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

    该怎么给唐倩说道这件事儿人……还真是见头疼事儿啊。

    徐仁杰蹙着眉头,他知道,留给他考虑思索时间不多。

    唐倩那边一直是用极为警惕眼神盯着自己。

    这眼神本身就是一种不信任表现。

    望着唐倩眼神里流露出的东西,徐仁杰也是不由感到无奈。

    不过没的办法,该面对还是要面对。

    事儿是他引起的,他必须想办法解决。

    况且,这是己方唯一可以直接掌握对方位置途径。

    现在馆内是否还有其它内似唐倩棋子被搁在体育馆未曾可知。

    指望唐倩给出更进一步线索几乎是没可能。

    所以……想要有突破,把联络人找出来。

    不管他是在体育馆内,还是在体育馆外,只要有他地址,老徐就有办法将之拿住。

    即便对方在外,老徐这边没法动手,但己方车队弟兄可都摩拳擦掌憋屈很多天了。

    相信他们在得知搞出体育馆时间罪魁祸首在外消息,一定会很乐意去将之抓拿。

    只是这档子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坦白告知心下推断肯定不行,既是如此,只能旁敲侧击,采取忽悠战略了。

    仔细斟酌后,老徐发现,留给他的选择不多。

    如果不欺骗唐倩,想要叫其配合己方,问出对方下落肯定不行。

    所以……“别误会小唐,我没有质疑他们意思。你也别紧张我,我让你和他们联系要位置绝对没有要对他们不利意思!”

    徐仁杰直截了当说了个弥天大谎。

    绝对没有对他们不利!?单就这个“绝对”就是最大扯淡。

    而唐倩,很显然没那么容易被说服,他目光灼灼盯着老徐,追问道:“那你要我联系他们做什么!?你有什么企图!?”

    一句企图说的徐仁杰心底可是个苦涩。

    能不苦涩嘛,明明己方是掏心掏肺对唐倩好,关心唐倩,在乎他死活的人。

    可偏偏女孩儿不信。

    她宁愿去信那帮利用她悲惨遭遇,忽悠她,把她当随意丢弃旗子家伙的话,也不愿信他们。

    这种事儿怎能不叫老徐苦涩?

    说实在的,这个时间节点不禁是叫老徐想起个人来。

    谁啊?叶昊!?

    老徐不禁也是再想,如果时下叶昊在这儿,或许更容易跟眼下唐倩沟通。

    毕竟,叶昊他是职业骗子,他很懂的骗子那套理论。

    有他在可能不仅忽悠唐倩容易,闹不好忽悠对方联络人都不成问题。

    不过这些都是胡乱思绪,叶昊到底不在这边。

    真要在,这么大的事儿,老徐也不敢随便放权给叶昊叫他胡来。

    “我没有什么多余意思。小唐,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主要目的,是平息事态,将损失降低到最低。但眼下,你对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了解。我们需要一个掌握更多事情来龙去脉人跟我们联系。这样,只有知道你们计划详情,我们才能有效布置下一步行动。不然,这样抓瞎乱来,不仅没法平息事态,还会叫更多无辜人枉送性命,我相信这些一定都不是你想见到的对吗?”

    徐仁杰循循善诱,他也是在拿捏唐倩心思。

    因为透过之前说教开导,唐倩意识里已经认识到自己之前做法错误。

    她也是想要透过自己回答老徐等人问题,尽可能去挽回过失,避免更多人受牵连遭殃。

    正是鉴于唐倩有这种思想,徐仁杰才会摆出这样说辞去引导唐倩。

    老徐话闭,唐倩并未开口。

    女孩儿眼神飘忽不定,这是抉择犹豫症状。

    胡晓东见了,立马跟进补充:“是啊小唐!千头万绪,现在最主要任务就是平息事态,减小损失。你了解实情太少,我们必须了解更多。咱搜集情报越丰富,罗列计划才能越全面。我们直接跟对方联系,肯定得不得信任。这件事儿必须你配合!”

    “小唐,都这个时候了,难道你还不信我们!?”雷瞳紧接接茬:“我们跟你哥是过命的交情。你说我们会骗你,害你吗!?”

    这次是三管齐下,为了劝说,稳住唐倩,不得不说,老徐他们也正是煞费苦心。

    言罢,老徐三人齐齐望向唐倩。

    他们这辈子恐怕都没今天这样安静等待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给出回答。

    差不多静默了五十来秒,抉择状态唐倩终于是开口道了句:“我要怎么和他们联系?”

    呼顾自相望,唐倩回答令的徐仁杰,胡晓东,雷瞳如释重负。

    不管怎样,好在唐倩最终同意了联系。

    至于怎么沟通,这点的确是个学问。

    老徐想了想,提了几点意见:“首先,小唐,你千万不要提及我们。”

    “为什么!?”不出意外的质问,无疑,唐倩现在依然是处在敏感,警戒状态。

    面对唐倩再次质问,老徐显然是早就想好了应对托辞,他很从容回复道:“很简单,你这个时候提我们,他们肯定会警戒怀疑。就跟你之前见到我们一样。你的心里状态是什么?我想你应该也是把我们列位不受欢迎,甚至是敌人行列吧。小唐,你说过他们和你一样是受过体育馆不公待遇人,你想他们听到你和我们这些人在一起,还会愿意继续保持通话吗?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被他们误解误会吧。”

    “我可以给他们解释!!”唐倩没那么容易被说服,听了老徐话,她跟进反驳道。

    老徐并不着急,闻言后,他不徐不缓回应:“解释当然可以,但问题小唐你有想过没……现在叫对方知晓我们,他们会起疑心。很多的东西,很多事,不当面谈很难解释清楚。你能相信理解我们,改变最初对我们看法,应该说并非是听我们给你解释,应该说还有面对面接触,我们之间的真诚。最关键,你是唐小权妹妹,而我们跟权子那是有过命交情。这点你能理解,可和你的那些战友说,他们能理解吗?我看未必吧。这个时候你与他们说,他们多半会认为你被我们同化了。还是那句话是啊!不透露我们,不是有什么企图,只是为了让谈话变的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