他想了想,以着唠家常口吻关切道:“小唐,他们留你在这儿,你怎么生活!?”

    对方是怎样人,老徐目前没法判定。

    透过唐倩自己介绍,给他安排这些事儿家伙都是与他一样在体育馆遭受过不公待遇人。

    对于此点,老徐目前还是抱以质疑态度。

    趁着眼下机会,他要从侧面搜集一些情报,从而推理推断出唐倩面对接触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毫无疑问,不管唐倩怎么讲,在徐仁杰看来,事情恐怕没有唐倩叙述的那么简单。

    如果真的紧紧是体育馆内一些遭受了不公待遇人,他们有可能搞出时下这样一起大事件吗?

    老徐觉着不太可能。

    可以肯定,这次事件是个经过了精心策划,缜密布置的行动。

    无论是音源设备,还是围堵体育馆外围满载集卡丧尸都绝非一般人能够走到。

    你说音源体育馆遭受迫害幸存者还能凭能耐达成,那那些一夜之间多出的集卡呢?

    如果没有驻军支持,凭馆内幸存者怎么可能将车弄来。

    就算车子能弄来,里面丧尸又怎么解释?

    当然咯,还有种可能是……场馆外满载丧尸车辆与馆内幸存者音源引尸行动是两回事儿,两拨人在行动。

    可问题,天下能有这般巧合事情吗?

    刚好两件事儿同时发生!?

    徐仁杰是不太能接受相信这样可能的。

    不过凡事都得讲证据,尤其是眼下阶段。

    几天前,有谁能想到,有谁会想到,在这样驻军把控严密体育馆,在这样被看做非常安全体育馆,最后竟然被丧尸围堵。

    所以……这年头没啥事情是不可能的。

    只有你敢不敢想,敢不敢做。

    对于唐倩,那伙人安排他在这边可以不在乎他生死,但是……对方既然要令其确保音源设备正常工作,就肯定得给其一些保障。

    唐倩给出答案:“他们有给我留下水和食物。这足够我坚持几天的。”

    如此看来,这般家伙倒还算有点人性,即便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目的,但好在他们给唐倩留下了生存所需物资,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