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二十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九)

    “没印象?小唐啊,你这没映像说的是不记得了,还是说……”

    胡晓东着急开口道了句,,唐倩照旧是不等他话闭,干脆打断:“不是没映像,是我不清楚相关情况。”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清楚相关情况?”胡晓东发现自个儿脑袋不禁是有点跟不上节奏。

    或者说他思绪被唐倩话语弄的昏了头。

    “他们没有带我去过什么治疗室,我也没见过你们想知道医疗设备。”

    “难道你和他们接触过程,从来没有让你进入过……”

    这回是徐仁杰插口,不过唐倩可不管是谁插口,她了解详细立马给出果断否定:“没有!从来没有!我说了,我只是负责安抚病人,其它他们没有叫我参与,也不允许我多问。”

    聪明人听细节,唐倩这番话虽然说是很干脆否定了徐仁杰跟进问话,但徐仁杰还是透过唐倩言辞捕捉到了些许关键信息。

    “小唐,你等一下,你说他们不允许你多问!?不允许你多问什么?是病人病情?”

    “这只是其中一点,他们给我任务就是排解病人情绪压力,其它方面能不问都不问。”

    “是强制的吗?”无疑,唐倩说的这件事儿,很叫徐仁杰在意。

    毕竟,因为之前种种原因,老徐这边本身就对准军有所顾忌。

    时下听了唐倩话语,更是不太对劲。

    你叫唐倩去给人排解,还做这样限制,不允许对方询问,这档子事儿实在是不能不叫人奇怪啊。

    所以,老徐很自然补充问了句。

    这对方是否是强制将决定此番问题关键。

    如果是强制,那就可以肯定,这驻军不对劲。

    但很可惜,唐倩最终给出回答……“不,他们没有强制我,他们只是要求我尽量不要去设计不相干问题,以免引起病人不适。”

    倒也有几分道理。

    安抚病人最好办法就是扰乱他思路,尽可能叫他不去想自己病情。

    “那小唐,你安慰人的时候,就你一个,还是说有其它人在场?”

    这回雷瞳插口了。

    唐倩随即回道:“不止我一个,还有其它人。”

    “谁!?”

    几乎是异口同声,徐仁杰,胡晓东双双接口。

    出声后,二人也是不约而同互看眼,完了肃然面庞移目落在唐倩身上。

    很显然,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相较于徐仁杰,雷瞳,胡晓东三人的严肃,作为知情人唐倩则是很自然道了句:“是这边驻军人。”

    果然,和预想的一样。

    不过这个结果并不能代表什么。

    有驻军人家可能也是为了预防唐倩在安抚过程有什么不合理举动。

    你不能说人家这种监视有啥毛病。

    毕竟,唐倩的思想不正常。

    人留守再此你不能单纯说人家有问题。

    不过不管怎样,这个结果对老徐他们手头本就不多线索资源还是有用的。

    推敲事情,本就是透过这些零零索索看似不相干细节东西进行串联。

    现在他们没有得出什么实质结论究其根本是他们尚未找到一个关键节点。

    一旦他们可以找到那个关键串联节点,那所有一切就会连点成线,到了那时,距离老徐想要窥探事情真像显然也就是不远了。

    只是眼下,毫无疑问一点,问题再次是陷入了僵局。

    不管是胡晓东,还是徐仁杰,原本指望透过唐倩医院情况找到一些突破口,看看能否发现当地驻军一些不对劲地方。

    但很可惜,虽然种种迹象显示驻军在体育馆做的某些事儿不合乎寻常,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他们就真有啥问题!

    没有证据直接表明,老徐这边就不好妄下结论。

    事情也是因此陷入一个比较尴尬局面。

    想了想,老徐给胡晓东,雷瞳招呼到一起。

    目前这个情况,他觉着几人有必要碰个头了。

    再他而言,该问的基本都已经问了,他觉着没啥可以向唐倩征询的了。

    至少现在来说,暂时想不到更新东西。

    既然想不到,徐仁杰也就不想继续把气氛搞的这么严肃。

    一方面,唐倩这边,老徐希望给女孩一些喘息机会。

    透过之前一系列刺激,徐仁杰相信,尽管唐倩眼下看起来表现的很沉稳,淡定。

    但实际,女孩儿精神压力还是很大的。

    另外呢,自然是温天明了,老温他适才也是因为保安死表现非常激烈,尤其是在对唐倩处罚问题上,与他,雷瞳,胡晓东意见相左。

    这是很要命事情,徐仁杰同样需要给温天明时间去冷静心情,好好回味反思下过去种种。

    至于最后,队伍一路拼杀至此,音源破坏后,还没休息都久便是投入到排查目标人物这件事儿上。

    队员们精力体力消耗很大,他们需要休息。

    因为不管怎样,离开这边场馆是首要任务。

    而就目前他们所处环境,几乎可以肯定,这离开不是件容易事儿。

    过程中,少不了会遭遇外面畜生围追堵截。

    如果队员们休息不到位,没有好的身子骨支撑,那应对接下来逃亡……势必变的困难。

    这绝对不是徐仁杰想要看到情况。

    走到这步,如果有机会离开,他更愿意全员无伤返回场馆。

    尽管这事儿看起来很扯谈,但是……很多事儿你若想都不敢想,试都不敢试……永远不会成功。

    现在他给雷瞳,胡晓东召集到一起,就是要看看二人是否还有什么要问的。

    若是他俩也跟自己这边一样,没有新的问题,那么ok,询问暂时就告一段落。

    “雷子,小胡,我这边暂时是没什么要问的了。你俩怎么说?还有啥新的突破口吗?”

    特意是强调了“突破口”这三个字。

    老徐也是意在点明,他需要的是合理化有建设性提问。

    如果是单纯重复之前问题,跳不出上述范畴那就没必要了。

    毕竟,唐倩在整个事情来龙去脉中占据的位置并不重要,她不过就是人家忽悠摆放,随时可以丢弃的一枚棋子。

    除非是有突破性观点,否则寻常问题提出纯粹是浪费时间,徒耗大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