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五)

    “是,有这项!”唐倩应的干脆。

    老徐跟进:“那你做过他们这些检查吗?”

    “血检我做过。”唐倩依然肯定。

    不仅唐倩肯定,后面郭老四,洪涛也是紧接附和:“呃……徐队,血检,我们也做过。”

    “啊!?”不出意外诧异回过神,雷瞳瞅了瞅郭老四,洪涛,罢了下意识落目温天明。

    见得雷瞳望向自己,温天明很平淡道出三个字:“我也是。”

    “你也是!?”

    “照这么说,这体检不是个例,是全体育馆人都经历过?”

    接着雷瞳话茬,胡晓东惊愕脱口。

    不得不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太……扯谈了。

    扯谈的不是体检这件事儿,扯淡的是主导这一切提体育馆驻军。

    雷瞳和胡晓东诧异焦点也并非体育馆驻军给这里人员进行体检,毕竟,体检没毛病,但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这体检不是说你想来就来。

    尤其是唐倩说的诸如血检这类项目。

    这些事儿那可都是需要专门仪器才能进行的。

    再加上配套设备所需要资源,体育馆如何负担?

    或者说在这样局面下,体育馆为什么要把有限资源弄在这些事儿上?

    这倒不是说体育馆他们给馆内人搞体检不对,只是单就客观实际,如果是雷瞳,胡晓东他们来做这样场馆主事者,那肯定会把有限资源投放到改善馆内人生活上。

    这本身吃不好,喝不好,还搞那么详实具体检查,意义何在?

    你说为了确保馆内幸存者身体健康,可这样做正的有价值吗?

    反正雷瞳,胡晓东实在看不出这样做有啥价值。

    这样除了能搞个所谓体恤民众健康噱头,根本没法起到任何实质效果。

    旁的不说,就算真的给你查出相关幸存者身体有问题,你又能怎样?

    胡晓东,雷瞳就不信了,你体育馆能耐再大,还能给有问题人治疗妥当。

    要知道,这不是一,二十人小团体。

    这是整整一体育馆,上百口子活人呢,你指望叫这么多人身体都健健康康达标那是不可能的。

    在末世,似这样大的团体,能够有安稳居所,保证每天供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实在的,饶是老徐他们那样小团队,都不敢奢求说有体检这种事儿。

    末世里,体检,医疗这类项目本身就是一种奢望。

    相较而言,与其耗费精力去弄与之相关器材,设备,还有资源,还不如去多搞些吃喝物资,或者救治药品比较实在。

    因为体检本身在末世就是扯淡,就算给你查出花来,你又能如何?

    你有那个资本去救治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末世不是和平年代,哪里不舒服,打个车去医院挂号。

    该住院住院,该吃药吃药。

    可末世莫说打车,就算是医院,到了那儿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

    那里不会再有可爱护士小姐姐,那里现在还能存在活物不消说只会是移动的行尸走肉。

    所以,综合以上,胡晓东,雷瞳真的想不通体育馆高层脑袋是被驴踢了吗,要给馆内幸存者做体检

    胡晓东,雷瞳满脸诧异之际,徐仁杰这边却是肃然表情。

    当然咯,他的心下和胡晓东,雷瞳一样,也是对体育馆高层体检相关做法感到奇怪。

    按照客观实际,老徐倒是可以理解对方想法,可在这个局面下,将想法最终变成实际,这点……恐怕就值得商讨了。

    作为指挥者,理应全盘考虑大局,而老徐理解的大局就是如何用最小资源去干最有价值事情。

    体检是为了了解体育馆内民众身体状况,可这种事儿以体育馆现有条件显然是多余的。

    馆内幸存者每日三餐就只有一些可以勉强果腹稀水,老徐不想点评这样供给方式是否有问题,更不想确认这种供给方式是不是正是体育馆透过所谓体检得出结论采取的有效方式。

    不管是哪点,老徐都觉着扯谈。

    人活着,首先是要解决吃喝拉撒,这才是一个合格上位者应该考虑的务实事情。

    虽然老徐也不认为自己有啥资格去点评这里上位者,但……单就体检这个事儿……他们未免有点不务正业。

    吃喝都无法保证,馆内民众怎么可能会有好的身体?

    换做老徐,肯定不会做那些无意义事情,末世生存要点就是保证吃喝,完了活下去。

    “除了你们说的血检,你们还做过什么检查?小唐刚才说的那些,你们难道都有做过!?”

    徐仁杰发问了。

    适才唐倩说的检查不多,但即便那些也已经在老徐看来难度很大了。

    血检也好,其它唐倩未见过设备也罢,显然不是寻常医疗机构拥有的。

    对于此点,郭老四,洪涛异口同声给予了否定:“别人咋样我不清楚,不过我们是只抽过血。”

    “我和老婆也只做过血检。”无需老徐提醒,温天明适时接口。

    闻言,得到三人回复后,徐仁杰扭转过头,落目在唐倩身上。

    女孩回答非常关键,现在已经有两人给出否定了。

    唐倩会如何回答呢?她是否经历过那些检查?

    然,唐倩想也没想便是摇头,完了给出否定二字:“我没有。”

    “没有!?”唐倩这番回答,无疑是叫徐仁杰面上皱纹更甚。

    如果按照唐倩这个思路去分析,那可就有点奇怪了。

    唐倩没有,温天明,郭老四,洪涛都没有经历全部检查项目,如此说来只有特殊人群进行了这样全部检测。

    可这是为什么呢?难不成那些特殊人群有不一样地方?

    或者说是初期血检发现了他们体内问题?

    就算发现,那又怎样?一年时间没有变化,难道还能突然出现问题?

    再说了就算真的查出问题,体育馆后期难道有资本为他们提供相应后续治疗?

    什么时候体育馆有这样能力了?

    种种疑问在徐仁杰脑中萦绕,越是与唐倩深入沟通,徐仁杰越是发现这个体育馆内驻军不一般。

    只是具体到哪里不一般,他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太清楚,总而言之,就是直觉感觉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