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八章 意外发现(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四十八章 意外发现(六)

    “你确定吗?”还是希望雷瞳能给否定。

    但雷瞳摇摇头,他很清楚胡晓东心理在想什么,不过现实就是现实,他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我肯定!”

    简单三个字,雷瞳打破了胡晓东一切幻想。

    垂下脑袋,胡晓东着手掳了把头发。

    见胡晓东这个模样,雷瞳抬手轻拍胡晓东肩膀。

    完了关切道:“你没事儿吧小胡?咋地,是有啥想法不?”

    当然是有想法啦,胡晓东现在脑子里有太多想法,有太多疑惑。

    点点头,胡晓东也不否认,当下抛出话茬:“你们有没有想过,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玩意!?”

    “哼,”冷哼一声,雷瞳落目手中被分解零件,继而似是自嘲般:“这还用说吗?把这样一个监控设备放在这样一个不相干东西里,很显然他是用来做些隐秘事情。”

    “具体点。”胡晓东没有开口道出自己想法,而是示意雷瞳继续。

    理由很简单,雷瞳现在说的东西,本质和他脑中所想可以说是一致的。

    “具体!?这个可就不好说了。要么,是有人在调查什么事儿。要么,是有人想要规避什么事儿。”

    雷瞳整的话有些悬乎。

    这时胡晓东慕的接茬开口:“雷子,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这个东西就是我们要找幕后黑手做的?”

    “当然有!”雷瞳想也不想肯定:“不瞒你说,当我拆开这玩意,看到内里构造,第一反应就是那帮混球做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理由呢?总得有个合适理由啊,对方做这个有啥目的?我们不能因为主管意愿去判定一茬事儿。那样会严重影响我们判断,甚至干扰带偏我们思路。你说呢?”

    雷瞳的质疑没啥毛病。

    人是一种很容易被自己思绪干扰的生物。

    我们很多时候考虑问题是,很容易连贯性思维。

    尤其是心底认定某事,就会形成思维定式。

    打个最简单比方,有不少人都会对11点11分这个数字特别在意。

    因为不少人都觉着自己经常会偶然遇到这个数字。

    一次遇到没觉着什么,但二次,三次,多了后,就开始有联想,认为这是不是某种暗示。

    搁着一些单身狗,就更加认定这是老天告诉他要孤独终老。

    但落在实际,这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的胡乱无稽之谈。

    其实见到这个数字本身仅仅是源于自己心底某些想法。

    就因为大家都清楚11点11分代表光棍,意味着不好,所以见到时都会本能反应有不好念头。

    实际,并非每天都见到这个数字,仅仅因为某些时候遇见了,因为心理特别在意,所以单独是记下了这些数字。

    几次过后,在心理暗示下,就更加觉着不对劲。

    其实,所谓的不对劲根本就是自己潜意识给自个儿画地为牢。

    将那些莫须有的担心和无稽之谈放大了。

    诚如雷瞳说的那样,他在见了这藏在烟雾报警器内微型探头后,也是本能反应和目标人物有关。

    但就是怕自己被思维定式影响,他给徐仁杰叫起来了。

    雷瞳这厢话音落下后,胡晓东立马是明白了对方意思。

    他也理解雷瞳想法,客观来说,对方想法没啥问题。

    完事皆有根据。

    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前提下胡乱评断的确不利于事态解析和发展。

    但在胡晓东,他现在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自是脑中有了计较。

    沉了沉神,胡晓东简单筹措下语言,随即开口道:“对方给摄头弄到烟雾报警器内,依我看不是要预防什么。如果单纯为了预防,就该给摄录装置摆到明面,这样反而可以做的警醒状态,将犯罪扼杀在萌芽。”

    点点头,胡晓东这个说辞和雷瞳心下想法一致:“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既然摄头不是为了预防,警告,那就是为了观察。”

    “观察!?什么意思!?观察什么!?”对于胡晓东这句,雷瞳可就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了。

    “观察什么?观察小唐。”

    语不惊人死不休,胡晓东这句话落定,雷瞳那边不出意外圆瞪起双眼:“观察……小唐?”

    不明白胡晓东怎么会想到这个推论的。

    但仔细想想,似乎又颇有几分道理。

    “道理很简单。首先一点,小唐在这边,一直是处在被隔离看管状态。她之前说过,他被隔离地方就在这层,多半也在那个屋子。”

    说着话,胡晓东冲唐倩房间点了下。

    完罢,他紧接继续道:“其次,从时间上说也说的通,从体育馆危机爆发开始,时间跨度没有超过一周,所以这个监控设备肯定不是为了危机爆发后设立的。他是之前就在工作。至于工作目的……对方要给小唐忽悠留在这边做开关确保。那么就必须要和她近距离接触!”

    “我之前一直再诧异,既然小唐被隔离在房间不予外界接触,那对方如何接触忽悠他的。现在看到这个……我有了思路。我怀疑,对方就是用这个监控器观察唐倩屋子,了解她的动态。另外,也透过这个监控,掌握相关驻军守卫活动规律。从而拟定接触方法。”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的推断就这些了!”

    胡晓东没有任何保留将自己内心想法和推断道了出来。

    雷瞳听罢若有所思,随即下意识俯首点头:“嗯,有道理啊。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我也是一直纳闷对方是怎么和唐倩接触的。现在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早就整了监控设备调查相关。完了,根据监视结果布置的行动。嘶~这样看,这个幕后主使人可不简单呐。”

    废话!能简单吗!?

    即便没有这个监控,也依然没法掩盖对方的厉害。

    旁的不说,就体育馆外那一溜满载丧尸集卡就很能说明问题。

    只是雷瞳这边认同胡晓东说辞,徐仁杰却是……“小胡啊,你说的东西存在一个本质上的漏洞。”

    “哦?”扭转过头,胡晓东诧异望向徐仁杰,显然他没觉着自己说的有啥漏洞,但还是很谦逊回了句。