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四)

    “哼!你们当然不可能知道我的下落!我被那帮混蛋……”

    声音嘎然而止,唐倩一双拳头攒的紧紧,两只眼睛射出愤怒光芒,双肩也是不自主颤抖。

    毫无疑问,唐倩现在很躁动。

    至于她为什么躁动,答案很清楚,徐仁杰心底明白。

    女孩儿定然又是想到了自己被畜生们侵犯肮脏场面,这对任何一个女孩儿都是难以忘却的梦魇。

    不过这个时候唐倩去寻思这些显然不是啥好兆头。

    老徐留下可不是要给唐倩回忆过往,增加不理情绪的。

    他留下是为了给女孩儿释疑,增进彼此信任的。

    所以……“小唐你听我说,我们得知你在体育馆生活过消息后,就开始寻找你下落,不过没有结果。而这个时候我们找到了温泉鑫父母。为了把这个消息带出去,同时也是为了将你哥哥带离这个是非之地,我借口外出搜集物资,就全员离开了。”

    “当然这都是幌子,我出去主要目的就是要把你哥丢在外面。我知道你有疑问,你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做这样决定。但那时候我也是没办法,你知道你哥在找不到你下落后,人变的十分不理智,他的冲动行事多次差点在体育馆酿出祸端。这是很危险事情。我作为队伍指挥,我得对所有队员性命负责,我更得对温天明他们负责。”

    “我答应过温天明他们要带他们离开体育馆去和儿子见面,而你哥当时失控情绪对团队造成了非常大威胁。我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做出过激事儿来。”

    “你在体育馆内待过,应该很清楚内里情况,那里稽查管理队家伙就是群混蛋。为了不叫你哥坏事儿,我给他留在了外面。当然,对于我把他留在外面,他对我是满肚子怨言。如果这次咱们有命出去,我希望你能给我去向他解释下。我当初那么做也是迫于无奈。”

    毫无疑问,老徐并不需要唐倩去给他做什么说客,他更不需要唐小权理解他。

    徐仁杰从不觉着自个儿当时决定有什么毛病。

    以唐小权当时情绪状态,如果他不给对方留在馆外那才是最扯淡事情。

    徐仁杰此刻说道这些不过是为了缓解唐倩心底疑惑,让他的陈述显得更加坦诚。

    除此之外,还必须戳的一点,那就是老徐过去讲的东西那是不完全真实事儿。

    毋庸置疑一点,他们之前离开体育馆根本原因是老徐他们查处了唐倩在体育馆内遭受了怎样不公待遇。

    而行凶那帮混球刚好是要出去搜罗物资,为了问出唐倩下落,搞清女孩儿具体位置,同时也未唐倩报仇,徐仁杰也是跟着出去。

    然,这件事儿他们并没有告诉唐小权。

    不告诉年轻人,自然也是怕年轻人心理层面接受不了。

    也难怪,自己妹妹被人强暴,这种事儿搁着任何一个做哥哥的听了恐怕都很难保持心理平静吧。

    更不消说这是没有法律约束末世,唐小权若是知道自己妹妹遭遇,鬼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疯狂事儿来。

    至于说眼下去忽悠搪塞唐倩,不将真实情况道出,徐仁杰何尝不是为了照顾唐倩情绪。

    毕竟,被人强暴这种事儿不是啥见得光的事儿。

    这种事儿唐倩自己不说,作为徐仁杰自然不好主动去提。

    那本身就是女孩心理梦魇,眼下唐倩心理状况本就不佳,这个时候若是去揭人家伤疤,不是给人徒增痛苦吗。

    徐仁杰现在没说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生怕一个不好刺激到唐倩。

    可有啥办法呢?谁叫对方是自己好兄弟的妹妹。

    “小唐,后来就只有我,小胡,还有雷子回到场馆继续找你,而你哥哥被我们留在外面。为了留下他,你不知道我费力多少唇舌。为此,我知道他心理不舒服。对我有不少怨言。但没办法,我只能这么做。因为那时候,我们不清楚你下落,留他在身边……我们可以耐下心来在场内寻找你下落,但权子……我担心他没有那份耐心。你说如果他在体育馆内寻找过程不理智搞出什么事儿,我该怎么办?”

    “我没的选择,但说实在的,现在我有点不确定当时决定是否正确。如果之前我没把他留在体育馆内,那眼下你和你哥……应该已经见面了吧。”

    言罢,老徐特意是哀叹口气,以增强语调。加深气氛。

    先不管老徐这么做是否是真的有这方面考量。

    但单就这件事儿……还真不好评断。

    诚如老徐说的,唐小权此刻如果随队行动,眼下就该和妹妹见着面了。

    有唐小权在场,很多问题就会变得很顺畅,老徐他们之前也没必要费那么多唇舌去安抚唐倩心理。

    但谁都没有前后眼,老徐没可能提前知晓后面这么多事儿。

    再者说了,就算知道了,又谁能保证后续事态发展就一定还会按照既定想法实施呢?

    球场外那么复杂混乱局面,又有谁能确保唐小权就一定能活着抵达目标场馆。

    若是唐小权路上出现意外,那今天这茬事儿老徐又当如何?

    所以说,这个世上没有如何,事情已经发生就没必要做那么多假设。

    徐仁杰在一通长篇大论感慨完毕,重新落目在唐倩身上,完了又是语重心长道:“小唐,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哥哥就在外面。我也可以像你保证,伤害你的人会得到严惩。多的话不想说,我只想告诉你,人活于世,不容易,会遇到很多不可预知事情。我知道你的遭遇一定很痛苦,但人要往前看,不为别人,也未你哥。你哥为了你现在还在外面茶不思饭不想。之前没有你的下落,他心心念念为你祈祷。”

    “这次过来,老天给力,让我们查到你的下落,但遗憾……却是没有找到你。为此,他有多痛苦,多着急,我没法给你用言语描述。但可以肯定,如果这次最后没有你的下落,没能见到你,我怕他会彻底沉沦,或者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